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只保證儲米量夠港人吃15天,何不復興本土農業自產稻米?

Photo Credit:kawaiikiri CC BY SA 2.0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收割稻米只是種植稻米的其中一個步驟,勞動半天就大喊體會到「粒粒皆辛苦」,未免誇張,但手握稻穗那刻很實在,完全能想像農夫不再擔心收成的感受。

那是信哥梁日信和太太租下的稻田,8月22及23日,他們邀請香港市民收割油粘米,我去了第二天。烈日照著十多萬呎的元朗新田信芯園。我們學割稻,打穀,兩夫妻還請我們吃自家飯,白粥又綿又滑,完全不用加配料。

無需美化農村生活,當農夫就得要擔心風雨摧殘稻苗,又要擔心蝗雀吃光穀物,而那天就見到水稻頭號敵人——那些鮮艷又驚嚇的福壽螺卵。我參加的目的,除了認識稻米,也支持信哥的付出,因為他估計明年就不能在此種米,種年花,業主已要求信哥遷出農地

陽光猛烈,參加者大汗淋漓,最好學信哥和太太,喝碗自家湯,補充水分。

(影片:超過百位義工協助信哥收米)

香港種米極簡史

晚霞伴我過稻田,也陪伴不少新界農民家庭的成長。香港的稻田面積,在1954年佔9,466公頃,大約等於7.5個新機場,佔整體耕地面積的一半,新界元朗區種絲苗米沙田區則種油粘米。

圖片來源:劉海龍《荷鋤撐傘 尊嚴自主》

後來,政府興建引水道,引走稻田水源,加上種米盈利不高,農民轉而種菜,甚至到市區和海外謀生,發展新市鎮,稻田以至耕地數目漸漸下降。1980年,面積跌至30公頃,自1990年起再無記錄,整體農地面積也縮至約4,500公頃,當中84%成為棄耕地。信哥農田被收回後,又少一塊。

城市化步伐太盡,人們意覺要保護環境,嚮往農耕生活,更能掌握食物生產過程,直接間接推動復耕。越來越多香港人支持種香港菜,吃香港米,沒錯香港是有稻田的除了信哥外,種米的還有二澳農作社,長春社為保育禾花雀而種的塱原米、周思中的生活館米,以及的士司機倫國輝的粉嶺南涌米等。

話雖如此,即使是港英政府租借新界初期,新界米早已不能應付港九市區居民食米需求,需要輸入米糧。

(影片:種香港的好米要10年)

潮州人的米天下

在1950年代之前,泰國已是香港最大的食米來源地。一方面,泰國盛產大米,另一方面,在泰國的潮州人,早以盤踞食米加工和貿易。鄭宏泰和黃紹倫在《香港米業史》概括香港米業行頭:

「……潮州人在泰國向城鄉農民收購穀物,再碾磨成白米,繼而轉運出口香港等地。白米到了香港,潮籍入口商又將之交給潮籍拆家,由他們批發給潮籍零售商,最後由零售商(或超級市場)分售全港。」

進口商龍頭金源米業的創辦人林拔中,祖籍在潮州揭西,於1955年取得白米進口牌照,70年代更首創手挽袋裝米,方便市民到超市買米,到米鋪「糴米」的情境今天買少見少。

另一位潮籍進口米商,是人所共知的呂明才。有趣的是,他雖然二十世紀初到泰國謀生,不過他引入的,是澳洲米,即是今天的金冠和雙羊米。據說是他到澳洲逃避戰亂,發現澳洲米可口,於是創立呂興合米業,並把米種帶來香港。

除了批發階段,廣府和潮州語系在1950至1980年出現競爭外,潮州人一直主導香港食米入口、批發和零售三個層面,直至2003年開放食米進口市場為止。

食米入口自由化,競爭好處不久被抵銷

2003年是香港的轉捩點,食米政策也不例外。那一年,特區政府廢止由1955年實施的入口白米配額制度,任何人可以自由進口食米,政府只會儲存維持15天食用量的白米。在此之前,港英政府只容許核准的米商進口食米,進口商會獲分配食米進口配額。

