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創業團隊真的不夠國際化?那是因為我們的市場不夠小

台灣創業團隊真的不夠國際化?那是因為我們的市場不夠小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0月初MOSA創業活動即將舉辦,我們邀請了台灣和芬蘭兩地不同的創業輔導者,一起對談關於創業這檔子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字整理、翻譯:楊斯茜

20150925更正:MOSA為獨立的台灣創業活動,並非由Slush協助舉辦,底下編按也以此做過修改。

編按:

近年來台灣創業盛行,也有許多創業活動一一出現。從五月開始有些團體跟個人組合起來,打算在今年10月舉辦一個新的新國際性大型創業活動MOSA。其中黃耀文是負責講題規劃與邀請講者,Changee負責整個策展製作,AlumVest負責創投媒合會,TSS台灣新創競技場籌劃兩個活動,Power for point負責工作坊,另外還有學生來共同參與。

而成員除了台灣團隊之外,也包含了發跡於芬蘭,現在已經是全球知名創業活動Slush的策略長Martin Talvari

去年年底的Slush活動已經是第六年,根據數位時代報導,去年「吸引了超過1000個新創團隊、400多位投資者、500多位媒體記者參加,總人數達14000人,較去年的7000人成長了一倍。」如此熱鬧有趣又引人注目的創業活動,也令人期待會不會到台灣來舉辦。

Talvari是愛沙尼亞人,幾年前開始探訪世界各地,看看是否有舉辦Slush活動的適合地點。他有一個Google試算表,裡面列了他所有去過的城市,還設定了自己的數種評分項目。而在43個城市中,台北在多數項目都被他列為前三名,顯見他非常喜歡台北這個城市。(第一二名幾乎都是澳洲和紐西蘭)

而根據他自己的觀察,Slush如果只是來台灣辦一場活動,活動結束之後,價值也就結束了。他們認為如果能夠由當地的伙伴,塑造自己的社群,打造出自己的創業活動,這樣活動才能夠長出自己的生命,長久發展下去。

在正式活動開始之前,我們邀請了Talvari和AppWorks的合夥人林之晨(Jamie)在TNL辦公室來一場關於創業團隊、發展和趨勢的對談。

Talvari主要會以活動主辦者和觀察產業趨勢的觀點切入,而林之晨則以自己這幾年輔導和觀察過台灣數百個創業團隊的經驗出發。

這個對談是用英文進行,底下為翻譯編輯過的中文版本,有興趣的人也可以點上面標籤看英文版。

本文開始:

TNL:兩位對於新創產業輔助或是辦研討會都經驗豐富,Jamie可否先談一下覺得台灣的新創團隊最大的優勢和弱勢是什麼?

Jamie(以下簡稱J): 在我看來,任何地方新創公司都是常態分佈的,很難說一個特定地點的新創公司有什麼一致性的優點和缺點。原因是你去任何地方,都只有前百分之一,甚至百分之零點一的新創公司會成功。

因此,即使新創公司在任何地方的平均值可能會略有不同,但其實那不是很重要,因為你應該看的是會成功的那前百分之一或是零點一的新創公司。

要將台灣、美國或中國前百分之一的新創公司做比較真的非常困難。但我會說,雖然台灣市場較小,如果台灣新創公司一直走不到外面的世界,他們成長率可能無法媲美中國或美國的同行。這可能是一個在台灣創業的缺點,但也適用於美國任何州份或中國任一省份。

其次,也許平均來說,因為繁體中文的全球用戶群小很多,如果你只吸收繁體中文訊息其實不容易獲得最即時和完整的資訊。所以,如果你不擴大你的資訊來源至英文新聞或文章,那你所接觸的知識會少很多。我認為這也許是兩個在台灣創業的兩個缺點。

優點的話,我會說是在台灣面對的競爭者較少。如果你在矽谷或中國做任何事情,當你引起一些人注意,你會開始看到上百或上千像你一樣的新創公司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但是在台灣,你可以在沒人試圖複製你的情況下舒適的成長。

市場是小很多,所以平均來說有比較少的新創公司在和你做相同的事情,到最後競爭者也較少。初始階段的競爭者較少,因此這個階段的機會成本可能更小。不過一旦你想在台灣做更大,那麼你面臨的摩擦也會更大。當然這也是只是大致上的情況而已。

AppWorks合夥人林之晨。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TNL:Martin可否談一下歐洲新創團隊的優勢和弱勢?

