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馬來西亞?從華人移民史看大馬未曾間斷的族群衝突

誰的馬來西亞?從華人移民史看大馬未曾間斷的族群衝突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來西亞華人對於中華文化仍舊保持一定程度的傳承,無論是民間信仰、文化教育等。馬來西亞華人的中文教育是東南亞首屈一指的,除了兩岸三地以外,馬來西亞是唯一擁有小學、中學、大專完整中文教育體制的國家。

文:Eric Wong

除了兩岸三地以外,你知道世界哪些國家的華人人口最多?答案是:印尼、泰國和馬來西亞,這三國是東南亞、也是世界華僑數量最多的國家,共達2,345萬人,超過世界海外華人總數的一半。排名第三的馬來西亞,其2014年華人人口為660.1萬,佔全國總人口的21.9%。

移民從何而來?

據史書記載,馬來半島華人的移居史可追溯至唐代甚至漢代。但真正被視為人數較多的移民首要推至明代,兩廣、福建的華人隨著鄭和七下西洋而移居馬來半島,並與當地人通婚。隨著中國實施海禁以及倭寇的肆虐,使得這些移居華人被隔絕於海外,逐漸形成與馬來人混血的峇峇娘惹(Baba-Nyonya)以及土生土長的「海峽殖民華人」(Cina Peranakan)的族群。

隨著《北京條約》的簽訂,其中容許外國商人招聘漢人出洋工作,充當廉價勞工的項目,使得中國人移居海外的數量激增。馬來半島在成為英國殖民地後,基於缺乏錫礦、橡膠等工業原料的勞動力,英殖民政府鼓勵大批中國人與印度人前來定居,而大批華南地區的華工以合法或非法的方式來到馬來半島。

這批清末移居至馬來半島的華人被稱為「新客」。原先無論是語言、服飾、飲食都受到馬來文化影響的峇峇娘惹與海峽殖民華人,逐漸出現「再華化」(Resinification),也有人稱「去馬來化」(De-melayuization),他們改變原有的社會生活方式,逐漸與「新客」融合為現在的華人社會。

Photo Credit: wikimedia

圖為華人與馬來人混血的峇峇娘惹(Baba-Nyonya)。Photo Credit: 公有領域

《辛丑條約》簽訂後,馬來半島檳城極樂寺的開山住持妙蓮法師募款數萬銀元捐給清廷承擔「庚子賠款」,並獲頒御賜的匾額與《龍藏經》

1911年同盟會發動廣州三二九起義,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中就有29名來自東南亞的華僑。

抗戰爆發後,馬來半島華人發動賑款支持中國抗戰,南洋華僑籌賑祖國難民總會根據各地區人數和經濟狀況確定月捐數目,在新加坡召集南洋華僑領袖會議時,認定新加坡每月捐國幣40萬元,馬來半島認定每月捐國幣130餘萬元。南僑總會以義捐、認購國民政府戰爭公債、向中國本土親友寄僑匯、捐贈藥品、募集衣物等形式,為中國的籌款達54億國幣,佔全世界華人賑款的2/3以上,當時45,000國幣就可購軍機一架,該筆巨款填補了國軍近半數的戰爭開支。

二戰後,以華人為主的馬來亞共產黨發動了爭取獨立的游擊戰,1948年,英國殖民政府宣布馬來亞進入持續12年之久的「緊急狀態」。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由於意識形態對立,100多年來中國人移居馬來半島的移民潮終止。在1957年馬來西亞獨立後,政治上馬來西亞華人已經和中國劃定界限。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參加馬共游擊隊的女性。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馬來人與華人的族群分界

馬來西亞各個族群的分界,主要起源於大英帝國殖民統治時期的「分而治之」,各個族群所重視的是與英國人之間的利益關係,整個社會體系都有英國人所控制與協調。

這種家父長制的社會體系造成各族群將對彼此的關係,放在次於英國人之後,接觸並不頻密。

在經濟領域,華人以中小資本交易維生,集中在新興市鎮。馬來人多數維持傳統的農村經濟經營模式。兩者彼此並沒有嚴重的利害衝突,對未來的政治趨勢及目標亦有所不同。華人普遍上對政治不關心,部份有關心政治者則傾向於中國的政局。馬來人較關心當地的政治,部分深受埃及、土耳其及印尼等國的政局發展與思潮的影響。換句話說,彼此並沒有視對方為自己政治、社會、經濟上的主要競爭對手。

