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障人士可參加國際體育賽事,台灣身障學生卻還不能上體育課

身障人士可參加國際體育賽事,台灣身障學生卻還不能上體育課
Photo Credit:Dominik Golenia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論台灣何其友善,首都福利又何其優渥,集體社會的想像力卻還是被限縮,同時是嚴重匱乏的,如果我們無法去想像障礙個體的無限可能,我們就不能改變傷殘者被漠視的現實,進而無法創造對應的未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盧勁軒

教師的間斷吆喝,與孩子的吟琅笑語,迴盪在看似無虞的中小學校園。在多元智能並重的教育裡,學童理應自信快樂地長大成人。然每逢體育課,操場不起眼的角落總有雙寂寞的眼睛遠遠旁觀…

「我的體育成績,來自幫同學撿多少顆球決定。」「老師對我的評分,關注在每學期出席率,及有無穿著運動服為標準。但就算課程出席,我也只能在旁納涼,沒能參與跟著大家運動。」

對台灣身障學童而言,在樹蔭下乘涼又或教室自習,是對體育課普遍的直覺印象。

「我們也想跟大家一起學習體育」成了身障者內心的呼喚立法委員楊玉欣,在今年8月18日召開「適應體育協調會」,邀請自閉症家長,及視、肢、聽等障礙類別朋友,向政府官員說明體育課與弱勢學生的距離,到底相距多遙遠。

Photo Credit:John Sherwell CC BY SA 3.0
什麼是適應體育?

這次的協調會主軸,旨在討論校園能否落實「適應體育」(Adapted Physical Activity)的課程設計。所謂適應體育,是種專為身心障礙、病弱及高齡者設計的體能活動,透過硬體環境的無障礙規畫與教學模式的編排修正,來應合個案體適能,達成個別化設計的美意。

2013年教育部曾公布「體育政策白皮書」,其中適應體育課程被列為重點項目。但截至日前,全台灣特教生接收適應體育資源的比例普遍偏低,連資源相對完整的首善之都台北市也只有32%,多少身心障礙學童最基礎的受教權,就此淪喪難能伸張?

特教老師不擅體育,體育老師則不懂特教

適應體育教學,是身心障礙學生最基本的教育權利。但現時特教老師不擅體育、體育老師則不懂特教,這層專業隔閡與學識落差,導致普遍教職員不知如何在體育課給予身障學生適當的教學幫助,更何況近一步的體能表現,往往橫遭放棄。

適應體育的師資缺乏,造就許多特教學生沒有體育課可上,形成無形的剝奪與隱性歧視。而全台唯獨國立體育大學開設「適應體育學系」,卻在國家政策的不重視下,人才大量流失,未能有效就業。能否成立推行委員會,擬定適應體育整套落實的細節辦法,是國體大在協調會中提出的訴求。他們試圖從制度面下手,力促學程學分的開設認證,使相關師資增加,讓這份難得的專業徹底發揮價值。

台大物理治療簡盟月教授與相關醫學專業人員亦隨之出席,提點醫療團隊在這過程能提供的實質幫助。藉由促進活動的分級改造,並在運動過程中隨時評估復健成效加以改善,讓孩子除了可以強健體魄,也能舒緩情緒壓力,帶來極佳的身心正向能量。而如何在適應體育的師資增援同時,促成專業人力挹注,好好鞏固服務平臺,是先決要點。

Photo Credit:Chmee2 CC BY 3.0
身障不只能上體育課,更能參加國際體育競賽

明年2016夏季殘障奧運將在巴西里約舉辦,主要參賽運動員皆為身心障礙者,包括移動障礙、截肢、失明和腦性麻痺等。如此國際賽事,再再翻覆社會對於身障者的直覺想像。原來輪椅使用者不但能上體育課,更能參加大型的體育競賽。

殘障奧運(Paralympic Games)的創建,是來自一群在1948年二次大戰中脊髓損傷的軍人。他們為了減少肢體傷殘的影響而開始接受體能訓練,藉著運動來復健及回復自信。

漸漸地,從簡單組織運動團體,到現今紛繁的比賽項目;從籃球、足球、網球到排球與桌球。各類運動透過微調規則賽制、適當活用輔具等等方法,創造肢體障礙者運動的風潮可能。

單一的國際賽事,無論規模如何壯盛,場面如何鋪張,都只能栽培出少數菁英選手,無法改變人口結構缺乏運動的生活型態,我們的國家體育政策該如何訂定未來實質目標?又該如何在提倡運動、促進全民健康的共識下,讓身障者的運動權利不再被忽視罔顧。

於學校教育,適應體育的授課教師必須兼具「特殊教育」及「體育教育」兩項專業,才能讓身心障礙學生真正享受運動樂趣,達到適應體育的學習成效。

我們的政府能否穩固培育特定師資的結構,不再讓專業的人才恣意流散呢?

Photo Credit:北京老佟 CC BY 2.5
缺乏想像力的社會,終將排除障礙者共存的可能性

殘障奧運即將來到,可推知大眾即將在媒體的版面中,看見身心障礙者除了病弱傷殘外,決然不同的形象。

但無論台灣何其友善,首都福利又何其優渥,集體社會的想像力卻還是被限縮,同時是嚴重匱乏的,如果我們無法去想像障礙個體的無限可能,我們就不能改變傷殘者被漠視的現實,進而無法創造對應的未來。我們要相信,相信終有一天,身障者可以自在地在街頭運動,甚至慢跑晨運也不足為奇。

適應體育協調會的討論紛繁,有待官員將政策重新盤整,再次召開相關的討論會議。希望在行政院委外舉辦的數場公聽會圓滿落成後,能在年底將「適應體育」的案件確實完成並上路,讓每個身心障礙孩童,都能在學校跟著朋友開心運動去。

相關閱讀: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盧勁軒』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