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議題是假議題,我們想要更好的未來 就必須關心每一個政策

沒有議題是假議題,我們想要更好的未來 就必須關心每一個政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hoto Credit:  Anonymous9000  CC BY 2.0

Photo Credit: Anonymous9000 CC BY 2.0

作者:黃紹綺(一個流浪中東多年的遊子,看著中東,想著台灣)

約莫一個月之前,輿論開啟了一連串關於「高房價」以及「國家是不是對不起年輕人」的討論與筆戰。而網路上有個分析師,寫了篇文章:〈親愛的嬰兒潮世代,請祝福,但切莫道歉〉。在這篇文章中,他以自由主義者自居,試圖在兩大陣營之間做出仲裁。某程度上他是站在比較中間的立場的,一方面他認為需要改革,另一方面他卻擔憂群眾的力量只會走向「民粹」。

先撇開他故作感性的標題和灑狗血的開頭,也不談他將陳文茜彭明輝陳方隅的立場混為一談的作法。(從分析陳文茜的文章,我得到的看法是:她所講的改革只是體制內部的改革。我甚至認為她只是在為某個台北市長候選人炒作議題,而根本不是真的想探討這個議題。)我認為分析師文章最重要的論點如下:

1. 他認為大家對於這個議題主要的分歧在於「自由主義 V.S. 社會主義」。

2. 房價過高不能完全歸咎於「邪惡的政府」跟「貪婪的建商」。用一種道德的觀點來論述一個巨大趨勢的變化,不僅犯了過度簡化的毛病,甚至根本只是在找出氣包。

3. 居住權是假議題,真正的議題是就業率以及薪資成長性,也就是工作權。

4. 不同世代與不同的大環境與台灣現況的關連。戰後嬰兒潮的人口紅利,創造了一波榮景;而後1976年代長大後卻遇上了金融海嘯與國際不景氣。

5. 台灣經濟成長停滯是因為分數已經爬到很高了,所以很難再往上。唯有徹底改變思考的方式,才能再有突破性的成長。

6. 作者舉新加坡用「政治上集權、經濟上自由」兩套最有效率的模式來追求成長,同時批評「台灣在政治上拒絕授予政府更大的權力(國民租稅負擔率由90年代時的21%降到目前的12%)、在經濟上卻又要求政府對企業加倍設限,完全走反方向。」他認為台灣選擇了一條較沒有效率的道路,而我們只能更積極、更理性地去減少效率的損失。否則,我們的民主將會通往民粹。

7. 台灣的既有的創業家精神不夠。但危機就是轉機,這代表後1976年代將會有許多發揮的空間。

8. 我們應該推動改革,建立更好的制度。

9. 無論制度如何改革,都無法面對人性的自私自利。推翻了現有的既得利益者,將會有新的既得利益者出現。而自利是普世的現象,我們無法對抗。

10. 我們處在一個不是努力就會成功的時代,因為現在已經進入知識經濟的時代,只有更高的創造力與智力才是最後贏家,沒有人能依靠瞎忙得到成功。

11. 年輕人不應該認為自己是受害者,特別是接受過良好教育的年輕人,反而佔用了許多社會資源,應該想想自己能有什麼貢獻,而不是一味抱怨。更何況我們並非處在最艱難的時代。將自己界定為失敗者,無異是「未戰先敗」。

中間偏左、中間偏右的差別

對於分析師的觀點,我大多可以認同。其實我和分析師的差別就像是中間偏左和中間偏右的差別,我認同大環境的確改變了,而我們也處在極端競爭的時代;我也認同危機就是轉機,我更加同意我們應該推動改革,建立更好的制度。唯有徹底改變思考的方式,才能有突破性的成長。另外,我也討厭有些人動不動就使用魯蛇(loser)、小確幸等用詞。然而我和他的差別就在於:看待議題的角度、詮釋的不同、價值觀的差異。

Photo Credit: yoyoska CC BY SA 3.0

菁英主義 V.S. 公民主義

分析師認為對於房價議題兩大陣營最核心的不同是:自由主義 V.S. 社會主義,然而誠如他所說的,現在的社會主義都是自由主義之下的一種社會主義(或可以稱為社會自由主義)。

社會自由主義者主張自由市場福利主義並行,即在自由的市場競爭的前提下,政府進行適當的干預與監督。現代自由主義者主張的是工資和工作時間的立法、組織工會的權利、失業與健康保險,為所有人改善受教育的機會等等。」(維基百科

而從分析師的言論來看,他並不是極端的自由主義者,因為他也認同公平與改革的重要。

那麼其實兩大陣營最核心的差異在於基本信條的不同:菁英主義 V.S. 公民主義。

雖然分析師沒有提及,但從他的文章脈絡來看,他認為菁英是民主政治與經濟繁榮的核心,而改革也將由菁英來推動,這將是由上至下推行的改革。而他所推崇的新加坡,剛好就是一個菁英主義很強烈的國家。同時他也強調菁英的責任與義務,所以他引用這段話:「如果連在台灣教育體制下,一路踩著別人占用社會資源進台大念到畢業的你我,都還選擇覺得自己是一個受害者,那台灣真的是沒一個能打的。」

然而,菁英政治如果無法建立彼此制衡、監督的制度,菁英之間就會發生劣幣逐良幣的情況,而民主政治就會變成權力與金錢的遊戲。如此下去,很容易就會走向寡頭政治。而台灣近年來的事件:美麗灣、士林苑、核電、大埔等等,都說明了台灣菁英政治越來越趨向寡頭的決策。

就我看來,柏克希爾哈薩維、分析師的論點都是建立在「菁英主義」的基礎上。

至於我所信仰的,以及彭明輝、陳方隅所倡導的,則是「公民主義」。菁英主義者往往認為所謂的公民主義就是民粹,認為民眾沒有思考能力而且容易被煽動。但公民主義者則認為政治菁英已經腐化,認為要透過教育大眾,廣泛討論公共議題,透過街頭的社會運動,來推動改革,建立公民社會,實現公平正義、追求民主。

Photo Credit: Happy-Fingers CC BY SA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