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他們利用「空投傳單」讓北韓抓狂,卻在南韓受到輿論壓力?

為什麼他們利用「空投傳單」讓北韓抓狂,卻在南韓受到輿論壓力?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回顧年初,北韓今年1月7日晚間透過平壤放送,發表名為「給殺無赦之最後通牒」中威脅要讓施放氣球傳單者付出血的代價。

今(2015)年6月間在首爾成立聯合國北韓人權事務所,導致北韓一連串的軍事挑釁,頓時覺得朝鮮半島即將開打。所幸8月下旬透過南韓青瓦台國家安保室長金寬鎮、統一部長洪容杓,北韓統一戰線部長金養建、朝鮮人民軍總政治局長黃炳誓的「2 + 2」談判,北韓同意解除「準戰時狀態」、南韓也有條件(亦即在沒有發生危機狀況之下)同意撤除心戰喊話用擴音器。

朝鮮半島緊張情勢暫緩,但包括聯合國在內的國際社會,今年針對金正恩政權迫害人權的「反擊」行動受到當事人(北韓)與其他國家的重視。今年9月,由北韓人權市民聯盟創辦人尹炫(脫北者出身)主導,在印尼召開北韓人權座談會。這項活動,再度惹惱金正恩而撤換了駐印尼北韓大使。

外界不必用槍砲,只要把外界的「消息」傳進北韓,或將北韓的實際現況曝露到外面,就足以讓金正恩政權抓狂。人證物證確鑿,北韓領導人終究難辭其咎,即便金正恩要那些「傳播者」置之死地而後快,不可能從此能杜絕消息的傳播或完全掩人耳目。

回顧年初,北韓今年1月7日晚間透過平壤放送,發表名為「給殺無赦之最後通牒」中威脅要讓施放氣球傳單者付出血的代價。

同一天,北韓朝鮮中央通信社在「對決還是改善關係,應明確表態立場」為題的評論中,抨擊南韓政府默許脫北者團體對北韓散佈傳單,並強烈要求南韓當局要明確表態要否南北韓對話。

差不多同一個時間點,1月5日下午,脫北者團體之一的「北韓同胞直接幫助運動-對北韓施放氣球團」在京畿道漣川郡鄰近南北韓邊界點,飄送20多個大型氣球,總計裝有60萬張傳單與美金、影像等宣傳物品。該團體的代表李民福於2014年10月10日也在同一地點施放氣球傳單,其中一枚氣球遭北韓軍人以高射槍射擊十多發子彈,頓時誤以為又發生類似延坪島的攻擊事件

針對北韓散播傳單的團體之中,已在外界較有名氣的包括有「自由北韓運動聯合」、「北韓同胞直接幫助運動-對北韓施放氣球團」等5個,而主導這些團體的其實就是脫北者。

有傳單 就沒有南北韓對談

北韓多次公開要求南韓政府阻止北送氣球傳單,但北韓事實上也在放氣球送傳單到南韓所屬領土。北韓對南韓的傳單多半飄落在「西海五島」,即延坪島、白翎島、大青島、小青島、隅島。2014年5、6月間,南韓軍方在白翎島、延坪島等地撿回4萬多張從北韓飄來的傳單,上面寫著:

「位於殘酷打擊範圍裡的白翎島。北韓一旦打開砲門,白翎島即成『白骨島』。」

以「逃離是唯一活路」為題,將白翎島形容為巨大墳墓,警告居民若不想成為地獄火裡燒燬的屍骨,就應當即立斷,逃跑。是個典型的恐嚇文。

根據一份北韓軍內部文件得知,金正恩為了提升心理戰的強度,指示傳單內容要像個「廣告」,並要求舉辦「傳單創作大會」。

儘管北韓也在用傳單,卻想要逼南韓二選一,也就是有傳單就沒對話。南韓政府堅稱傳單是言論自由,強調南北韓對談不應受任何形式或設有前提。然而,南韓國會外交統一委員會1月8日通過決議案,要求政府採取措施,別讓氣球傳單影響改善南北韓關係。南韓法院1月6日宣判,「對於南北韓邊界地區居民的生命與財產,明確具有危險且現存有危險,得阻止飄送散佈傳單行為。」

民意機構與法院間接地幫了北韓。這讓「自由北韓聯合」代表朴相學相當氣憤,他說大韓民國何等奇怪,為何邪惡軸心金正恩政權施放氣球傳單就是浪漫,脫北者散播傳單就是醜聞?

