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藥物、衣服......敘利亞難民僅有的一個背包裡裝了什麼?

手機、藥物、衣服......敘利亞難民僅有的一個背包裡裝了什麼?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際救援委員會日前公布了部分難民們身上所僅有的財產,這些照片記錄了小孩、青少年、藝術家到身為一個母親所看重的、以及僅有的全部。

文、翻譯:Kaiak Wen
攝影: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International Rescue Committee )

一張三歲敘利亞小男孩的照片震驚了全世界,許多生活在安逸中的民眾終於開始了解並正視敘利亞難民問題。但其實多年以來國際間已經有非常多組織致力於協助這些飽受戰亂的難民,我也曾經多次分享相關的影音資訊。當難民們為了躲避壓迫與戰爭而必須逃離家園時,不可能攜帶大型行李箱,在連人都快坐不下的難民船上,他們只能帶著對自己最有用或最有意義的東西。不只如此,在流亡過程中還可能失去這些他們僅有的最後一些財產。

簡稱IRC的國際救援委員會(International Rescue Committee)日前發表了一篇文章,是由他們的工作人員所記錄下來的。他們公布了部分難民們身上所僅有的財產,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物品,這些照片記錄了小孩、青少年、藝術家到身為一個母親所看重的、以及僅有的全部。

看著這些照片讓人心碎、鼻酸,藉由了解他們所擁有的─以及所失去的─希望能夠讓身在安逸環境的我們更珍惜所擁有的一切!

一位母親

名字:Aboessa
年齡:20
來自:敘利亞大馬士革(Damascus)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當戰爭爆發時,Aboessa與丈夫帶著 10 個月大的女兒,Doua,過境到土耳其。在那裡待了一個星期之後,他們跳進一艘橡皮艇試圖逃往歐洲。土耳其警方在海上將他們攔下,並拆了電動馬達阻止他們前進。但是難民們仍然試圖以划槳的方式不顧一切前往歐洲。

他們所擁有的:

  • 寶寶的帽子
  • 藥物、一罐飲用水、寶寶食品
  • 換尿布用的濕紙巾
  • 一頂帽子以及寶寶的襪子
  • 止痛藥、防曬乳與曬傷藥品、牙膏
  • 個人文件(包含寶寶的疫苗接種卡)
  • 錢包(身分證件與現金)
  • 手機充電器 黃色頭帶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所有的東西都是為了保護我的女兒而攜帶的,當我們抵達希臘時,一個好心的人給了我們兩罐食物。而另一個人看到我的寶寶之後,給了我餅乾跟飲用水。」

一個小男孩

名字:Omran
年齡:6
來自:敘利亞大馬士革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穿著藍色運動服的小Omran正在前往德國的途中,他們一家五口將前往投靠親戚。因為他的父母知道他們將必須穿越森林躲避查緝,所以帶上了繃帶以應付擦傷和刺傷。

他所擁有的:

  • 一條褲子,一件襯衫
  • 緊急情況使用的注射器
  • 棉花糖與甜奶油(Omran最愛的零食)
  • 肥皂、牙膏與牙刷
  • 繃帶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一個青年

名字:Iqbal
年齡:17
來自:阿富汗昆都士(Kunduz)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Iqbal拖著疲憊的身體從船上下來時身上只有一個背包。他跋涉過數百英哩,躲過阿富汗北部交戰地區的混亂後,往東逃到伊朗,接著步行前往土耳其。現在在希臘萊斯沃斯島(Lesbos),而他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該前往哪裡。他不斷與朋友聯繫以了解有誰已經成功逃到德國,而他有一個在美國佛羅里達念書的弟弟。

他所擁有的:

  • 一條褲子、一件襯衫、一雙鞋子和一雙襪子
  • 洗髮精和髮膠、牙膏和牙刷、臉部美白霜
  • 梳子、指甲刀
  • 繃帶
  • 100美金
  • 130土耳其里拉
  • 智慧型手機以及備用手機
  • 阿富汗、土耳其以及伊朗的SIM卡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我希望我的皮膚白一點、頭髮整齊一點,我不想讓別人知道我是難民。但我想還是會有人發現我是非法的而打電話給警察。」

一個藥劑師

名字:匿名
年齡:34
來自:敘利亞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這位藥劑師因為父親曾在德國行醫八年而對那裡有著美好回憶。戰爭爆發後,他也希望自己能夠像父親一樣享受和平與充滿希望的人生。他與家人逃到了土耳其,而他也在這裡遇到了能夠安排他前往歐洲的走私犯。

他在胸前背著一個塞進所有家當的隨身包,擠上載了53個人的小艇,而船上還有許多孩童。小艇奇蹟似的沒有翻覆,安全駛近希臘海岸,直到他們被海岸巡邏隊攔下。

他所擁有的:

  • 現金(被密封包裝以防水)
  • 手機(浸水而壞掉了)以及新的智慧型手機
  • 行動電源與耳機
  • 16GB的隨身碟(裡面裝滿了家庭照片)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我一開始不知道我們遇到的是警察,我們的朋友說不能停船因為他們會把我們遣送回土耳其。我不懂希臘語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我們的手上舉著孩子們。我心裡想:『只要讓我上到海灘,我會照任何你們說的去做。』」

結果他們的船被刺破,所有的人都落海。藥劑師在海中浮沈了45分鐘才被救起來。

「我必須留下我的父母以及妹妹,一個人離開土耳其。我想,如果我會死在這艘船上,至少我還有家人的照片跟我在一起。」

一個藝術家

名字:Nour
年齡:20
來自:敘利亞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Nour熱愛音樂與藝術,他在敘利亞彈過七年吉他,還會畫畫。當遠方砲聲與子彈呼嘯響起,他抓起心中最珍視的東西前往土耳其─那些能喚起他對家鄉苦樂參半回憶的東西。

他所擁有的:

  • 一小袋個人文件
  • 一串唸珠(朋友送他的禮物,他不願讓墜子碰到地面)
  • 手錶(女朋友送的,逃亡途中壞了)
  • 敘利亞、巴勒斯坦國旗胸章;銀與木製手鐲(朋友送的)
  • 吉他彈片(朋友送的)
  • 手機和敘利亞SIM卡
  • 有照片的身分證件
  • 一件襯衫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我離開敘利亞時有兩個包,但是走私者告訴我只能帶一個。另一個袋子裝的是我所有的衣物,現在這是我擁有的全部了。」

一個家庭

來自:敘利亞阿勒頗(Aleppo)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這個有31人的家庭失去了一切,當他們離開敘利亞的時候,每個人都有一到兩個包包。但在從土耳其到希臘的途中,他們的船開始下沉而失去了所有的行囊,只搶救出這僅有的最後一個。

他們所擁有的:

  • 一件襯衫、一條牛仔褲
  • 一雙鞋
  • 化妝品
  • 一片尿布、兩包牛奶和一些餅乾
  • 個人證件和現金
  • 衛生護墊
  • 梳子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我希望我們都死了,這種生活不值得再活下去。所有人都當著我們的面把門關上,已經沒有未來可言。」

名字:Hassan
年齡:25
來自:敘利亞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Photo Credit: Tyler Jump/國際救援委員會

「這是我所僅有的,他們說我們只能帶兩樣東西,一件襯衫、一條褲子。」

文章撰寫過程中我多次哽咽停頓,必須等心情平復才能接下去寫。我們能做的不多,但是讓我們從自己開始做起,我相信只要每個人都把自己視為地球這個大家庭的一份子,世界一定會慢慢變好的,共勉之。

本文獲凱亞克 KAIAK國際救援委員會授權轉載,中文譯版請見此,英文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