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創業團隊真的不夠國際化?那是因為我們的市場不夠小

台灣創業團隊真的不夠國際化?那是因為我們的市場不夠小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0月初MOSA創業活動即將舉辦,我們邀請了台灣和芬蘭兩地不同的創業輔導者,一起對談關於創業這檔子事。

TNL:Jamie會不會覺得台灣的團隊比較不夠國際化?

J:看看老美吧,三分之二的美國人甚至沒有護照。你從美國聽來的故事都是成功了,然後擴展到亞洲的。因此你擁有一個錯誤觀念是所有美國新創公司都和那些成功的公司一樣。但事實並非如此。成功的都是前百分之一或百分之零點一的美國新創公司。其實美國一般的新創公司不比台灣一般新創公司更有能力、國際化或勤奮。

TNL:Martin,不夠國際化是台灣人常常掛在嘴邊的事情,你覺得歐洲的創業團隊會有這樣的現象嗎?

M: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國家劃分為三類:非常小的,大的,和介於這兩者之間的。我覺得最幸運的是小國家。我來自人口一百萬人的愛沙尼亞,而我們沒有「我們能為這些愛沙尼亞人製作出什麼他們喜歡的東西?」的奢侈。不可能的。

其他幸運國家是非常大的那些。前百分之一在國際上有一番成就,但其他百分之九十九也過得很好。他們在自己國家內能非常成功。這個問題(不夠國際化)只針對卡在中間的那些國家。他們也許會被中等規模的成功誘惑,花一兩年的時間然後就不了了之。但這些中型國家應該要大膽地說:「我們要像非常小的國家一樣走出去,因為我們手上沒有五億人。」

Slush策略長Martin Talvari。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

Slush策略長Martin Talvari。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

TNL:這幾年台灣也有很多孵化器或是育成中心,也辦了很多創業聚會,Jamie的觀察覺得我們為什麼沒辦法辦出像是Slush這種規模的創業活動?

J:如果你想舉辦這種規模的活動,它必須是區域性的,而不只是一個國家等級的,而台灣一直沒有把自己打造成區域的中心。

在過去的三十年裡,我們想成為大中華地區的領頭羊,但我們忽略了東北亞和東南亞的鄰國。所以,如果你去東南亞的創業活動,沒有人在談論台灣,即便台灣也有充滿活力的網路和創業群體。他們甚至不知道台灣和泰國之間的差異。

這是台灣沒有一個區域等級活動的一大原因。東南亞的人不會來參加在台灣的創業活動因為台灣根本不在他們的關注範圍內。另外,對於能邀請多少中國參加者也有障礙。所以本質上,你很難舉行一個上千人的活動。

TNL:Slush發跡於芬蘭,是個超過萬人參與的創業活動,Martin怎麼看Slush活動的成功因素?

M:Slush能是今天的樣子的原因是沒有任何人真的擁有它。它完全屬於整個社群。有一個核心團隊在經營Slush,但隨著時間過去也會有所變化。所以我把Slush當成一輛車,許多人會輪流當司機,而其他的創業活動就像坐在後座看,但只有上前開車才能真的學到東西。因此,成功的關鍵是背後成千的志工,而這些志工會漸漸變成駕駛。

其他的成功因素包含沒有偏見和不是政府擁有。在過去的幾年中,我們看到了世界各地幾千個活動。每個國家都至少會舉辦十個活動而多半都是政府舉辦。我並不是說這不好,這是好的。但是,政府應該謹慎考慮如何辦這些活動以及他們的動機為何。因此,政府不能為了想受到注目而只舉辦一次性的活動。它們應該要支持社群組織活動,因為只有這樣活動才能持續五年或十年。

Slush是完全獨立並由社群所擁有的。它背後有很多志工建立成一個類似校友會的模式。之前的「駕駛」因為活動而有所成就,而我們常常看見他們回來幫助下一位駕駛。 這就是要落實的機制和成功的關鍵。

TNL:Slush跟MOSA的關係很多人可能看得不是很懂,Martin可否稍微解釋一下?

M: 我的原意是在這裡辦Slush,而台灣的政府官員也到了芬蘭並且很喜歡他們所看到的東西。我們用Skype談了很多次,而我在5月抵達台北後很快就意識到在這裡開Slush是不正確的因為台灣需要的是自己的活動。Slush在這裡只會帶來一個星期的價值。我們將所有講者帶來這裡,他們離開,然後結束。價值非常短。

台灣需要自己的Slush或其他類似的活動。這樣整個對話會有有所改變,而我也正好找到當地產業中願意接受挑戰並且組織活動的人。現在台灣的社群也很投入這個活動。

TNL:這次的MOSA活動會有什麼特色是其他創業活動所沒有的?

M:如果我們先前描述的機制運用妥當,那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大多數活動的主要區別是一樣的:它是一種社群貢獻。每個人團結起來組成一個不真正屬於任何人的東西。如果成功了,這意味著當人們團結起來會有偉大的事情發生。此外,它不是一個政府活動。

Screenshot from MOSA. Photo Credit:MOSA

Screenshot from MOSA. Photo Credit:MOSA

TNL:兩位看了很多新創團隊,覺得這幾年有沒有什麼創業的趨勢?

J:在美國、東北亞和中國我們看見行動產業也許快到比賽末段了,而很多的領先者已經豎立一個非常難破壞的地位。例如,WhatsApp快達到了十億個活躍用戶,而這個規模不是新玩家能輕易代替的。

我們看見iPhone問世於2007年,Android於2008年出現,爾後七、八年新創公司能在這個產業周圍成功的機率也開始減少。我並不是說不會有新創公司找到自己(成功)方式,但你將開始看到機會變得越來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