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改變不了環境,但可以改變牠們的命運—一個女孩和哈士奇的故事

我改變不了環境,但可以改變牠們的命運—一個女孩和哈士奇的故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台灣對待動物的觀念一天不改變,安樂死的數量就一天不會減少。我多救出、送養一隻,就多一隻狗有機會活下來、多一個家庭的心腸變得柔軟。我也許改變不了環境,但可以改變一隻狗的命運。我也許改變不了別人,但我可以從自己做起。」

採訪的一開始,78年次的李永伩(Coral)用很認真的表情跟我說了這段話。曾為了宣傳理念而參加「2013年寵愛百大正妹」卻意外地奪冠,如今已經從事動物保護志工活動超過一百場,問起她是為何想投入這領域,她笑了笑說:搜尋「狗狗認養」,突然萌生想領養念頭。

(以下為李永伩的親口敘述)

我是Coral,6年前(2008年)我還是一個科技大學設計系二年級的學生,就在那個冬天,命運陰錯陽差的安排了我人生中的一小段插曲…

從小我就跟大部分的人一樣,很喜歡小動物,特別是狗狗,但我的父母也跟大部分的父母一樣反對。理由不外乎是「連自己都照顧不好了,還有什麼時間和能力養狗啊?」

某個沒有畫圖靈感的夜晚,我和弟弟閒來無事在網頁上搜尋著「狗狗認養」,結果網頁上出現上百隻狗狗!那時我才意識到台灣待認養的狗狗竟然如此多…

我和弟弟看上了一隻長相可愛的哈士奇(皮蛋),心血來潮竟然就撥了電話與中途之家(一位叫毛媽的女士)聯絡。(中途之家就是收留收容所裡即將被安樂死的狗,延長牠們被認養時間)

毛媽在了解我的狀況後(沒養過寵物的新手),建議我領養另一隻比較穩重的哈士奇(小丹妮),我事後也跟弟弟去看了小丹妮。當時小丹妮才剛生產完(小丹妮是流浪時懷孕的),暫時無法帶回家。

所以我們姊弟倆就和毛媽答應說:「等小丹妮坐完月子之後,我們就帶牠回家。」但是,我們其實有勇無謀,完全沒和爸媽報備…

突來的一通電話 緣份讓我們認識了大樂

然而緣分這事兒 總是出乎我們的意料。就在我們拜訪過毛媽後的幾天,我突然接到了毛媽打來的電話。她告訴我:「Coral,有隻送養去新竹的哈士奇(大樂),牠的認養人臨時退養了,現在沒有地方去,能不能請妳先暫時收留?」

當下我覺得大樂好可憐,所以沒想太多就答應了,但掛下電話的同時,我赫然想起:「我還沒有跟爸媽談過要養狗的這件事啊!」

原本是想說,等小丹妮坐月子還有一段時間,再找個天時地利人和的好機會說服他們就好,但現在根本是趕鴨子上架,也只好硬著頭皮回家等大樂被接來我家。

我永遠記得,大樂當時是被一台像宅急便的貨車載來,從貨車上被牽下來的大樂,踉蹌地立刻在行道樹邊拉了一攤水狀的稀便… 退養人將手中的牽繩塞到我手上,接著是他的食盆和一小包飼料,提醒我大樂從他手中逃脫過兩次,要我特別注意。

然後就跳上他的貨車,開走前還丟下一句「看怎麼樣再聯絡,不過打給我好像…我也幫不上什麼忙。」然後搔搔頭地離開。

我看著貨車開走,在原地呆站了十秒,然後再回頭對我弟說:「走吧,還是要和爸媽說。」

我們姊弟倆連續七天陪大樂睡家門口 就只是為了換得爸爸一句同意

才剛踏入客廳,我爸的眉頭就全皺成一團:「送回去!我們家不能養狗!」於是我們被轟了出來。

我跟弟弟互看一眼,「要送回去哪?不就是沒地方可以去才來的嗎?」我說。

弟弟笑了笑「不就是睡門口嘛!我們陪牠啊!」,我以為他在開玩笑,但他的神情堅定,接著就席地而坐、摸了摸大樂的頭說「坐下」,牠居然乖乖地就坐了下來(普遍的哈士奇服從性其實不高),臉上露出無辜又無助的神情。

那一天是下著雨的冬天夜晚,我們在大門前抱著大樂半睡半醒,待到黎明時分,確定爸爸已經熟睡,才偷偷又開門進屋,弟弟帶著牠躲進房間,直到爸爸醒來發現,再次被轟出家門。

就這樣,重複這樣的「革命」將近一週,每天我們姊弟兩個人都陪大樂睡在家門口。

有天凌晨,爸爸打開門,看到熟睡在門口的我們,蹲下來把我們輕聲叫醒:「外面很冷,進屋吧!」我和弟弟心裡開心的不得了,但心裡明白,爸爸是心疼我們,所以我們一定要更加對大樂負責任,不可以增加爸媽的負擔。

來到收容所 才發現許多生命正在倒數

老天爺安排我養到一隻懂事的狗,就是要我瞭解動保、為牠們做點什麼吧!