曾任職馬來亞殖民官員的英國歷史學家巴素(Victor Purcell)形容道,馬來亞事實上已變成了一個多元社會(Plural society),在這種多族群社會中,不同的族群只有市場上的接觸,沒有異族通婚,奉行全然不同的生活方式、標準以及情感。

在英國殖民政策主導下,不同的族群各自發展自己的語言文化體系、經濟生產模式、聚集居住環境以及教育制度。它們各自擁有完整的社會系統,可滿足族群需求而無需向外接觸。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在罐頭工廠工作的華人女工。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華人與馬來人首次出現明顯的衝突是在1930年代,當時與馬來人關係緊張的不是清末移民而來的「新客」,而是視馬來亞為家鄉的海峽殖民華人。

造成兩個族群衝突的因素是當時英殖民政府實施的政治分權制度(Decentralization)。馬來人要求殖民政府給予他們作為原住民族群的優先權。政治分權制度的目的,是要使到各州的州議會享有較大的權力,名義上是讓馬來人有更大的政治權力,其實實際權力仍是操控在參政司(Resident Councillor)以及英國官員的手上。該政策的實施卻加深了非馬來人的憂慮。

當時的非馬來人,如已在馬來半島長期定居並視馬來半島為家鄉的海峽華人,他們自稱為「Malayan」,鑑於對馬來半島發展與繁榮所作出的貢獻,要求英國殖民政府給予公平的對待,喊出了馬來亞為馬來亞人所有(Malaya for Malayans)的口號,卻激怒了馬來族群的種族主義者,認為Malayan的提出實際上在挑戰馬來人(Melayu)在馬來人領土(Tanah Melayu)的主權。這樣的族群對立,至今仍存在。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圖為由馬來人組成紅衫軍集會,為對抗日前大部分由華人組成的Bersih4.0集會。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由此可見,當不同族群之間的互動甚少時,在自我認同上,將會依照文化心理上的主觀意識。當時,馬來族群普遍堅信自己是馬來半島上的主人;華人族群則因教育環境不同而有所差異,受英文教育的華人認為自己是英國人,受中文教育的華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

這樣的身份認同在1950年代出現了轉變,首先是1949年10月初,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經歷剿共的馬來半島普遍對於共產黨仍有疑慮。而中華民國撤退至台灣,其駐馬來亞各領事館也面臨關閉的命運。直到1970年代中共與馬來西亞建交之前,其政府並沒有在馬來亞設領事館,造成馬來亞的華人失去與中國本土聯繫的重要管道。

再來,1957年馬來亞正式脫離英國獨立,馬來亞華人身陷國籍身份的問題,究竟是要保持中國國籍還是選擇馬來亞國籍。至於雙重國籍,僅有中華民國承認,加上遷台的中華民國直到1964年才在吉隆坡設領事館,此時大部分的華人已選擇馬來西亞國籍。

華人文化的持續傳承

儘管如此,馬來西亞華人對於中華文化仍舊保持一定程度的傳承,無論是民間信仰、文化教育等。馬來西亞華人的中文教育是東南亞首屈一指的,除了兩岸三地以外,馬來西亞是唯一擁有小學、中學、大專完整中文教育體制的國家。

不過,基於歷史與種族因素,馬來西亞政府對華文教育仍採取限制的政策,華文教育在該國終究是敏感的議題。

在政府的限制之下,尤其是沒有以中文為傳播媒介的大學,因此有許多馬來西亞華人選擇到台灣的大學就讀。根據中華民國教育部統計,102學年度馬來西亞共有5,245名僑生在台灣接受高等教育,較96學年度成長了73%,是在台僑生人數最多的國家。

即使馬來西亞華人不再以中國人(國籍)自居,他們仍然重視中文教育,且是東南亞地區最完整保留自身傳統文化的國家。

圖為挺政府紅衫軍集會,出現消滅華人小學(Hapuskan SJKC)的布條。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