「西海五島」恰巧居於軍事與心理戰上可脅迫北韓的最佳地理位置上。但2011年起,新法規定客船赴該五島不得裝載氫氣筒,簡言之,在西海五島裡沒有「氣」可放,迫使「北韓同胞直接幫助運動」代表李民福轉移陣地至38度分界線附近。

朴相學1月5日已公開表示,今春就要將美國電影《名嘴出任務(Interview)》燒成光碟一併用氣球送到北韓去。而北韓因《名》片涉及褻瀆最高領導人的神聖性而尤其憤然。這一部美國影片,雖在各地因受威脅導致上映受挫,卻炒熱了知名度與眾多好奇心。

相關新聞:脫北者呼籲:請不要把金正恩當笑話看,他是屠殺者

圖片來源:The Interview

圖片來源:The Interview

舊時代產物 仍被視為洪水猛獸

北韓自己也搞傳單,又為何偏偏看不慣南韓方面飛過來的傳單?

「氣球傳單」是舊時代的產物,如今網路迅速又大量地傳送資訊的年代,全球大概只有朝鮮半島還在使用氣球做心理戰。究其原因,正是因為北韓是當今最封閉的社會。所以,有一天北韓不再給人民洗腦,與國際接軌的話,這些傳單只能當作是垃圾而已。所以北韓愈是為氣球傳單抓狂,就愈是暴露其獨裁政權不可告人的祕密。

南韓內部對於氣球傳單北送,存在著正反意見,輿論也各有傾左傾右的意見。但重要的是,以行動傳遞氣球的主事者並未因為北韓零星的挑釁或輿論壓力讓步。事實也證明南韓對「氣球」沒有讓步,也沒有影響到年初的例行韓美聯合軍演,聯合國北韓人權事務所今年6月在首爾市揭牌等事宜。

北韓必殺名單 有2人主導傳單

2011年9月躲過毒針暗殺的朴相學,2014年11月7日晚在京畿道坡州市以非公開方式施放10枚大型氣球,內有批判北韓三代世襲政權等內容的30萬張傳單。因吹著東南風,朴相學認為氣球應該飛往黃海北道的沙里院市以及平壤。

筆者透過韓國有關單位及阿里郎(Arirang TV)衛星電視台的協助,在首爾的一間聚會所採訪到「自由北韓運動聯合」代表朴相學。有兩位安全人員陪同下出現的朴相學,手裡拎著早報說,「我的氣球傳單,散落在平壤市,北韓勞動新聞都報導了」,顯見傳單的效益。

曾經為了替政府解決飢荒問題而提出經濟改革方案的李民福,因為主張土地私有化以利增加農產量而被扣上反動的帽子。他是「北韓同胞直接幫助運動-對北韓施放氣球團」代表,也是改良氣球、配有定時器、改良傳單材質的「祖師爺」。

透過阿里郎電視台到位於邊界線附近京畿道抱川山區的李民福居所,才知所有宣傳品的製作、包裝、儲藏與運輸全都在幾間貨櫃屋裡進行,環境十分克難更顯他堅定的意志。

朴相學與李民福都是北韓公開要殺的「頑劣份子」,他們在南韓因生命受威脅而隨時有兩位安全人員在旁,卻也阻礙了他們更自由活動的空間。他們利用讓北韓抓狂的傳單做反金氏王朝獨裁政權,卻在南韓受到輿論的種種壓力,所以如果外界看見他們的行動,即時引起附近居民的反彈以及被指責是作秀。

南北韓不能上談判桌 氣球惹禍?