Martin(以下簡稱M):其實真的是蠻難說的。如同他 (Jamie)說的,沒有辦法說優點都在這裡、缺點都在那裡,所以這是你該去的地方。要是這樣,所有企業家都在同一個國家了。但我能指出一些很基本的事情。

(歐洲)市場的多樣性有好跟壞。好處是你能在幾個小時的距離之內接觸世界上的主要語言。歐洲有7億人口,而每個人都上網也習慣網購,但這同時是壞事。

現在把我想像成一個新創公司,我上面的市場是28個國家、多種語言,不同法律、不同的政策,這是很頭痛的問題。在歐洲很好,但常常看見芬蘭和英國的新創公司打造出一些東西、用這些成就拿到一些資金,然後就進軍美國或世界上其他國家。

歐洲也有生活品質較好、但生活成品是可負擔的城市,吸引很多企業家進駐,像是柏林、里斯本和巴塞隆納等等。這些城市都能夠提供世界級的資金、各產業的顧問和人脈。那裡有數十支大型VC創投基金,每支超過一億歐元,為當地的新創公司挹注資金。拿倫敦來說,這大概是世界上最好發展金融科技(FinTech)新創公司的城市了;斯德哥爾摩和赫爾辛基則是遊戲娛樂產業基地。這些城市像滾雪球般不斷加強穩固自己的定位。更重要的是,歐洲十分擅長用新創思維去雇用頂尖人才。恰好在一個月前,憤怒鳥開發商Rovio砍掉赫爾辛基260個職位,這代表我們將可能目睹三十間遊戲新創公司興起,而其他遊戲公司也會聘請許多被裁掉的職員。

TNL:Jamie會不會覺得台灣的團隊比較不夠國際化?

J:看看老美吧,三分之二的美國人甚至沒有護照。你從美國聽來的故事都是成功了,然後擴展到亞洲的。因此你擁有一個錯誤觀念是所有美國新創公司都和那些成功的公司一樣。但事實並非如此。成功的都是前百分之一或百分之零點一的美國新創公司。其實美國一般的新創公司不比台灣一般新創公司更有能力、國際化或勤奮。

TNL:Martin,不夠國際化是台灣人常常掛在嘴邊的事情,你覺得歐洲的創業團隊會有這樣的現象嗎?

M: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國家劃分為三類:非常小的,大的,和介於這兩者之間的。我覺得最幸運的是小國家。我來自人口一百萬人的愛沙尼亞,而我們沒有「我們能為這些愛沙尼亞人製作出什麼他們喜歡的東西?」的奢侈。不可能的。

其他幸運國家是非常大的那些。前百分之一在國際上有一番成就,但其他百分之九十九也過得很好。他們在自己國家內能非常成功。這個問題(不夠國際化)只針對卡在中間的那些國家。他們也許會被中等規模的成功誘惑,花一兩年的時間然後就不了了之。但這些中型國家應該要大膽地說:「我們要像非常小的國家一樣走出去,因為我們手上沒有五億人。」

Slush策略長Martin Talvari。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

TNL:這幾年台灣也有很多孵化器或是育成中心,也辦了很多創業聚會,Jamie的觀察覺得我們為什麼沒辦法辦出像是Slush這種規模的創業活動?

J:如果你想舉辦這種規模的活動,它必須是區域性的,而不只是一個國家等級的,而台灣一直沒有把自己打造成區域的中心。

在過去的三十年裡,我們想成為大中華地區的領頭羊,但我們忽略了東北亞和東南亞的鄰國。所以,如果你去東南亞的創業活動,沒有人在談論台灣,即便台灣也有充滿活力的網路和創業群體。他們甚至不知道台灣和泰國之間的差異。

這是台灣沒有一個區域等級活動的一大原因。東南亞的人不會來參加在台灣的創業活動因為台灣根本不在他們的關注範圍內。另外,對於能邀請多少中國參加者也有障礙。所以本質上,你很難舉行一個上千人的活動。

TNL:Slush發跡於芬蘭,是個超過萬人參與的創業活動,Martin怎麼看Slush活動的成功因素?

