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你做緬甸「真正的朋友」,而不是插一支旗子,來這裡當「老闆」

請你做緬甸「真正的朋友」,而不是插一支旗子,來這裡當「老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我們是「老闆」,他們就得做樣子給你看;如果我們是朋友,他們才會讓你看見真正的樣子。」

文:世界微光|照片提供:謝豐隆、世界微光

「緬甸近來大雨成災,五十萬公頃農田泡湯,三千多間學校被毀,災民人數已攀升至一百萬……」小吃店的電視中,傳來冷靜的播報聲,一幅幅跳躍的畫面,卻令人驚懾。

八月,緬甸正值多雨時節。雨季的緬甸,逢水必淹,只是沒想到這次久久不退,成了四十年未見的大洪災。此刻,街道上沒有「行人」,只有「船客」,搭著小舟的農民頭上,頂著一袋袋物資,一位老婦坐在竹編高腳屋內雙手合十,路邊的教堂僅剩屋頂的十字架浮出水面。

緬甸全國十四邦,有十二邦都傳出災情,位於西北部的四邦馬奎省、實皆省、若開邦、欽邦,則被列為重災區,進入緊急狀態,而米產豐盛的伊洛瓦底江三角洲,昔日的泱泱稻田,已變成一片汪洋。

畫面結束,下一則新聞,國內颱風後的「歪腰郵筒」正掀起風潮,許多原本默默吃飯的食客,此刻終於抬起頭望向螢幕。

封閉多年的緬甸,在世界眼裡是神秘的,對台灣而言,更是陌生的。

緬甸,時光停滯的地方

緬甸真離台灣這麼遙遠嗎?除了過去的國民黨遺軍,在緬甸國土上,華僑早已佔有一席之地,其中從小學習繁體字課本、一心想來台灣的,不在少數——然而,即使台北中和的緬甸街存在已久,我們對這個國度還是知之甚少。提起緬甸,人們腦海也許會隱約浮現翁山蘇姬、大金塔佛像,或震驚國際的「番紅花革命」;軍政府鎖國多年,近幾年的開放,才讓世界得以一瞅她更多的樣貌。

「緬甸的時光是跳躍的,人們從沒用過BB Call,一接觸到3C,就是使用智慧型手機。」二十五年前,謝豐隆常於泰緬邊境來返,2013年起,幾乎全時間待在緬甸,恰好見證近年緬甸開放的各種姿態。

「每天的緬甸都變得好快,這個月去看她,下個月發現她又不一樣了。」泥濘路上,人們臉上塗著傳統的香木粉,穿著沙龍(Longyi)和夾腳拖,手上卻把玩著iPhone;破舊瓦舍和木屋相鄰的貧民區裡,一大早,佛寺播放的誦經聲籠罩整個社區,結束後,鄰舍間卻傳來最新流行的韓國舞曲;百貨商場、高級住宅,在機場附近悄悄迅速增生。

然而,居民對只歡迎外國商人的高級餐廳不熟悉,街坊間的「茶攤文化」依舊,路上從日韓汰換下來的古老二手車隨處可見。午後,郊區下起一場大雨,一個孩子衝出家門,大笑著裸身在雨中奔跑,到街坊轉角的水管下洗頭,隱隱約約,這裡還殘留著時光停滯的影子。

破舊瓦舍和木屋相鄰的貧民區,卻可聽見最新流行的韓國舞曲從坊間傳來。

破舊瓦舍和木屋相鄰的貧民區,卻可聽見最新流行的韓國舞曲從坊間傳來。

緬甸街上常見日韓淘汰的二手車,有時走在路上,予人時光倒流之感。

緬甸街上常見日韓淘汰的二手車,有時走在路上,予人時光倒流之感。

一到雨季,緬甸就常淹水,只是這次水庫毀損、救援不力,大水遲遲未退,造成四十年罕見的嚴重洪患。

一到雨季,緬甸就常淹水,只是這次水庫毀損、救援不力,大水遲遲未退,造成四十年罕見的嚴重洪患。

大約三年前,原本在泰緬邊境服務的謝豐隆來到仰光,在仰光的神學院和育幼院教授中文和神學,這次碰上大水,仰光近郊也成了災區,「其實緬甸的排水溝在旱季時常常就已阻塞,所以淹水很平常,只是沒想到今年水庫跟著出問題,大水遲遲不退,才造成這麼嚴重的災情。」

謝豐隆說,居民被困住,孩子不能上學,成人不能工作,家家戶戶泡在水裡,靠著游泳、竹筏出災區,他跟著仰光教會的青年坐了五小時的車,到伊洛瓦底省的首都勃生(Pa Thein)救災,乘著竹筏挨家挨戶送物資,才發現災民人數超乎預期。「我們的預算才三百萬緬幣(約十萬元台幣),能買多少米?勃生附近有三十多個村莊,每村約兩百多人,物資不夠,大家都在想下一步該怎麼走。」

這間教會才剛成立,經費有限,送趟物資就幾乎將救災經費用罄,謝豐隆明白,物資救濟只能濟急,未來重建之路還很長遠,因此決定回台一趟,尋求更多支援。他開玩笑說:「到前線救災,我體力沒青年好,沒拖他們後腿就不錯了,所以我只能幫他們找資源、做後援,動動這張『僅剩的嘴巴』。」

