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絕於耳的抗議聲中:改變日本的安保法,對台灣會有什麼影響?

在不絕於耳的抗議聲中:改變日本的安保法,對台灣會有什麼影響?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個被稱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日本防衛政策最大的轉變,究竟內容是什麼,又將如何改變日本這個國家,對於台灣又會有什麼影響呢?

文:余承儒(Ben Yu),國立中山大學企管系、美國康乃爾大學區域規劃研究所、日本慶應大學畢業,現任職於東京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諮詢部門。

在國會外不絕於耳的抗議聲中,安保法成立了。這個被稱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日本防衛政策最大的轉變,究竟內容是什麼,又將如何改變日本這個國家,對於台灣又會有什麼影響呢?

一、許久不見的年輕面孔

在東京永田町國會議事堂周邊,聚集了約4萬人。對於在兩次安保鬥爭(60年代和70年代)後,長期對政治事務冷感的日本人來說,是極為可觀的動員能量。

而這樣的動員能量卻分成兩個完全不同的群體。當最大在野黨民主黨黨魁岡田克也站上抗議場地的演說台,振臂疾呼的時候,台下鼓譟聲援的群眾,是常見的老面孔。裡頭夾雜著民主黨的傳統支持者、左派與共產主義者、還有反戰人士。他們手舉著一直以來好像都差不多的布條,呼喊著差不多的口號。

也難怪媒體似乎給了另一群抗議者更多的關注。他們帶著iPad直播、把第一手資訊掛上推特(twitter),甚至在Facebook上面打起卡。他們衣著入時,舉止有禮,並且善用最新的電子資訊器材。就像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和香港的雨傘運動一樣,在這次的反對聲浪中,出現了許久不見的學生族群。

一樣是圍繞著美日安保條約,前兩次的安保鬥爭,充滿熱血的日本學生和共產主義者結合,曾經大規模的罷課、罷工,佔領東京大學的安田講堂,動用武器、挾持人質、甚至捲入暴力和金錢的醜聞。當純潔的花朵沾染了世俗的塵埃,聲援的市民們猛然發現,原來舉起理想大旗的手,卻是如此骯髒和醜陋。於是公民力量從同情,到心灰意冷,隨後又因為日本經濟起飛,各種運動就此消沉了下去。整整三、四十年,再次激發起學生和公民們上街的,又是安保條約。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二、此次安保法成立的內容

日本戰後的憲法,廢掉了日本軍隊,改成立自衛隊,並且嚴格限縮了自衛隊的業務內容,避免再次發生戰爭。而這次安倍內閣並不是透過修憲,而是透過憲法解釋變更的內閣會議,來重新解釋。整個包裹就叫做「安全保障關連法案」,在9月19日星期六天明之前,正式通過參議院決議。其中新立了一法,重新修正了十法。以下最精要的報告其中的概念。

此次最重要的集體自衛權的解釋中,對於武力行使有三個要件:

  1. 當與日本有密切關係的他國遭受武力攻擊,同時也威脅到日本的存立和國民生命、自由與幸福追求權利的時候;
  2. 在保持日本的存立,以及守護國民的前提下,沒有其他更適當的手段的時候;
  3. 以必要最小限度的實力行使為原則。

上述的集體自衛權,用在新立的「國際平和支援法」,賦予自衛隊在戰爭中的他國軍隊武力支援的可能。最早這個法案來自2001年,美國阿富汗反恐戰爭時,為了在印度洋向美軍艦艇補給油,專門訂定了「反恐特別措置法」來賦予自衛隊這樣的權力;在此之前,自衛隊是無法從事補給行為的。而新立法案中,當日本或其他同盟發生戰爭發生時,首相必須向國會提出活動計畫(使用集體自衛權而予以反擊等),而參眾兩院需在14日內做出決議。

