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外勞好像對社會治安沒什麼貢獻...這位有「外勞教父」之稱的警察決定這樣做

抓外勞好像對社會治安沒什麼貢獻...這位有「外勞教父」之稱的警察決定這樣做
Photo Credit: 影片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十多年的外事警察,到移民署專員。最近,陳允萍籌組了「台灣司法通譯協會」,決定開始協助在司法上處於弱勢的外勞外配。

移民署台東服務站專員陳允萍,10幾年前擔任外事警察常幫外勞向苛刻雇主討公道,也因此常有非法外勞主動向他「自首」,人稱「外勞教父」…

壹週刊報導,一切得從陳允萍警專畢業說起,他是台東土生土長,「我們台東小孩從小沒什麼大志願,台東沒頭路,當警察算是很好的。」他的父親是鐵路局基層員工,母親做裁縫,他笑稱自己能當上警察,已是家裡幾代以來「官當到最大的」。他從小書讀不好,唯一強項是英文,就選了外事科。第一天當警察,他就負責抓外勞。

他的績效很好。「但抓久了會想,為什麼要抓他們?他們犯了什麼罪?後來我就一個一個追問,為什麼逃跑?現在做什麼工作?原來的雇主不好嗎?還是仲介不好?結果發現,原雇主虐待他、或苛扣工資、或毆打他、甚至性騷擾,或者他被仲介剝削。每個逃逸外勞背後都有一段故事,那到底誰比較可惡?」

無奈依法又不能不抓。最後他改變方式,「我幫外勞申冤,如果雇主欠他工資,我就傳雇主來,幫他討工資;雇主毆打、或性騷擾,我就調查。至少我可以做到這一點吧。」

直到有一天…(請務必要看影片▼)

有一次,一名菲律賓籍配偶常遭婆婆的同居人、一名周姓男子毆打,「那時《家暴法》不涵蓋同居人,她無法申請保護令,所以陸續找我求助有七、八年吧,一百多次都不誇張。全家都欺負這名外籍新娘,後來姓周的還恐嚇要殺她,有一次我就帶配槍去找他,說如果她出事我就找你。」警告奏效,後來好一陣子陳允萍都沒接到那名菲律賓外配求助。

最後一次那名外配找他時,「我懶了,我說妳已經拿到身分證,是台灣人了,拜託你去派出所報案,我是外事警察。一百多次了,說要被殺,殺殺殺都沒殺死,一直處理很煩。我推掉了。」陳允萍其實也清楚那名外配不擅中文,只能找自己求助,但他實在疲了。

二天後,陳允萍接到電話,外配被分屍…

他也知道是制度的問題,「她一直處於非常危險的狀況,根本就該安置,不該留在家裡。」但就是無法不自責,「她最後一次找我時,我怎麼沒去保護她?喔!我手上死了兩個人,我…從警生涯不曾那麼難過。」

他才突然驚覺,「抓外勞好像對社會治安沒什麼重大貢獻,反而是這些外勞對社會比較有貢獻…」警察工作當然是有個目標要達成,當然是做越多越好(有這是業績),但是他在抓外勞的過程中卻發現許許多多令人心酸的事情,他就開始用手上的公權力試著幫助他們…

中時報導,「謝謝你照顧我們同胞」在台東的許多新移民或外籍勞工關懷活動可看到陳允萍身影,台東新住民圈子裡人氣指數相當高,是新住民及外勞最好朋友。

被他查獲非法外勞們,看他非常積極幫他們討公道,大家口耳相傳知道要來台東找他「自首」,並且訴說在這段逃跑日子裡被誰欺侮,也因為如此,查緝績效全台東之冠有「外勞教父」稱號。

「身在公門好修行」陳允萍常遇見當初被遣返、又循合法管道回台灣與丈夫及孩子相聚的新移民家庭,看到全家幸福在一起很欣慰說「善用政府給你的權力,可以為人民創造幸福快樂」。

從十多年的外事警察,到移民署專員。最近,陳允萍籌組了「台灣司法通譯協會」,決定開始協助在司法上處於弱勢的外勞外配。

自由報導,如今也是台灣司法通譯協會創辦人陳允萍表示,在全球化的趨勢下,語言溝通相當重要,尤其在司法的偵查及審判程序,通譯的品質攸關當事人的清白,若通譯將當事人的說詞傳達錯誤,便可能造成誤判及冤獄的情形,因此司法通譯顯得格外重要。

而像是「台東縣外語通譯協會」有幾個主要的業務內容

首先是培訓本轄區內的外語通譯人才。陳允萍在2007年8月時,向政府爭取預算,開設了全國第一個以培訓外語通譯人才為主的培訓班。目的是希望協會的成員能夠提昇通譯人員的素質及通譯過程的品質,另外盼望藉由培訓班的機會,改變公部門及相關承辦人對於處理涉外案件時的觀念。

第二項是協助各公部門涉外案件處理。協會的會員大部分都在移民署任通譯志工的服務,除了協助來辦理相關證件的外國人填寫表格及生活輔導外,還時常應各公部門之邀請,協助涉外案件處理。

第三項則是協助移民輔導工作的進行。像陳允萍進行過一個名為「多元文化適應語言學習方案」(Multi-culture Embracing Program)的計畫,藉由推動這個計畫,鼓勵新移民及其家庭成員來學習對方的語言,進而讓新移民家庭成員及國人經由學習語言,能夠瞭解新移民的母國文化。

目前有規劃四種語言學習的內容及對象,分別是國人學越南文、外國人(英語系國家的洋女婿及菲律賓外僑)學中文、越南外僑第二代學習越南文及菲律賓外僑第二代學習菲律賓語。

新聞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