大樂來到我們家,牠就像一張白紙,我們互不相識彼此的從前。為了想更瞭解牠的過去,我踏進台灣的收容所,除了體驗到環境惡劣、髒亂、惡臭之外,那淒厲的叫聲、一雙雙絕望的眼神、瑟縮在角落發抖的身影,令人難以相信我們身處一個自稱文明的國家…

貓狗一旦進了這種煉獄,生命就開始倒數12天。如果沒能在時限內被人類認養出去,就會遭到撲殺。

那稱為「安樂死」的方式,不過是支針劑硬生生插入動物的胸腔,注入巴比妥酸鹽,若順利注射到靜脈,幾秒鐘的時間就能讓動物喪失意識進而心跳及呼吸停止;但如果進行中掙扎亂動的,就沒那麼幸運了,針劑刺到其他內臟,藥效無法正常發揮,動物會痛苦不已的在地上打滾掙扎、糞便脫肛直到斷氣身亡。

且收容所內環境衛生極度不好,病菌伴隨空氣及蚊蟲輕易地傳遞,傳染病肆虐,就算這些貓狗出得了收容所大門,不死也剩下半條命了…(收容所詳述請見電影《十二夜》)

每每再想到這件事,就不得不覺得,大樂是何嘗的幸運能被毛媽帶出來,能離開那充斥死亡氣息的地方;我也何嘗幸運能當牠的家人,牠用牠的生命在精彩豐富我的人生。

了解殘忍配種過程 我全力支持「領養代替購買」

之後,我開始向同學朋友推薦領養寵物、不必購買。原本只是因為學生經費有限,但也因此開始明白,寵物店櫥窗裡那些乾乾淨淨、光鮮亮麗的幼貓幼犬背後,原來是來自所謂的「繁殖場」!

繁殖場為了自己的利益,強迫種公、種母固定時間就要交配,種母二至三個月就要生一胎,直到牠骨質鈣質流失到再也站不起來、再也無法生產。再來就會像扔掉垃圾一樣的,將牠們丟棄在收容所或深山裡任其自生自滅…

然而這個現象目前在台灣卻無法被制裁,商販們鑽著法律漏洞私立繁殖場營利,社會上不斷有著不知情的民眾願意掏錢購買。

購買寵物,等於變向的容許這些不人道的事情一再發生,因此我開始更努力的向周遭親朋好友推廣「認養代替購買」!

牠們總是那麼知足 一個擁抱對牠們來說就是全世界

我開始投身到各個收容所及狗園(看得見春天的八里狗園)做志工,我會和愛狗的朋友們把一箱一箱的食物送過去,也會幫久未盥洗的狗狗洗澡刷毛(避免皮膚病),也要親手幫無法順利排便的狗狗通便。即便弄得滿身髒,常常鞋子衣服上又屎又尿的,但是,一切我甘之如飴,因為在狗狗們身上學到的事情是平常人無法體悟的!

牠們總是那麼知足,一個簡單的擁抱對牠們來說都是牠的全世界:牠們也永遠不會記恨,不會因為你上一秒才處罰牠而懷恨在心,牠們不會圖你有沒有錢、或美或醜,牠們都會對你忠心無比,牠們就是這樣的純真簡單、那麼容易的相信人類,那麼樣的信任飼主,你怎麼能想像當牠們被飼主丟棄後的神情?

於心何忍。

「每個人影響3個人  這世界會更美好」,永伩認真地說

我從自己的一個改變,影響了我的家人,影響了我的朋友。因為養了大樂,在臉書上結交了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每當有活動能夠宣導認養、領養寵物,我們絕不會缺席!

我們還製作家裡寶貝的「認養前後對比圖」,希望民眾能對認養有信心,不要嫌棄牠們在收容所裡又髒又醜的外表,給牠們一個重生的機會!

我們也時常一起帶著哈士奇上山下海四處遊玩,遇到感興趣的路人我們也不忘告訴人家我們是從收容所認養的,認養來的也可以這麼可愛漂亮!

網路的力量很大,甚至因為動保而結交了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有些朋友不曾見過面,卻會在有狗狗急於需要醫療救助時,帶著自己家的狗狗前往醫院捐血。有些只在臉書上互相瞭解,卻時常能在最緊急的時候伸出援手給予最有利的資訊!

在臉書上我們不費力的動動手指,按下分享的一個小動作,都能幫助一隻狗得到救援、撿回一條命、遇到幸福的家、及時被認養。別小看這一個小小的動作,都會掀起蝴蝶效應,讓這社會更溫暖!對待動物更友善!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顆善良的小種子,它會悄悄地發芽,我相信有一天它會茁壯!

動保不是社會議題,是生活實踐。
請以領養代替購買,愛是不離不棄。

本文獲CMoney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PS. CMoney小編開了一個網誌主題,命名為『我的人生,我的選擇』,想採訪報導身旁的素人敢勇於不同的故事(不論成功或跌倒,我們都感興趣)。若您或親友也有人生的故事願意與我們大家分享,歡迎來信投稿,或留下聯絡方式,小編會盡快與您聯絡:justin@cmoney.com.tw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CMoney團隊』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