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席捲全亞洲 台劇不能再搞速成和低成本

「星星」席捲全亞洲 台劇不能再搞速成和低成本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SA 2.0

「陳喬恩那部…王子變青蛙!對對,那時候所有人都在看。」
「放羊的星星啊,那時候可火了!」
「我可能不會愛你,林依晨超可愛的。」

前幾天和北京戲劇製作公司同事討論台劇,雖然他們的回答在我意料之內,但證實之後還是讓我心又涼了一半。《王子變青蛙》是2005年的戲,《放羊的星星》是2009年,連最近的一齣《我可能不會愛你》,都是3年前的戲了,那請問,這些年來我們一直喊著「華流」呢?台灣人一直驕傲的偶像劇呢?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我們曾經因為偶像劇創造過大量明星,從早期的蘇有朋、林心如,到後期的霍建華、陳喬恩、林依晨甚至是阮經天等人,都從偶像劇進而成為中國大陸一線明星,甚至自己成立工作室,將演藝版圖再擴大。

以前台灣演員成名的方式是,透過台灣優良戲劇獲取關注,然後進軍大陸賺人民幣,最終名利雙收。但現在台灣戲劇不再被關注,自從《小資女孩向前衝》在中國大陸收視不佳後,就幾乎沒有其他新的台劇賣得進大陸電視台。台灣明星的前途,該怎麼走?台灣的影視產業,又將如何突破眼前的困境?難道我們真的輸給韓劇嗎?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麼,為什麼?

首先,台灣市場小,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韓國人口不過是台灣兩倍,為什麼他能做出如此精緻而且叫好又叫座的好戲?越來越多韓國人往北京跑,尋求合作,為的就是中國大陸這塊市場,因為韓國人很懂得把市場從韓國,拓展到全亞洲,甚至全世界。視野有多大,世界有多大,市場就有多大!

而台灣在語言上進軍中國大陸,比韓國更具有絕對的優勢,韓國能,憑什麼我們不能?

還是回到視野問題,台灣一開始就只看見2千3百萬人的市場,害怕投資失利,製作公司拼命壓低製作成本;但小成本的戲放到無國界的網路世界,立馬因為整體製作不夠精緻,場面不夠氣派,讓觀眾覺得沒有誠意,看得不夠過癮。

最明顯的就是劇情明明是兩家大集團王子公主聯姻,雖然故事的最後兩人一定結不成婚,但兩家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就算不可能真的席開百桌,不過場面只有主要演員加幾個假服務生登場,如何說服得了觀眾?套句張曼玉的話:全世界的市場已經成為同一個市場,小鼻子小眼睛,怎麼在市場上跟人競爭?

而有些製作公司在台灣內部賺不到摳摳時,便會把目標轉移到台灣海峽對面.甚至直接放棄台灣戲劇市場,認為只要能在大陸賣錢,台灣有沒有人看無所謂。這些人用台灣的製作費用操作,用台灣二線演員,賣到大陸買不起首輪的次要頻道,以薄利多銷的概念操作戲劇;這樣的模式雖成就商人的近利,但卻打擊了台灣戲劇在海外的名聲。

怕的是產業衰退,人才流失,造成整個產業一蹶不振

外部吸引力除了賺錢以外,更重要的是提供發揮的空間。台灣主要戲劇分兩類:永無止盡永不下檔一天播出總時間超過兩個半小時(超過一部電影長度)的八點檔;以及題材有限,播出平台有限,只會談戀愛的偶像劇,導致創作者的發揮空間不足。(在此感謝公視,客家電視台與大愛電視台等非主流電台,提供其他題材的表現空間)

舉例來說,同樣一場飛車追逐衝出圍欄的戲,八點檔環境只允許用兩個鏡頭讓報廢車衝出欄杆;但在中國大陸可以用直升機空中攝影,穿梭在兩輛車中間拍出追車的緊張感,之後進車廠以試爆機器加拍車內翻轉鏡頭,再加上後製做電腦特效。兩者都是追車,但效果卻差異很大,發揮創意的空間也相對不同。

另外一位剛好來北京談合作案的台灣導演A,在聊天時感嘆地說「不是我們比別人差,是台灣現在給不了我們那樣的環境,沒有空間讓我們發揮全部的實力。」韓劇《來自星星的你》為了增強都教授外星人英雄救美的奇幻感,使用「子彈時間」,在車禍一幕韓國導演用了96台相機輔助攝影。A說那是他多年前在台灣拍攝就想使用的攝影技巧,但製作方聽了直接否決,只要求他越快拍完越好。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他更惋惜地告訴我,台灣一直有很優秀的人才,但一直沒空間發揮。像曾經我們有很好的武術人才,不輸香港,但因為沒有好的環境,打法一樣也拍不出效果,漸漸這些人才就沒落消失了。

在網路資源流通的年代,是危機,也是轉機

當網路資源流通快速,進步就成了相對論,不是一個絕對值;你沒進步,就是退步。台劇上了網路平台,與之競爭的是陸劇、韓劇、日劇、美劇,消費者是很直觀的在選擇戲劇,點開看10分鐘,內容不吸引消費者,就直接選擇其他更優質的戲劇,非常現實。

中國大陸網路媒體愛奇藝預估到2016年底開始,用戶終端將由智能電視及網路機頂盒占去大半江山,從而用戶的收看習慣又將讓戲劇市場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當中國大陸電視全面衛星化,電視台買家為王的現象便會翻轉,加上一劇一星的風向,即使現在中國大陸網路媒體自製劇品質仍參差不齊,為了製造話題吸引眼球,雷劇狗血劇仍舊很多,環境不算良善。但面對未來收視習慣必然的轉變,台灣團隊若能以打群戰的方式,團結一心組隊參加,用較多的資源,培養台灣的人才,在網路平台製作出優質內容的新劇,未嘗不是殺出新血路的方式.

過去已矣,來者可追,只要開始,永不嫌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