而從「周邊事態法」修改成「重要影響事態法」,在自衛隊的派遣地域上,把原本限定於日本周邊地域的活動,擴大到全世界對於日本安全有影響的事態。把支援對象,從美軍擴大到為達成聯合國憲章的目的行動的外國軍隊。而內容上,則把對於他國戰鬥單位的彈藥和油料等後方支援,從不許可變成可能。

三、對日本政局的影響

對於當家執政,掌握眾議院六成席次的自民黨,不管哪家的民調,支持率都有下降的趨勢。對於安倍內閣的支持度更是屢創新低。去年年底眾議院改選,史上最低投票率所產生的自民黨眾議員們,在安倍內閣主導下,整個立法過程保持緘默的乖乖投票。當他們回到各自選區,面對來自選民的種種質疑時,是否能夠說服選民,進而保住自己的席位呢?

但是,不知道何時舉行的下屆選舉(任期為四年,提前解散時即改選),屆時民眾是否仍會針對這個議題反映投票,或是根本不在意,這也沒有人說得準。對於還有一年就要到來的參議院改選,這把火是否還會燒到那時候,也難以推測。

一直以來緊緊貼著自民黨的公明黨,這次也乖乖跟著安倍內閣投票。但是不同於自民黨議員,創價學會(日本的宗教團體)一直是支持公民黨的最大勢力。這次安保法案的成立,卻違背了創價學會的反戰和平主軸,於是創價學會的教徒,很多同時也是公明黨黨部的幹部們,少見的走上街反對自己家的議員們。對於只占7%的公民黨眾議員,下次選舉,創價學會的信眾們會含淚投票,還是勇敢出走,也值得觀察。

民主黨上次選舉結果,在國會只占15%,是少見的慘敗。雖然這次輿論站在民主黨這邊,而民主黨也擺出捨我其誰的態勢。但是,了無新意的抗議和無力的杯葛,是否能夠得到選民的再次青睞,仍是未定數。而且,面對中國的崛起、釣魚台的主權、北方四島的爭議,以及美國越來越需要日本在東亞的協力,民主黨卻一直缺乏一個明確主軸論述。雖然手上握有「和平」這個神主牌,但是具體內容是什麼,卻讓人摸不著頭緒,在面對新時代的挑戰時,卻好似仍播放著上個世紀的留聲機。

這次反安保大放異彩的SEALDS(Students Emergency Action for Liberal Democracy – s),這群日本街頭罕見的年輕學生們,以守護日本的自由和民主為目標,主張確保日本的立憲體制、生活和安全保障。這些學生也從前兩次安保鬥爭中,學習應對上下有序地日本社會。

臨時被找去參議院參加論壇的學生領袖,明治學院大學的奧田愛基,當天早上趕忙去買了套西裝,還特別把頭髮染回黑色,梳起漂亮的油頭,還不忘用敬語發言。另一個學生領袖,筑波大學的本間信和也說到,「現在的日本,即使只是佔據街頭,也會被視為激進,所以我們必須表現得體,而且還要把垃圾清乾淨」。這樣舉止合宜的年輕新勢力,在安保法案成立後,要如何持續凝聚能量,或者終究是曇花一現呢?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四、台灣應該注意的趨勢

現在看來,更加緊密的美日同盟已經是箭在弦上,對於中國崛起的提防,美國對於東亞和南海的著墨,將來應該可以預期只會更多不會更少。日本自衛隊邁向正常化國家的功能的同時,也似乎嗅到日本將在美日同盟關於亞洲這一塊,扮演更多、更積極的角色。

對於台灣來說,這是一個嶄新的變局。下一任美國總統選舉正在進行,但是民主、共和兩黨的主要候選人,似乎都離親中很遠。而曾經在2011年訪台時,說過台灣是第二故鄉的日本安倍首相(註),絕對是親台遠多於親中的。台灣下一任總統,應該如何利用這樣一個國際新局勢,讓台灣在諸大國中,斡旋出安身立命的發展空間?恐怕需要相較於過去單一的親中路線,更加嶄新的思維和智慧。

註:2011年9月7日,亞太區域安全與台海和平研討會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