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謊言說一千次 也許能令你誤以為是真理

把謊言說一千次 也許能令你誤以為是真理
The treachery of images (This is not a pipe), Rene Magritte (1948)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心理學家早就發現,人們較傾向相信曾聽聞或讀過的說法,不論其對錯。最近一項研究顯示,即使我們有足夠的知識判斷,仍會接受一些早前見過但錯誤的句子。在誰都可以輕易散播謠言的年代,這項研究值得深思。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有說「謊言說一千次就變成真理」,古時也有「三人成虎」、「曾參殺人」等故事,都是警惕我們流言的威力,不要以訛傳訛。但重覆的謠言謬論,到底能有多大威力呢?經過幾十年的研究,心理學家的發現也許令人有所啟發。

有3位心理學家於70年代末發現,如果實驗對象對先聽過一些句子,例如「鋰是最輕的金屬」、「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947年成立」等(前者正確,後者則否),再接受測試時會比較傾向認為讀過的句子屬實。

虛幻真相效應

心理學家稱之為「虛幻真相效應」(illusory truth effect),這是一種認知偏差(cognitive bias)。認知偏差是指我們在思考時,某種普遍但不自覺的傾向,有時候會導致犯錯。這些認知偏差的存在,讓我們大腦能用最少資源去迅速處理問題,但同時為速度而犧牲了準確度,因此偶爾會犯錯。

幾十年來有多個實驗確認虛幻真相效應存在,而且不論在幾分鐘、幾星期甚至幾個月後,此效應仍有影響力。整體而言,重覆接收的訊息,會令人有時覺得一些錯誤結論「比較真」。

其中一個可能解釋,是重覆接觸的內容,讓大腦處理時比較流暢。舉個極端例子,絕大多數人想不用想便能答到「1+1等如多少?」,那是因為「1+1=2」是我們接觸最多的數學公式之一。

有時候,虛幻真相效應甚至不用人事先接觸有關訊息。有實驗顯示,人們更傾向認為印得比較清楚易讀的句子屬實,按上述解釋,這是因為大腦在處理這些句子時較為流暢。

換言之,當我們判斷一些事情的真假時,大腦處理訊息的流暢度是其中一項影響因素。越接觸得多、越易讀/聽到的,我們會更傾向接受。但我們的頭腦顯然沒有這麼簡單,畢竟我們會讀書、會接收知識。假如聽了一千次「1+1=3」,難道會真的認為1+1是3嗎?

因此有不少心理學家認為,對相關議題的了解,可以減弱甚至消除虛幻真相效應。然而近期一篇論文指出,知識無法讓人免於這種認知偏差的影響。

知識無法阻止偏差

該研究有兩個實驗,第一個實驗的對象是40名大學生。實驗對象首先要評價88個句子,由「很有趣」到「很沒趣」,這階段主要是讓他們讀到那些句子,製造虛幻真相效應。然後他們立即要為176個句子打分,由1(肯定為假)至6(肯定為真)。最後,實驗對象需要參與一項測驗,以判斷他們到底本身的知識。

研究人員只分析了實驗中錯誤的句子,而按最後一個測驗,他們把句子分成兩組︰「已知的」以及「未知的」。實驗結果顯示,無論句子屬哪一組別,平均而言重覆接觸的句子得分較高——對象較傾向認為那些句子是真的。

在第二個實驗中,大致上跟上述實驗一樣,但把1至6的評分制,改成二分的「真/假」判斷。研究人員結果發現,虛幻真相效應仍然存在,較多人認為重覆接觸的句子屬實,確認了第一個實驗的結果。

作者指出,實驗對象先讀到「Sari是蘇格蘭短裙的名字」這錯誤的句子,其後便會傾向認為這句是真的——即使他們能準確回答「蘇格蘭短裙的名字是甚麼?」這個問題(答案是Kilt)。他們認為,這代表大腦在判斷句子的真假時,未必先從已有知識中尋找答案,反而按對該句子的熟悉程度決定。

先查證,再分享

這個研究顯示,虛幻真相效應要比心理學家以前估計的還要強,假如我們曾接觸一些謬論,即使知道哪是錯誤的,仍有可能受其影響。

謊言重覆一千次不會變成真理,但也許能令一些人誤以為是真理。

了解到這一點,當我們在按個「分享」傳播訊息前,就應該加倍謹慎。讀者應該知道,在網絡上,各種流言每隔一陣子便永劫回歸。萬一把錯誤訊息傳開去,即使事後更正,原本的訊息仍然有影響力——除非更正的訊息能夠流傳更廣。

而在討論問題、下判斷的時候,亦應警惕自己,先把事實查清楚,別太相信直覺和印象。這樣才不會被一些廣為流傳的訛言誤導,也令別有用心去散佈謊話的人難以得逞。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