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跟你說了我是個麻煩」你還記得作品如其人生般直白的艾美‧懷絲嗎?

「就跟你說了我是個麻煩」你還記得作品如其人生般直白的艾美‧懷絲嗎?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艾美‧懷絲說:「I told you I was trouble, you know that I’m no good.」歌詞字裡行間的誠實就如同她的音樂一般。既然她從未掩飾黑暗,也就難以義正嚴辭地控訴她個人脫序的私生活。而她聲音裡那分別人學不來的滄桑懷舊感,也是讓她的音樂格外令人著迷的原因。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Aggy Cheng

短暫停留在英國的那時候,恰好是艾美‧懷絲(Amy Winehouse)的全盛時期。不誇張,走在路上到處是年輕女孩梳著高高的蜂窩頭、畫著粗粗兩條向上鉤的眼線、合身的Polo衫搭配緊身鉛筆裙,你很難在向來以有自我時尚主張聞名的倫敦女孩們身上看到這樣甚有影響力的模仿風潮。不論如何辯論艾美‧懷絲究竟代表著壞品味還是好品味,沒有最基本的大眾認同感為基底,調不出這樣強烈的時代符號。

而如果只是一個單純的時尚符號,又太難以解釋她的傳奇性。作為一個爭議人物,她不負眾望地與負面新聞糾纏在一起:藥物、酒癮、暴力傾向、台上的晃神演唱、任性地取消演出、與前夫Blake攤在大眾面前難分難解的愛恨情仇—這些足以摧毀一個公眾人物的「Troubles」,也只是讓我們對艾美‧懷絲陷入一種又愛又恨的情緒裡。對於這樣近乎自毀到底的行徑,最後反而只能同情了起來。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因為,艾美‧懷絲也說了:「I told you I was trouble, you know that I’m no good.」歌詞字裡行間的誠實就如同她的音樂一般。既然她從未掩飾黑暗,也就難以義正嚴辭地控訴她個人脫序的私生活。她聲音裡那分別人學不來的滄桑懷舊感,也是讓她的音樂格外令人著迷的原因。聽起來一點都不費力氣的慵懶聲線,若用現在流行的詞形容,就是唱得「很鬆」,唱得也不是什麼太嚴肅正經的主題。艾美‧懷絲寫的詞有時直白諷刺得好笑,更多時候是直接徒手挖出底層的欲望唱給你聽,配上她看似不經意的態度,情緒就這麼沈甸甸地、厚實地壓在聽者的心上。只要一放音樂,我們與她悲痛的靈魂,原來這麼接近。

唱的是撩動復古情懷的靈魂、藍調、爵士,艾美‧懷絲在時尚造型上也承襲了許多舊日精神:60年代的「蜂巢」髮型、貓眼妝,80年代的Polo衫、馬甲,與50年代風格的洋裝,已成為大眾腦海裡最深刻的印象。如此具有個人風格的她,自然也引起時尚界注意,而且,是一大票品牌與設計師前仆後繼地想與她合作;翻開雜誌都是超模扮成艾美‧懷絲搔首弄姿的模樣。

而常常穿著Polo衫入鏡的艾美‧懷絲本就是Fred Perry的粉絲,理所當然也玩起跨界合作,設計了三個系列。Chanel Pre-Fall 2008移至倫敦走秀,秀上的模特兒全都打扮成她的模樣,再由加拿大超模Coco Rocha梳起蜂窩頭登上廣告大片。老佛爺卡爾·拉格斐(Karl Lagerfeld)更曾說,艾美‧懷絲是現代的碧姬‧芭杜(Brigitte Bardot),雖然你我心知肚明時尚界靈感繆思年年都有、年年都換,但我打從心底相信,無人能否認她的魅力。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細數艾美‧懷絲的時尚重現,時光彷彿也回到了2011年7月,在網路上看到艾美逝世消息的我,說不上驚訝萬分,畢竟並非沒想過這樣的結果,卻仍有一絲悵然。想起當初與朋友在車上放著她的歌、嬉鬧大吼「No、No、No」的日子、想起〈Love is a Losing Game〉曾經是如何溫柔地撫平過受傷的痕跡、想起當初因為滿街的「Winehouses」而感覺荒謬,現在卻有點懷念,畢竟,那些時光與人都過去了,但何其有幸,她的音樂永存。

本文為「The Club 27」專題系列文章,經樂手巢 YSOLife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樂手巢 YSOLif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