療癒系著色本正夯,但別讓它「低估」了你的創造力

療癒系著色本正夯,但別讓它「低估」了你的創造力
(model: May / photo by kowe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生活壓力有多大,從有多少人必須靠著色本尋得平靜,就能略知一二。」雖然是句玩笑話,倒也有幾分真實。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生活壓力有多大,從有多少人必須靠著色本尋得平靜,就能略知一二。」雖然是句玩笑話,倒也有幾分真實。

在科技高速發展的時代,凡事講求效率,似乎做得好不夠,還要更快!從睜開眼,還沒刷牙洗臉,就反射性的檢查手機,確認行程和未讀訊息,甚至,連吃早飯的時候都一邊看著手機和iPad、瀏覽FB⋯

我們有仔細品嚐食物和飲料的氣味嗎?那些以前可以專心吃著每一餐的日子;又或者,用底片拍照,一邊猜想它沖洗出來的樣子?而不是透過手機的速成濾鏡,用幾分鐘產出一張後製過度的圖像,少了些耐心和溫度?

最近,剛辦了人生中第一支智慧型手機的我,正有此體悟,我感謝它的便利,卻又覺得無形中多了一個甜蜜的負荷,它好像隨時在召喚我:「嘿,快來滑我看看世界現在有什麼新鮮事!」卻也減低了自身對話的頻率,分散了與週遭事物平靜共處的時刻。

韓劇中,一本著色本的爆紅,反應出時代的需要,它提醒人們,「簡單用手做一件事情的過程」有多愉快,像回到孩提時代,無拘無束的享受在挑選色彩,將空白格填滿的過程,因此產生成就感。

需要藝術治療的人,若能從中找回安定,是值得慶賀的(繪畫一直以來具有治療與安撫人心的作用),但因為流行而去買著色本的人,甚至,買了以後塗一兩頁便決定放棄的人,請聽聽以畫畫為生的人的想法。

著色本主打的精神「塗顏色舒壓」是立意良善,但隨著著色本的爆紅,出版社紛紛跟進發行,造前方看似一片榮景,其實也在無形中減低了使用者「無中生有」的創造力。我沒否定上色也是一種創造力,色彩如何塗得好看,當然需要sense和技巧,但「無中生有」更是一大樂趣!

我會這樣說,是因為創造著色本的人,早已先將畫畫中最具創造性的第一關「無中生有」(構圖 / 線條架構)解決了。於是給買了本子的人一種上色簡單、怎麼塗都好看的便利感。對於希望快速獲得成就感的人,這樣做或許是有效的,但與其在這場催眠術裡尋得安慰,你難道不想再多享受一點「創造」的樂趣嗎?

其實,我認為每個人生來都是會畫畫的,在小時候,也幾乎沒有小朋友不喜歡畫畫,那是因為長大後,老師開始派他眼中比較會畫的某幾個小朋友去比賽,才慢慢讓大家各自去找尋屬於自己的專長,進而忘了本來喜歡畫畫的心。

然而一個懂得鼓勵孩子別畫地自限,讓想像力自由奔馳的老師也知道,依樣畫葫蘆是最容易扼殺創造力的做法。

幾年前服役時,我曾在南投的草屯療養院帶過病友上畫畫課,當開始,我與同袍也曾擔心大家不會畫畫,於是發給他們的紙上,都事先畫好一些物件的輪廓線(例如空白的盤子、空白的星球,讓他們發揮想像力「填空」),結果是一場場驚喜!後來,甚至也不再需要輪廓線引導他們,就能完成一張圖。

這說明了什麼?每個人都有畫畫的能力。

我非常的建議各位,與其依賴那本有點「低估」你的創造力的著色本,不如拋開框架,拿出一張空白圖畫紙,和任何現有的材料(沒有筆的話,你的手指和手掌就是最棒的道具),好好的用顏料大玩特玩一場;如果怕弄髒環境,就多鋪幾張報紙,享受在徹底塗塗抹抹的過程中吧!或者,拾起筆記本,在客廳、公園,甚至是動物園裡獻出人生中第一次寫生;在畫畫的世界裡,沒有規則,沒有對錯,現在就喚回童年時,喜歡畫畫的那個自己吧。

著色本的流行,如果能讓大家想起畫畫的愉快,是很美好的,但也希望在這資訊唾手可得的時代裡,稍微想一下,和速度一樣需要堅持的事。

「可是瑞凡,我們回不去了。」突然想起電視劇裡的經典台詞,是啊~回不去了,但終究還是能選擇想要的生活方式,至少,先暫時把手機調整成飛航模式、斷掉網路,放到視線無法觸及的地方,享受一段不被打擾的用餐時刻吧,今晚桌上擺的是什麼菜色?我很期待,同時我也期盼,著色本只是一個中繼站,接下來,你也會嘗試在空白的紙張上「創造」點什麼

(model: san / photo by kowei)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K°』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