M:Slush能是今天的樣子的原因是沒有任何人真的擁有它。它完全屬於整個社群。有一個核心團隊在經營Slush,但隨著時間過去也會有所變化。所以我把Slush當成一輛車,許多人會輪流當司機,而其他的創業活動就像坐在後座看,但只有上前開車才能真的學到東西。因此,成功的關鍵是背後成千的志工,而這些志工會漸漸變成駕駛。

其他的成功因素包含沒有偏見和不是政府擁有。在過去的幾年中,我們看到了世界各地幾千個活動。每個國家都至少會舉辦十個活動而多半都是政府舉辦。我並不是說這不好,這是好的。但是,政府應該謹慎考慮如何辦這些活動以及他們的動機為何。因此,政府不能為了想受到注目而只舉辦一次性的活動。它們應該要支持社群組織活動,因為只有這樣活動才能持續五年或十年。

Slush是完全獨立並由社群所擁有的。它背後有很多志工建立成一個類似校友會的模式。之前的「駕駛」因為活動而有所成就,而我們常常看見他們回來幫助下一位駕駛。 這就是要落實的機制和成功的關鍵。

TNL:Slush跟MOSA的關係很多人可能看得不是很懂,Martin可否稍微解釋一下?

M: 我的原意是在這裡辦Slush,而台灣的政府官員也到了芬蘭並且很喜歡他們所看到的東西。我們用Skype談了很多次,而我在5月抵達台北後很快就意識到在這裡開Slush是不正確的因為台灣需要的是自己的活動。Slush在這裡只會帶來一個星期的價值。我們將所有講者帶來這裡,他們離開,然後結束。價值非常短。

台灣需要自己的Slush或其他類似的活動。這樣整個對話會有有所改變,而我也正好找到當地產業中願意接受挑戰並且組織活動的人。現在台灣的社群也很投入這個活動。

TNL:這次的MOSA活動會有什麼特色是其他創業活動所沒有的?

M:如果我們先前描述的機制運用妥當,那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大多數活動的主要區別是一樣的:它是一種社群貢獻。每個人團結起來組成一個不真正屬於任何人的東西。如果成功了,這意味著當人們團結起來會有偉大的事情發生。此外,它不是一個政府活動。

Screenshot from MOSA. Photo Credit:MOSA

TNL:兩位看了很多新創團隊,覺得這幾年有沒有什麼創業的趨勢?

J:在美國、東北亞和中國我們看見行動產業也許快到比賽末段了,而很多的領先者已經豎立一個非常難破壞的地位。例如,WhatsApp快達到了十億個活躍用戶,而這個規模不是新玩家能輕易代替的。

我們看見iPhone問世於2007年,Android於2008年出現,爾後七、八年新創公司能在這個產業周圍成功的機率也開始減少。我並不是說不會有新創公司找到自己(成功)方式,但你將開始看到機會變得越來越少。

另一方面,你開始看到物聯網、非電腦和非手機的可能性,所有這些因行動技術普及而把促成技術(Enabling technology)帶進了生活中。你開始看到重新發明的汽車、公車、建築和火車,也許之後甚至是飛機,一切都將被改造。

當我們把這些創新發展出去到其他領域,我認為我們將會看到越來越多的新創公司在這些領域創新,而非傳統的PC、網絡和行動網際網路(編按:大陸慣稱移動互聯網)。我們現在處於一個中間階段,mobile創新變少,但智慧物聯網還不夠。

M:作為活動的組織者,我們總是在追逐最新的趨勢或是走在很前面當開路先鋒。身為主辦活動的人或媒體,這是有趣的,但新創公司不應該急著跳上了船,追逐這些物聯網,因為電子商務領域上仍有許多利潤。保持冷靜,並且堅持住你的強項,但同時別杞人憂天於趨勢發展而壞了你正在著手的事。我想,投資者才會追著趨勢跑,他們看准時機,知道時麼時候該在哪裡下手。

因此,我對新創公司的呼籲是:這些趨勢確實存在,但並不代表你不往那邊發展就沒什麼可以做。很多傳統產業中仍然有很多機會。物聯網已經存在很長一段時間,但仍然沒有發揮它的潛力。以台灣的製造能力,當物聯網打入主流,台灣處於一個非常有利的位置。

另外,虛擬實境也發展超過十年。你會看到如頭盔眼鏡之類的配件價格變得很便宜,像是100美金就能購買一副眼鏡,這的確有可將會成為主流。幾個星期前我在紐西蘭,那邊有許多像彼得傑克森等級的導演,正在利用虛擬實境製作人物角色讓市場驚艷。等於你現在搞定了價格和內容,所以我想虛擬實境的確是如今的趨勢。

TNL: 台灣好像比較少產出國際級的創業團隊,兩位對此有什麼看法?

