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身邊只有森林,動物、酒」:從印緬邊境到泰緬邊境
,流動就是他們的人生

「以前,我身邊只有森林,動物、酒」:從印緬邊境到泰緬邊境
,流動就是他們的人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地人也會用梯田耕作,或者用刀耕火種法來種米和粟米。Spider很為這種簡樸、自給自足的生活自豪,「我們都有足夠的食物,如果你來到Leshi,大家都會請你作客,煮飯給你吃,你不用花一分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Spider,這個19歲的陽光男孩來自那加族(Naga)的分支Makury Naga,在緬甸人口只有數千

他們聚居在緬甸實皆省(Sagaing division)的Leshi鎮,一個與印度那加蘭邦(Nagaland)接壤的邊城。這個地方位於緬甸西北部的山上,奇峰峻嶺多的是,資源卻沒有多少。

用對講機的獵人

比方說電力,Spider的村落只有在晚上七時至十時才供電,加上不大穩定,故村民大都用火堆照明。那裡沒有人用電話,只有村長有一部對講機,用來與鄰村村長通訊,而較有錢的村民,也會買對講機來跟家人聯絡。基本上,Leshi就是一大片地勢崎嶇的山頭,沒有水泥路,全是泥巴路或者木棧道,出入極不便,物資很難運送進去。

雖然如此,但Spider說村民三餐不成問題,大家都懂得到森林找食物。就像原始部落一樣,每個那加人都會打獵。不同的是,除了刀、矛,他們更會用長槍,我向Spider再三確認,只有19歲的他表示:「是真的,我已經用過很多次,用槍射殺過很多動物。如果有緬甸軍來,我們就會把槍收起來,或者藏在森林裡。」那加人很會狩獵,更會把獸頭掛在家中,越多就代表越厲害。

他們亦會捉一種外貌似牛,名叫Nwa Nauk的動物。Spider強調這不是牛,是Leshi獨有。牠們平日吃山上的野草,只要那加人拿出牠們最愛的鹽巴,就會乖乖上當,要宰要割,悉隨尊便。Spider說一頭Nwa Nauk的肉可賣600,000緬幣(約510美金),是Leshi的經濟命脈。

相關評論:他們打獵、抽鴉片、斬人首並相信老虎跟人有同樣的靈魂:緬甸山區中人煙罕至的原住民

位於緬甸西北部那加族自治區的村落,展示打獵所獲得的頭骨。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位於緬甸西北部那加族自治區的村落,展示打獵所獲得的頭骨。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另外,當地人也會用梯田耕作,或者用刀耕火種法來種米和粟米。而Spider一家則以種辣椒為生,並把辣椒賣到印度或者附近的城市霍馬林(Homalin)。Spider很為這種簡樸、自給自足的生活自豪,「我們都有足夠的食物,如果你來到Leshi,大家都會請你作客,煮飯給你吃,你不用花一分錢。」

但
既然Spider這樣喜愛Leshi的生活,為什麼離開呢?在2001年,他開始在村裡上學,上了一年後,學校便停課一年,這是因為Leshi的路真的太爛,汽車、機車都很難騎,學生只能走路上學,有時道路爛得不能通過,學校只好停課。

交通這樣不便,也沒有人願意在那當老師,他說那裡從一年級至四年級,都只有一個老師,教授所有科目,之後他投靠住在仰光的阿姨,並在一間慈善機構辦的學校完成十一年級。

拿到畢業證書後,18歲的Spider回到美麗的山城家鄉。他不想當農夫,於是就當起機車司機,運載貨物往返Leshi和印度、或者另一邊的Hta Man Thi。他說收入還不錯,三個小時的車程,可以賺到25,000至30,000緬幣(約21-25美金)。

他仍記得自己穿著軍人服(他說是緬甸青年的流行服裝)在路上馳騁的情形,因個子不高,要伸長腳尖,身軀則佝僂地駕車在顛簸的路段上,往往令他疲憊不堪。

Spider還曾是一個嗜酒的少年。那加人有一種自製的,醇度很高的米酒,用竹筒盛載。每次趁父母不在,他就會偷喝,還講究地加進砂糖,說這樣會更加好喝。他說那時年紀很小,誤把廚房的味精當作砂糖,加進米酒裡喝,結果大病一場。

十二分之一的機會

Spider有十一個兄弟姐妹,他排第十,姐姐都已嫁到別的村落,唯一的妹妹則因病逝去。他的一個哥哥,曾待在美索難民營四年,好不容易拿到工作證,便跑到曼谷做捕蝦工人,賺了錢就回到Leshi開檳榔店,現在則又去了曼德勒賣電話。

Spider是兄弟中唯一有機會到泰國唸書的。他的另一位哥哥,同樣曾經住在難民營,現在則在美索一間NGO教書,因知道有Minmahaw這間移民學校,就叫他過來讀,便在今年3月來到美索上學。要不是有這個機會,可能他還在當機車司機。

OLYMPUS DIGITAL CAMERA

Spider,這個19歲的陽光男孩來自那加族(Naga)

裡外受敵的邊城

Leshi在2010年成為那加自治區(Naga Self-Administered Zone),年過18歲的那加人,都可以投票選自己的領袖。另位青年Si Pi Thong說到,在他小時候,Naga軍和緬甸軍常常打仗,每次一家人都要到森林中的山洞裡躲避,而這地方因距離印度只有四小時路程,印度軍隊也常常來襲。

但Si Pi Thong毫無懼色,說緬甸軍常大敗,死傷不少,很支持那加軍隊:「他們會幫人民耕作,舉辦訓練,常幫助人民。」現在的Leshi看似平安無事,Spider卻說:「我們的森林有很多天然資源,緬甸軍隊想要掠奪這些資源,比如大肆伐木。」

夢想就是要開茶店

來到美索讀書後,他看到了不一樣的世界。「以前,我身邊只有窮人、森林,動物、酒。到這裡後,我才知道有網路、電話、建築物。」但他也發現,這裡有很多競爭,生活不像從前般簡單。他計劃明年要考進Minmahaw的高等教育學校,然後考大學,再找份賺錢的工作,賺到錢以後便回家開茶店。

在緬甸,茶店就像台灣的早餐店或香港的茶餐廳般稀鬆平常,是個這個十分簡單的夢想,但願他能保持一向的活潑佻脫,在人生的旅程上繼續當個蹦蹦跳跳的野孩子。

相關評論:這孩子到底鼓足多大勇氣,才毅然走上跨越國境的離家之路?緬甸青年Nay的故事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