朴相學說,北韓偽裝成和平主義者,表現得像是要上談判桌,卻拿傳單做藉口拒絕對話,這種伎倆在過去69年之間從未停歇。又由於南韓人民長期生活在安逸環境而膽子小;北韓當局則營造恐怖氣氛,以便控制人民。所以北韓以宣傳等各種方式營造恐怖氣氛,讓南韓內部產生矛盾,讓南韓自己打自己。他強烈質疑反對氣球傳單的成員裡,大部分是親北韓的人民團體,真正38度線邊界居民則很少。

李民福透露,北韓雖然阻止人民看傳單,但菁英份子看傳單則是合法的。李民福認為傳單的力量很大,平壤等各地都有菁英,傳單吹過去散落的範圍廣,即使隨機掉在山川田野,都能影響看到傳單的人心。而氣球本身在飄去的過程中,不發熱、無噪音,也不會被雷達捕捉到,是任誰都阻止不了的超級好用工具。

南北韓能否上談判桌,此刻看起來像是取決於要否施放氣球傳單上。不免讓人好奇這傳單有多麼可怕。探究其因,還是與北韓的封閉性脫離不了關係。

朴、李二人都說,「傳單」力量大,否則北韓不至於如此發狂似地要阻礙氣球傳單。他倆除了使用氣球為媒介之外,還有諸多共通點。

1999年脫北的朴相學與1995年到南韓的李民福二人,都是北韓培養國家工學菁英的最高學府平壤金策工業大學畢業,是典型的良好份子、高學歷高知識的菁英;二者現都被平壤當局指名暗殺;他們都偏好氣球傳單模式反金氏獨裁;兩者輾轉到南韓定居時都已成了基督徒(宗教信仰的部分,可能與他們脫離北韓時協助者為基督教團體有關);他們也都受到前勞動黨祕書,已故黃長燁的影響。

難抵共產國家宣傳手法

朴相學認為,金大中、盧武鉉時期的對北韓陽光政策是沒有是非的援助,是乞討與施捨的政策。他質疑保守派根本就是個膽小鬼,天安艦事件、延坪島被砲擊,南韓政府毫無反擊能力,連美國都在怕20幾歲小毛頭金正恩。

李民福說,南北韓至今的僵局來自於對歷史事件的不同認知。他說南北韓各自對於1950年6月25日爆發的戰爭有完全不同的記載與解讀,所以這也是彼此認知的最大分歧點。孰是孰非,李民福指出北韓完全扭曲事實,南韓卻對北韓的洗腦教育,毫無對策,因此才需要人民能打開眼睛與耳朵,聽看外界的消息。否則,北韓人民根本沒有能比較的途徑,目前氣球傳單可謂是唯一傳遞真相的手段。

脫北前 看過聽過外界消息

因為父親曾在勞動黨35室(35室為情報單位,也是1987年造成115人死亡韓航爆炸案主犯金賢姬曾所屬的單位)任職,偽裝商人身分頻頻赴國外蒐集情報,使得朴相學較容易取得外界消息,又能合法收聽廣播,所以脫北前就聽過南韓KBS對北韓廣播節目如《致勞動黨幹部》、《(由脫北者敘述的)我所見的首爾故事》。朴相學說,由「過來人」敘述的,最能產生共鳴與影響力,傳單的內文也具有同樣的威力。

李民福原在平壤金策工業大學主修半導體工程系,後來為了替國家解決飢茺問題與提升經濟,鑽研農業,是個菁英份子裡的忠誠愛國人士,卻因提倡土地私有化,被扣上反動的帽子。他就是在田野勞動時,撿到從南韓飄過來的傳單,外界消息讓他震驚不已,又給了他勇氣出走,所以他堅持要使用傳單改變北韓人民。

生命多次受威脅的朴相學,盼有機會對金正恩說,摒棄「先軍」獨裁而採「先民」政治。想對北韓人民說,別作奴隸,為自己的自由而活。

李民福則指出,他一定要揭發北韓體制的虛偽面,要讓人民知道金氏三代都是戰犯,應送金正恩上國際法庭。他說「現在我能做的,就是要把外面的資訊與內部真相告訴北韓人民」。

北韓政權拿區區氣球抓狂,如果傳單沒有效用,又何必拿南北韓高層會談做藉口做如此過度的反應呢?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