J:我不同意這一點。依台灣的規模來看,我們有蠻多在國際上成功的新創公司。我們可能跟相同規模的國家差不多,但這不是台灣想要的。

台灣並不是一個人口和自然資源很多的國家,所以用世界標準來看是處於劣勢。我們GDP比多數鄰國還高的原因是我們在別人之前在對的產業上下了賭注。但這次,當最大價值是互聯網和相關的垂直市場時,我們下的賭注不夠。我們有一些在國際上成功的新創公司,但它們的成就不及當年台灣在半導體行業或ICT產業的水平。

TNL:台灣之前會談論說政府對於創業的幫助比較少,Jamie覺得真的是如此嗎?Martin以自身經驗來說,可否分享一下其他國家包含芬蘭、北歐或是其他亞洲國家對於政府幫助的觀察?

J:政府正在試圖改變,但他們想用最簡單的方法解決問題。台灣現在處於一個非常嚴峻的形勢,所以我們的GDP今年可能不會成長,問題在於我們沒有在做真的重要的事情。我們下太多賭注在傳統產業中,像ICT製造業和半導體,而這些行業都日趨成熟。我們沒有下足夠的賭注在互聯網上,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很掙扎。

但政府只試著要解決周圍的小問題。這就像我們正要進入加護病房了,而政府認為我們只是頭疼,因此吃一些止痛藥我們就能痊癒。他們給了小額現金、舉辦小活動給創業者,想著這些足以改變我們的命運,但這些不夠。

我認為了解到核心經濟引擎故障了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我們應該像中國政府一樣承認互聯網是我們的主要國家戰略。如果我們不這樣做,不管什麼都不會有幫助。你在戰術上很努力工作,但它不會改變你缺乏一個主要戰略的事實。

M:我認為台灣政府最近做的不錯的地方是簽證,讓外國人能很容易來這裡。另一件政府能做的事是針對研究想一個更好的商業化系統,讓在實驗室發明的東西能走上國際。

J:台灣有另一個問題是我們的政府會阻止技術發明的教授在授權其技術的私營公司扮演重要角色。你可以是一個小股東,但你不能成為一個大股東,甚至不能成為董事。政府會覺得你是從民眾那邊偷東西,因為是民眾支付你的薪水和研究。如果你將那些錢弄成一個你持有多數股權或是擔任董事的公司,那麼就是你自己或特定的人受益,而不是公眾。

Photo Credit: MOSA Facebook Page

TNL:根據過去的經驗,這種創業聚會,對於新創公司最大的好處是什麼,對於參加者的好處又什麼?真的有團隊直接在活動上找到資金嗎?

M:沒有活動可以聲稱它募集的資金量,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們建立了永久的人脈。

TNL:有一種說法是創業家應該少參加這種活動多多做事,兩位怎麼看呢?

M:五年前這些活動不多,但現在有幾千個。新創公司一年不應該參加超過一個或兩個大活動。它們應該非常明確知道為什麼要參加這些活動,也應該要事先預定會議。

TNL:除了MOSA這種創業活動之外,Martin還會想要在台灣幫忙做什麼創業相關的事情嗎?

M:如果我今天成立一個新創公司,我會在北歐建立業務,在台灣開發產品,並在澳洲和紐西蘭做銷售和行銷。我欣賞北歐人的坦率,而台灣開發產品的能力非常高。

J:在國際化的國家發展事業,你至少可以體驗國際企業如何運作,了解之後你可能會想進一步創立你自己的國際生意。我認為讓台灣在網路世界創造價值是一條可行之路,我們的人才也能從這樣的經驗中學習。我一向都很支持全球性網路公司來台灣設置發展中心,有總是比沒有好,像Yahoo和Google在台灣都已經設有發展中心,但Facebook跟Twitter卻都只有業務辦公室,不具備研發性質,因此無法培訓當地人才。

責任編輯:楊斯茜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Olivia Y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