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至祥:這個社會如果夠平權,「50年第一個女總經理」就不該是新聞

童至祥:這個社會如果夠平權,「50年第一個女總經理」就不該是新聞
Photo Credit: Cheers影片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覺得要把自己的位置擺正,不要因為你是女性就被異樣眼光來看,要想著我就是一個專業的人,我就是帶來我該有的價值。」

採訪:淀惟、羿函、昱文|整理撰文:昱文

一套剪裁俐落的套裝、一頭過肩長直髮,為名片上CEO的頭銜注入了溫柔的一面。這位坐在我對面的女強人接過我們幾位的名片:「哇!現在學生都這麼專業了啊!」一句話逗笑了戰戰兢兢的我們。

有人說,她很會「熬」,在台灣IBM一待就是25年,最後終於熬出了「台灣IBM首位女總經理」。

有人說,她怎麼那麼「敢」?敢在2006年離開IBM總經理一職,毅然決然投入本土企業特力集團。

搜尋她的名字共23,500項結果,「外商專業如何治理家族企業」「真誠讓企業留住人才」「台灣IBM總經理童至祥為深藍巨人帶進柔情」「把台灣當品牌行銷全球」,她談管理、談企業、談用人,網路新聞、雜誌專訪都報導過—童至祥,果然是位女強人。

內在、外在都限制了我們

「我畢業後來到私人企業,遇到我現在的先生。那時我們一起加薪,他就是比我多一百塊!」這個經典的故事,童至祥大概永遠忘不了。個性耿直的童至祥馬上跑去問副總。「男生要養家,需要比較多錢。」副總很直接地這樣跟她說。

「還有社會給女性的壓力,天經地義覺得小孩該由媽媽照顧,為什麼一定要女性來(照顧)呢?或是如果換作男性下廚好像就變得很特別。」

童至祥不忘補充:「其實我常常開玩笑說這個社會就不夠平權嘛!如果真的平權就不會有『50年第一個』女總經理,也不會成為一個新聞。」

外在的制約,就是這個不平權的社會。

那麼內在,就是女性施加給自身的束縛了。

「如果女性表現太好,會擔心是不是不夠溫柔、不讓人那麼喜歡?所以會不敢太展現自己。」女性膽怯、男性大膽,在職場上依舊顯而易見。

「我們在職場上常常說,你今天如果到了一個懸崖上頭,下頭可能是主管,如果上司叫你跳,男性一定會跳,因為他假設了下面一定會有人會接他嘛。」

年輕時做業務的童至祥,某次業務經理帶著她見一位客戶,這位客戶當時這樣說:「Sophia妳這個人有一個男性和女性都有的優點。」童至祥從來沒聽過這樣的答案「我當時真的想了半天他的意思到底是甚麼!」性別之中確實有些通性存在,女性的柔與男性的剛童至祥都具備了。

以「中性」要求自己

職場上,多數人嚷嚷著男女平等、拒絕性別歧視的言行;但童至祥這樣想:「當你要求平權時你不能以你自己的性別做理由,你要清楚你要做什麼、你的主張是甚麼。所以從此後我就覺得自己在職場上應該是要以中性來要求自己。」要求平等,就不能以性別做為藉口。

「我覺得要把自己的位置擺正,不要因為你是女性就被異樣眼光來看,要想著我就是一個專業的人,我就是帶來我該有的價值。」

童至祥進一步解釋。「當然我也可能去想他會不會不服我,但是想這個沒有用,畢竟可能是可能不是,先去預設立場就沒辦法做好。態度先擺正—我這個角色重要之處到底是甚麼。」這個角色只關乎專業,而非性別。

Photo Credit: TEDxNCU

Photo Credit: TEDxNCU

要想做大事的人,就不能小心眼

EQ高一點、傾聽好一些、同理心強一些,這些都是女性在職場中的加分之處。

但說起女性最大的致命傷,童至祥說:「我想女性最重要的是不要小心眼。我常常講,要想要做大事的人絕對要『高寬廣亮』—志向要高、心胸要廣,不要在乎小事。」

「你看職場上男性通常是針對事情而吵,而女性可能光是一個小點就會吵起來、過意不去。要做大事的人要看大世界,像男性心胸通常較開放,不計較,如果女性要做大事,那就一定不要小心眼。」

如果甚麼都要,就會甚麼都要不到

有件事情很有趣:男性從不煩惱如何兼顧工作與家庭,女性卻經常逼迫自己必須兩者兼顧。

其實何來「兼顧」、「平衡」一說?這種東西就像電影裡一個開放式的結局,觀眾各自給予定義、各取所需。「所謂的平衡是很難有一定答案的,每個人的平衡點絕對不會一樣。」童至祥也同意。

「上帝很公平,每天每個人都是24小時。你有家庭、工作、自己,可是別忘記—你是家庭的一部分,但家庭不等於你;工作也不等於你,你只是工作中的一部分,還有一個是自己。一天24小時我們都在這三個圈子打轉。」

「還有,人不要太貪心,不要甚麼都要,如果什麼都要就會什麼都要不到。想清楚基本是甚麼,超過基本的就是多出來的,自己就會很開心。」聰明的女人不會將自己放入盡善盡美的金箍咒中,因為她知道:如果什麼都要就會什麼都要不到。

當我要做一件事情時,能夠做到100%,就不會只做98%、99%

有一帖藥叫做「堅持」、「力求完美」,適用於任何人,不限女性。雖然無法保證吃了立即見效,但童至祥確實一路遵循此藥方,至今依舊如此。

「前不久公司有舉辦健走比賽,我們公司總共2千多人,分成大概5~6百組,我那時就設定我們這組要擠前20名。我每天走、走到腳都起三個泡,但這就是我的目標,如果沒做到絕不放棄。最後一天甚至走到12點,我記得我走到最後腳都破了,我還跟先生借鞋子,因為自己的鞋子太合腳了,會磨腳、會痛嘛!」

1981年童至祥加入臺灣IBM,25年後上任總經理。升到這個位置她沒有太多驚喜。因為早在進入IBM沒多久後,她就瞄準了這個標靶。

「我設定這個目標的時候應該是199幾年吧,真正達到應該是2006年。我一直有這個目標,有這個目標後我就一直看,看著還有多遠、還有多久,然後一步一步做。回過頭來,我每一步都做好了,自然而然我便會走到那個位置。」輕輕鬆鬆,童至祥用三言兩語篩過了25年的奮鬥人生,但別忘了背後是多少的堅持支撐著。

「我就覺得既然要做就是要做,把它做好。」看似簡單的一帖藥,只不過良藥苦口,很少人能像童至祥一樣貫徹於每件大小事。

投稿單位:TEDxNCU

是由國立中央大學學生組成的獨立組織,於2013年7月獲得TED核發執照,其後每年更新,得以舉辦類TED大會的活動。我們以TEDx為平台,希望透過人們的對話和多元領域的相互交流,創造出更多好點子和觀點。

TEDx is a program of local, self-organized events that bring people together to share a TED-like experience. Our event is called TEDxNCU, where x = independently organized TED event.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