而這張嘴巴,對謝豐隆而言,其實得來不易。

天生口吃,十七歲家中破產,看盡人情冷暖

謝豐隆出生於彰化,天生口吃,從小就難以與人溝通。十七歲那年,他的父親經商失敗,家道中落,原本門庭若市的家裡,突然冷清下來,鄰舍親友不再來訪,代而上門的是討債集團的身影。

「奶奶看到爸爸到處躲債,健康越來越差,甚至憂慮到中風,必須住三個月的加護病房。三十多年前還沒有健保,加護病房一天近萬元,三個月下來一百多萬,我們已經破產了,哪有這些錢?」

身為長孫的謝豐隆,從小就受奶奶疼愛,奶奶倒下那天,還只是個少年的他,一邊想著錢該從哪裡來,一邊將奶奶背上計程車,送到醫院後,遇到了醫院裡一群來關心的媽媽。「她們說,醫院和教會願意替我們付醫藥費。」當時的謝豐隆走出彰化基督教醫院門口,還不敢置信。「這恩情太大,我心想,該怎麼辦?我要怎麼還這筆錢?但牧師搖搖手說不用。」謝豐隆不死心,一心想「報恩」,牧師最後終於回答:「那麼,有空來教會吧。」

「他沒想到,我當時休學,天天有空,從此天天去教會。」回憶當時,謝豐隆不禁莞爾:「我以為牧師說『有空來教會』是要幫忙擦桌子、擦椅子,但都沒有。牧師也忙,不能一直顧著我,就叫我讀聖經。」因為有口吃,謝豐隆總是躲到沒人的地方讀經,面對牆壁大聲朗誦,這樣讀了半年,竟然將口吃治好了。後來他在教會找到工作,開始半工半讀,念完神學院,還成為一位善於講道的牧師。「我以為我來教會是要報答恩情,上帝卻給了我更多。」

25歲去泰北,陪伴阿卡族和吸毒者六年


猜你喜歡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疫情、天災、戰火引爆全球緊急特況,兒童救援行動迫在眉睫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疫情、天災、戰火引爆全球緊急特況,兒童救援行動迫在眉睫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關注世界各地發生的緊急特況:有經歷多重災禍、面臨人道危機的阿富汗,也關注因新冠疫情而陷入困難的臺灣弱勢家庭,帶大家共同了解兒童脆弱性與救援行動的必要性。

由李漢威、蔡尚樺聯手主持的直播節目《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第五集,以實體活動形式於7月26日下午在台北文創大樓舉行。本集內容帶領觀眾一窺國內外「緊急特況」的現在進行式,搶救面臨天災、內戰、乾旱、飢荒、意外等的家庭與兒童。無論是在阿富汗、還是孕育你我生長的臺灣,世界展望會都以實際行動協助兒童的生命再次豐盛,也邀請各界攜手同行,伸手救援所有需要協助的人們。

「許多兒童都在苦苦掙扎求生存,他們也在失去機會。」

──阿富汗世界展望會會長 阿孫莎.查理絲

戰爭、氣候、地震引爆人道危機,阿富汗救援行動刻不容緩

今年6月22日,阿富汗經歷當地20年來最嚴重的強震,高達規模6.1的震度造成無數民宅倒塌、上千人死亡,許多民眾因此流離失所。過去《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也曾提到,阿富汗本已存在武裝衝突與乾旱成災所造成的人道危機,如今這般大規模的震災更是讓國內民生情況雪上加霜。根據日經亞洲估計,阿富汗約有全國人口總數的三分之二人正在挨餓,飢餓人口數字高達2280萬。

S__97173567
Photo Credit:美聯社
2022年6月22日,阿富汗東部邊境地區在一夜之間遭規模6.1強震侵襲。

除了飢餓,阿富汗2021年8月政權轉移後,隨後的經濟崩潰造成50萬個工作機會消失,也衍生更多危機,不只將近一半的阿富汗人缺乏糧食、健康設施、安全飲用水等基礎生活物資,也失去受教育的權利與工作機會,而政府當局對女性的諸多限制,更使無數女孩落入失學或童婚的危機。這不但重創阿富汗的經濟,更影響到數萬家庭生計,許多兒童也失去擁抱希望與夢想的機會。

在阿富汗的事工現場,疫情、通膨、政權更迭、武裝衝突……種種原因都讓脆弱家庭的情況更加危急,日漸艱難的生活讓越來越多過度消瘦、營養不良的孩童被送到救護機構。聯合國統計報告也指出,今年有超過100萬名阿富汗兒童面臨嚴重營養不良,幾乎是2018年的兩倍,甚至因為營養不良或健康設施的缺乏,在2022年一月造成13700名嬰兒夭折、27名孕婦死亡。接連不斷的天災人禍讓阿富汗的人道危機逐漸失控,迫切需要你我的援助。