制度成立前後,商人批評違反自由市場。不過,鄭宏泰和黃紹倫認為,港英政府眼見1950年代以前,政治局勢不穩,食米價格和產量波動,導致香港社會動蕩,因此看重食米數量和價格穩定。此外,香港政府於戰後十年自行輸入食米配給則連年虧本,所以情願優待少數入口商,也堅持實施制度。制度後來數度放寬,加入更多競爭者。

而在食米入口自由化後,最大受益者是超級市場,因為可以直接進口食米,不過,當年預期的大幅減價效果,三四年後就被抵銷。工業貿易署署的數字顯示,泰國香米的平均零售價,在2003至2007年均低於2002年,但自2008年起顯著上升,至2014年第三季才回順。市民自然會聯想到超級市場抬價,惟沒有真憑實據。不過,零售價格的升幅,除了去年外,則一直較進口價格低。

資料來源:香港工業貿易署
泰米貴,越柬米進攻香港

泰國米近年價格因為不同原因急升,2008年上半年因為全球搶米,2010年因為泰銖升值,2011年因為泰國政府大幅提高收購農戶食米的價格,導致輸入香港的米量減少。在2008年,泰國米比例佔全港食米銷售量的88%,不過在2013年跌至45.2%,去年才稍升至47.9%。

資料來源:香港工業貿易署

同期,香港米商近年積極引入越南米,因為便宜,而質素不太差,越南米銷售量的比例,也從2008年的0.7%,躍升至2013年的41.6%,在去年則回落至39.9%。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早在三年前就撰文,推廣越南米,並期望由批發市場擴至零售市場,而有米商去年起輸入柬埔寨米,聲稱「零污染、無農藥及化肥」,質素媲美泰國頂級香米,但售價較低。

日前網路上再次廣傳相片,指香港主要食米品牌「金象米」已沒有標示泰國字眼,市民擔憂產地來源。該米商急澄清,金象米早已不是純正泰國米,以減輕成本兼穩定質素。金源米業因為遵從商品說明條例,米袋也在2010年放棄標示「泰國」兩字,只標明「頂上茉莉香米」。事實上,不少食肆已採用越南米,或者越南溝泰國米

泰國政府和米商則致力搶回香港市場,並於今年初宣布,希望在3至5年內,重登香港最大食米輸入地,推高比例至七至八成。

順帶一提,過往幾年人民幣升值,內地米價格追上泰國和澳洲米,加上內地本身是食米淨輸入國,港人對內地米始終有點戒心,內地米佔本地銷售量回落至不足一成。(其實,內地米在1980年代末才失勢,之前十年的進口量超過泰國)。

相關評論:家中的米何處來?見金象以為泰國 見袋鼠以為澳洲 想太多了吧

食物保障,重質也應重量

即使香港人的年均耗米量由1961年的120公斤,逐步下降至去年的45公斤,米飯仍然是主糧,而且港人執意要食好米,食靚米。明顯的,港人對港米有信心。不過,正如文首提及,就算把新界逾3,800公頃廢棄地全面復耕,相信仍難以生產足夠大米自用(至少要留部份地方種菜養魚吧)。我們始終要仰賴進口。

如今政府只保證米量足夠港人吃15天,然而,氣候和政經變化日益急速,香港是食米入口地,首當其衝。當出口國大米失收,或者收緊出口量,米價就隨之飊升。正所謂積縠防飢,食物保障,理應包括質和量。糧食保障,所指的是市民能夠在短時間取得充足而健康的食水和食糧,而政府應大力復興本土農業,提高糧食自給比例,並及時檢討基本食水食物存量,應付危機。民間則要監督政府,早日落實糧食保障的各項目標。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一蚊健』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