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難民問題是遙不可及還是視若無睹?

氣候難民問題是遙不可及還是視若無睹?
吉里巴斯其中一個小島Onotoa atoll。Photo Credit: Edvac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太平洋小島國早已受到海平線上升之苦,土地鹽化、小島沒頂,但大國執行減排的決心有多大?是否要到世界出現大批氣候難民才會面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太平洋島國吉里巴斯共和國(Kiribati)1名男子Ioane Teitiota申請成為氣候難民,經過4年的努力還是遭紐西蘭拒絕,當不成全球首個氣候難民的他,周三(23日)已被遞解出境。有人權組織呼籲紐西蘭上調每年給予太平洋島國的移民配額。

相關新聞:「祖國快滅頂!」全球首例氣候難民尋求庇護 紐西蘭法院駁回

吉里巴斯是太平洋地勢最低的島國之一,有32個環礁和1個珊瑚島,由於時區的劃分,她是全球一天當中最早開始的國家。全球暖化和海平面上升很早已影響到吉里巴斯,1999年該國的兩個無人小島被沒頂。有估計吉里巴斯在一個世紀內,全國耕地會被鹽化,很多地方會被淹沒。

像吉里巴斯的小島國不時都呼籲全球要關注海平線上升的問題。本月初的太平洋島國論壇,7個小島國再次大聲疾呼,要求大國在減排方面要做得更多。澳洲樂施會行政總裁Dr Helen Szoke曾批評,澳洲和紐西蘭經常無視其他小島國的呼籲和求助。

吉里巴斯總統Anote Tong在論壇上說,「現在我們談的是存亡的問題,不是經濟發展⋯⋯不是政治,是生死問題。」他們要求澳洲和紐西蘭在今年底的巴黎氣候大會上,要提出大幅度的減排方案。

除了要求他國減排,小島國也要自救,去年吉里巴斯在斐濟買下20平方公里土地,作為糧食甚至居民遷徙的後備方案。

Ioane Teitiota被送走後,一群關注氣候變化的人士周五來到澳新銀行位於皇后街的分行示威,抗議銀行在化石燃料工業上投資數以十億元計,他們說這是名符其實的讓島國淹沒於太平洋。示威者帶來大帳篷和醫療用品,又睡在擔架床上,以展示未來的氣候難民營。

紐西蘭人權委員會種族關係專員Dame Susan Devoy表示,紐西蘭有道德責任去照顧受海平線上升影響的鄰居,目前紐西蘭給予吉里巴斯的移民配額是每年75人,她認為要提升所有受威脅的太平洋島國移民配額。

1990-2012年,紐西蘭的溫室氣體淨排放量增長111%。早前,當地政府提出要在2020年至2030年,把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少11%(以1990年為基準),並稱原先的減排目標是5%,所以新計劃是「公平而具有野心」的。

全球最大溫室氣體排放國家當然是中國,但以人均計算,則一直是沙地阿拉伯、美國、加拿大和澳洲之「爭」,以2011年的數字,能源消耗引致的碳排放量,人均計算沙地阿拉伯達19.65公噸,澳州是18.02公噸,美國17.62公噸,兩年後澳洲趕過沙地。澳洲的氣候變化局在7月曾表示,希望能推行在2030年前減排40-60%的計劃,但當地政府最終在8月公布減排量只是26%(2005年為基準),當地環保團體批評澳洲在國際水平以下。

中美兩大國元首目前正在美國會面,紐約時報報道,中國將於周五宣布全國減排計劃(Cap-and-Trade Program),2017年起,所有電廠、鋼鐵廠、水泥廠等高污染企業都會被設定排放二氧化碳的配額,若果超標就要向其他企業購買其用剩的配額,否則會罰款。同時又會限制官方機構投資高污染設施,務求要在2030年前,把中國的碳排放增長封頂。美國在8月宣布要在未來15年減排3分1。且看這些大國如何執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周雪君』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