緊急特況不只影響當下,更可能成為一生的遺憾

圖片_1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無論天災還是人禍,只要孩子受到疫情、天災、武裝衝突或氣候變遷等的影響而急需救援,就是世界展望會致力搶救的「緊急特況」。緊急特況之所以緊急,不只是災難本身帶來的苦難令人不忍,更因為兒童尚未發展健全的身心往往難以承受。我們可以量化因飢餓、天災、戰爭而受災的兒童人數,但貧困受迫造成孩子心靈世界崩塌的傷害,是永遠無法被度量與彌補的。

根據兒童發展研究協會(Society for Research in Child Development)的調查,單是因為洪水、颶風、乾旱、熱浪等自然災害而受苦的兒童,每年就高達1.75億,聯合國難民署近期統計也指出,全球因戰亂、天災流離失所人口,已達歷史新高的1億人。我們應該都同意,無論外在環境變化多麼劇烈,每個孩子都有免於恐懼、安穩成長的權利,或許生活安穩的我們很難體會統計數字之下代表的苦難,但它提醒我們更應該主動了解、伸出援手。

孩子現況_水資源不足_我們只能騎著驢,走向遠方取水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水資源不足,孩子們只能騎著驢,走向遠方取水。
孩子現況_營養不良_當娜迪亞來到展望會設立的行動診所,護理師很快檢查出她患有急性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當娜迪亞來到展望會設立的行動診所,護理師很快檢查出她患有急性營養不良,需要緊急治療。

面對阿富汗多種因素構成的緊急特況,世界展望會除了發揮深耕阿富汗20多年的事工影響力,與聯合國糧食署合作從事緊急物資救援,也設立長期陪伴機構「街童中心」,為孩子們保留一片純真天地,可以盡情遊戲、學習,獲得心理及情緒上的支持。儘管離開後仍要面對殘酷的現實,但街童中心讓他們至少還能擁抱希望與夢想。

街童關護中心_孩子們在世界展望會生活技能課程中學習生活技能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街童關護中心裡,孩子們在世界展望會生活技能課程中學習生活技能。
960x540px-LINEPay_TOP-banner-阿富汗兒童_(1)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撐起孩子的未來:搶救疫情之下陷入生活危機的弱勢家庭

除了阿富汗,新冠疫情及俄烏戰爭造成國際原物料及糧食供應的緊縮,經濟、社會的劇烈衝擊是全球性的。回首觀察臺灣幾年間通貨膨脹的變化,根據行政院主計處統計,臺灣近三個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通膨率)已經超過3%,也讓弱勢家庭收入銳減、甚至發生斷炊的危機,這不只是多年來最糟糕的狀況,國內尋求家庭急難救助的需求也相較過去增加五倍之多,有約3200戶台灣世界展望會服務的特況家庭面臨物資、經濟等面向的迫切需求。

像是在台灣東部部落小鎮的小謙一家人,從父親阿宏五年前經歷職災,失去工作搬回部落後,就成為了世界展望會關心的特況家庭。當時為了「把孩子們帶大」的這個目標,爸爸阿宏依靠僅存的一隻手,在世界展望會的協助下搭建雞舍,依靠賣雞蛋、為觀光農場等店家代養雛雞的生意支撐著一家七口的生計來源。不過新冠疫情期間,因應部落自主防疫減少人流,代養雛雞的訂單銳減,再加上到外地送貨的染疫風險,讓小謙家一度陷入經濟困境。

面對這些因職災、疫情而生活困頓的弱勢家庭,世界展望會在第一時間張開雙臂提供扶助,撐起這些特況需求,不但安排社工員週期性的訪視給予關懷,評估特況家庭需求以提供相對應的物資扶助,例如白米、助學金等;也協助安排課後照顧、營養補充等社會資源連結,並協助阿宏修建雞舍、增進養殖技術。小謙也在世界展望會的陪伴之下日益茁壯,這讓阿宏找到迎向未來的希望,在某一次拜訪時,阿宏笑著對社工說:「全家人一起平安生活,又有展望會和許多人關心我們,就是福氣。」

讓孩子再次盼望明天,擁抱夢想

如今,全球已經漸漸走出新冠疫情的陰霾,變動之中蘊藏的是重新開始的機會,無論是後疫情的新生活模式、還是世界經濟格局變化,人們都在找尋更加美好的明天。相較於衝突不斷的阿富汗或其他國家,社會相對穩定的我們更是幸運,許多國內的特況家庭也在世界展望會的陪伴之下日益茁壯,全家人攜手相伴一步步落實對美好未來的想像。無論是千里之外還是臺灣這塊土地上的孩子,都應當擁有成長、盼望未來,以及發展自己夢想的機會,這是世界展望會致力事工服務的初衷,也是希望透過特況救援獻給世界的祈禱與祝福。

立即伸出援手,搶救面臨人道危機的兒童!飢餓三十救援專線:(02)8195-3005 即刻救援動起來

圖片_1

關於《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

由《國際大風吹》李漢威、金鐘主持人蔡尚樺聯手主持,每集《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直播節目將邀請重磅來賓,帶大家深入淺出、探討急需人們重視的國際議題,並呼籲各界付出實際行動,向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展開即刻救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