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問題或令戰火重燃 《紐時》:下一次種族大屠殺離我們有多遠?

環境問題或令戰火重燃 《紐時》:下一次種族大屠殺離我們有多遠?
Photo Credit: CommonsHelper2 Bot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表面上和平的世代,卻暗藏著資源的爭奪。往昔不少國家都為資源而燃起戰火,今天人類會否使歷史再度重現?且看耶魯大學蒂莫西·斯奈德教授的看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歐子進

隨著時代的發展,戰爭已逐漸減少,世界都似乎漸趨和平,彷彿人們已從生靈塗炭的戰爭中得到教訓,學會採用文明的方式來解決問題。然而,當人口越來越多,資源越見緊絀的時候,人類會如何自處?歷史的巨輪又會否轉回起點?耶魯大學蒂莫西·斯奈德教授(Timothy Snyder)在《紐約時報》刊登的文章,發表了他對種族大屠殺以及資源分配的看法。

「最終解決方案」源於資源爭奪

文章題為《下一次種族大屠殺離我們有多遠?》,並以德國納粹殺害猶太人為例,指他們將屠殺行為合理化成「不是他們死,就是我們死」的理由。納粹透過落實「最終解決方案」(Final Solution)來有系統地對猶太人進行大屠殺。但Snyder指大屠殺的原因卻不是如人所想的「是高科技發展黑暗面的極致體現」,而是「因為希特拉認為德國需要更多土地和食物,以維持生存,保持其生活水準」。而猶太人的觀念及其能力,將會是其計劃的絆腳石。

換言之,這場屠殺的根本起源,不是政治、不是膚色、更不是仇恨,而是資源爭奪的問題。

Photo Credit: jRa7 QaTar@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jRa7 QaTar@Flickr CC BY 2.0

希特拉:只有征服才能保障德國人民

文章續指,德國納粹一直有「否定科學」的概念,希特拉甚至聲稱,通過發展科學實現和平富足,是猶太人的陰謀,更形容他們的科學是「致命的想法」,它會削弱德國人發動戰爭的信念。為了得到資源,希特拉用「生存空間」論(Lebensraum)取代了科學,他認為「只有征服世界,而非依靠農業技術,才能保障德國人民吃飽飯」,把生活方式和生存兩者視為相等。

希特拉會採用以戰養戰的方式來統治理想卻是有跡可尋,德國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曾被英國實行海上封鎖,使其經濟陷入困境,只能依靠進口農產品,也經歷了真正的食物供給不穩,使他們對此有著陰影。所以希特拉需要利用征伐來獲得資源及土地,滿足其絕對安全的願景,並能冠冕堂皇地把一場種族滅絕的大屠殺粉飾成「提高生活品質的努力」。

然而,為何Snyder重提歷史?他認為「氣候變化有可能會引發新一輪的生態恐慌」,而這些並不只是「可能」會發生的事,而是非洲和中東的貧困人口「已經」首當其衝地在承受苦難。

Photo Credit: jMydreamsparrow@CC BY-SA 3.0

Photo Credit: jMydreamsparrow@CC BY-SA 3.0

糧食問題或令各國豪強採取極端手段

不論是1994年的50萬盧旺達人大屠殺、還是蘇丹政府縱容阿拉伯人組成的兵團向土著及周邊地區進行滅族,都顯示出各國豪強為了資源而不擇手段、巧取豪段也在所不措。而文章指出,因為氣候變化的影響,令糧食的供給變得不確定,成為各強國的中心議題,擔心資源爭奪的戰爭會因而爆發。

而Snyder更擔心,中國有可能是下一個發動戰爭的國家。

文章形容,現今的中國與二戰前的德國都是一個自產糧食無法自足的工業國,因此它要依靠國際供給;而中國「一個可以施展軍事力量的發達國家,如同希特拉統治下的德國那樣,有可能會陷入生態恐慌,進而為維持其現有生活水準而採取一些極端措施。」他認為這個是真正的風險,更表示中國已大灑金錢向烏克蘭租借可耕地,「只要全球糧食供應出現緊張,它就會把市場買空。」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Snyder續指,希特拉當年是放棄了「原本可以替代戰爭解決問題的科學手段」,而宣稱只有土地才可為德國帶來安全。而中國會否步其後塵?他認為「中國領導層已經將非洲看作長期的糧食來源地」,而各國豪強都對非洲的未耕種土地虎視眈眈,當一旦有壓力或有迫切需求的時候,難保有實力的國家不會採取極端手段。

科學實證,還是意識形態?

幸運的是,現時的科技比起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要進步得多,是可以利用它緩和環境的問題。然而,美國這個促成第二次生態恐慌方面的主謀,卻是唯一一個氣候科學發展仍受到某些政治和商業精英阻攔的國家。反倒是歐盟較嚴肅的對待全球暖化的問題,但卻自身難保,他們正面對一些歐洲民粹主義者呼籲在邊境嚴格執法,企圖解散歐盟,令歐洲四分五裂。面對著內憂外患的歐盟,又是否能騰出空間來處理環境問題?

氣候問題只會日益嚴重,而不會無端消失,當美國科技及歐盟都無力回天之際,或許就是全球生態恐慌爆發的日子。斯奈德反問「我們是會接受實證、支持發展新能源技術,還是讓一波生態恐慌傳遍整個世界?」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改善環境更非一日之功。我們是應該接受科學實證,還是選擇意識形態?Snyder在文章最後給予了答案:否認科學是在召喚過去的幽魂,進而危及人類的未來。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