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視率、開放、多元...憲哥,這叫做時代,你擋也擋不住

收視率、開放、多元...憲哥,這叫做時代,你擋也擋不住
Photo Credit:吳宗憲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他自己提了「我猜」連續十七年拿下收視總冠軍,不就更證明了,在他心中、在他潛意識中,他認為「收視率」才是一切嗎?

文:范綱皓 (台大城鄉所碩士、自由作家)

昨天看了吳宗憲在金鐘50頒獎典禮上,擔任引言人的一番言論。我就預料臉書上會湧起一陣轉發潮。十一點時,我看臉書時,就已經被吳宗憲的言論洗版了(洗版的當然還有那句「沒有小角色、只有大演員」)。

「台灣有了彩色電視機之後,就再也沒有黑白了…」金鐘50吳宗憲發言引人注目

吳宗憲說現在的「電視台有一百多台」、「台灣的新聞只有一個,但是新聞台卻有十幾台!每一台說的都不一樣」、「政論節目當道:名嘴從外太空聊到行天宮」、「台灣有了彩色電視機之後,就再也沒有黑白(意指:是非)了」、「電視名嘴如同蝗蟲過境,人人聞之色變」,這些的確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媒體困境與問題。

我相信這些問題,也不是只有憲哥知道,全台灣的閱聽人,都可以說出這些話。今天只是因為憲哥是個名人,從他的嘴巴說出來,再透過電視媒體的傳送,而擁有數百倍的威力。

但他也不應該忘記,他最長壽、令他最驕傲,一定要在頒獎典禮說出來的電視節目「我猜我猜我猜猜」,不就正是「沒有黑白」、「只要收視率」的最佳推手嗎?以前他是怎麼性別歧視、族群歧視,開了那些不恰當的玩笑話,只為博取觀眾一笑的主持風格,難道他沒有責任嗎?他的威力更上百倍。

他自己提了「我猜」連續十七年拿下收視總冠軍,不就更證明了,在他心中、在他潛意識中,他認為「收視率」才是一切嗎?按照他的邏輯,宅男女神、Hold住姐、許純美、鯰魚哥、張婷婷,這些「爆紅素人」,哪一個不是收視率的保證呢?既然收視率是觀眾的口味,這些他口中的阿貓阿狗會走紅,這叫做時代。吳宗憲一個人是擋不住時代的潮流。

網路速度一天比一天還快、社群媒體的崛起,電視不再是新世代人們的唯一收取訊息的媒介。在這個只要有梗就可以爆紅的時代,不再有人可以像1993年以前那樣,「壟斷」媒體。

在這個絕對民主的時代,媒體的開放、多元,代表的是訊息的來源越來越多元,掌握媒體將越來越無法掌握人們的思想,因為突然爆紅,亂說話、沒有料,下一秒可能就在網路上或其他媒體被打臉,甚至曇花一現被冷落。

它代表的是觀眾的口味也越來越多元,各位想想如果一本雜誌全部都是八卦,或是全部都是深度文會有人想買嗎?絕對不會。媒體的經營,絕對是多角化,要有吳宗憲、徐乃麟這種、也要有蔡康永那種、當然也要有沈春華那一類,這就是這個時代的樣貌。

蔡康永說的比較好:「這個時代,我們只是架出一個舞台」,只要你願意,你也可以站上舞台。

時代的變遷,推動著思想的解放,也間接影響著電視節目的產製。

但我想電視人,不會有人認為「紅」、「高收視率」才是電視人的生命。那些吳宗憲口中的阿貓阿狗、電視台越來越多,絕對絕對都不是電視人所面臨的最大困境。電視人的困境絕對是資源有限,以及電視人之間對媒體發展路徑的分歧,而無法通力合作。

金鐘、金馬、金曲這類的獎項,當然是「文化守門員」在掌握誰可以入圍、誰可以得獎。他們就是掌握資源,掌握電視、音樂、電影維持「品質」的一群人。他們當然是菁英,他們的判斷當然也很菁英觀點,所以他們其實是最傳統、最有理想又最脫離現實的一群人。

所以,評審說綜藝節目應該兼有創意、娛樂性跟知識性,其實也沒有錯,收視率絕對不是評審考量的點。這當然是他們身為電視人在這個時代的風骨,可是這與部分電視人所追求的不一樣,也跟部份觀眾要求的不一樣。

有些電視人就是只想要紅、有些電視人就是只想要賺錢、有些電視人就是只想要娛樂大眾、有些電視人就算沒人看,他們也依然要做他們心目中的優質節目。那麼多的電視人,代表著台灣這個地方的不確定性、多元、開放,各種可能都有可能在這個土地上發生,這也是這個時代、在台灣這個國家的特色。

吳宗憲,你擋也擋不住。

每一個電視人、媒體人,他們只是在做好他們份內的事情。評審維持守門人應盡的責任、綜藝節目主持人也做他們認為搞笑的節目,通告盡力找到符合主題的藝人上節目。這一次金鐘獎,真的有很多我認為好的戲劇、迷你劇集。戲劇節目導演、劇本、各種工作人員,誰不是在有限的資源拍出好的戲劇呢?

電視人不該互相攻訐、應該通力合作,在有限的資源,做出各式各樣優質的節目,而不是羨慕中國的大資本、大環境。

電視人,你們要知道,中國可不是一個你想講什麼就講什麼的地方,享受了大量的資金與資源,背後就是各種被奴役的不自由。

在台灣,金鐘獎限制不了你要說什麼,可是在中國,你想講什麼,廠商會限制你、官方會限制你。

最後,我還是會看憲哥的節目捧腹大笑,但我也會對那些可怕的玩笑話皺起眉頭。我更期待台灣電視人在有限的資源下,可以做出更優質節目,這是台灣人的韌性。台灣的閱聽人也值得更好的電視節目。

政府的確應該有責任跟電視人一起,架起一個對電視人友善的舞台(如:廣電三法的各項內容、收視率調查方法落後)。希望到時候,憲哥也願意不畏威脅地(這我就不多說了)加入改革。

後記:

針對這篇文章的一些後續回應:

首先,我沒有說吳宗憲說的對現在的批判是錯的。

第二,我批判他的是,他也是部分媒體亂象中的推手。

第三,我不認為他的言論,是在向改革致敬,而是緬懷過去的資源壟斷可以做好節目的幻想。事實上,過去資源較為豐富的年代,節目有比較好嗎?我猜是好節目嗎?

第四,新平台與分眾媒體的出現是我的重點。強化新平台來競爭,破除有線電視的惡性競爭。

有線電視系統業者賺錢,卻不投資內容,政府應該從中抽取利益,拿來專款專用(廣電基金之類的),投資在內容的生產、要求頻道商自製節目、發展有線電視之外的媒介平台,都是可行的方式。而不是一味地只希望廣告費可以投入。政府也可以建立海外的發行體系,或者用現在很流行的創投手段,吸引外資投資台灣的影視產業。

相關閱讀:

全文獲作者授權轉載,文章來源:作者臉書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羊正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