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妓權再進步!歐洲法院要求妓院老闆需懂性工作者母語

荷蘭妓權再進步!歐洲法院要求妓院老闆需懂性工作者母語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唯有權利才能阻止錯誤!」性工作合法化只是荷蘭妓權運動的第一步,其後仍有許多問題突顯性工作者在法律上的弱勢,需要整個世界共同思考與關注。

歐洲法院本月1日作出裁決,要求荷蘭妓院老闆必須能夠用性工作者的母語與其交流,才能僱用他們,以防範違法人口販賣、虐待性工作者等問題。

新聞報導:護「季全」不如挺「妓權」日日春協會:北市府應對性產業表態

香港電台報導,在法庭作出這項裁決之前,阿姆斯特丹地方當局曾在2011年拒絕發放新的營業執照,給一名在紅燈區租用櫥窗的妓院老闆。歐洲法庭認同阿姆斯特丹地方政府的這項決定,因為這位妓院老闆不會講他員工的母語——匈牙利語和保加利亞語,不能詢問她們是否被偷運、是否被強制賣淫。

BBC中文網報導,這位妓院老闆爭辯說,他可以請翻譯,也可以使用網路上的電腦翻譯軟體。他還引述歐盟單一市場的規定條款,指責阿姆斯特丹市市長的決定是「歧視性的」和「不合理的」。

但是,歐洲法院拒絕了他的申辯,並形容有關決定符合公眾利益。歐洲法院認為,只有要求妓院老闆能夠和他所僱傭的性工作者用同樣的語言交流,才能避免針對性工作者的虐待和犯罪行為的發生。目前整個荷蘭地區有高達 31,000 位性工作者,其中大約四分之三是外國人,主要來自東歐、非洲和亞洲。

荷蘭的妓權,其實也得來不易。中華網報導,荷蘭1991年通過法律,規定妓院非法,但妓權組織抗議非法化將使妓院經營者虐待婦女或降低衛生標準。經過9年的爭論與努力,2000年10月荷蘭的妓院獲得了工作場所的合法地位。按照法律,妓院將和其他工作場所一樣遵守各種規則、規定和稅收,並且必須在當地登記註冊;而選擇在家工作的性工作者則不須申請執照,只要他們不受雇於他人。

性產業合法化意味著,政府的健康專員、消防員將經常視察妓院,以確保那裡的工作條件達到政府規定的標準,性工作者也可以申請失業保險或工傷補貼。

BBC中文網報導,而在荷蘭政府解除對妓院的禁令一年後,2001年10月1日,荷蘭從事色情行業的工作者宣布,他們將會在2002年組成全球第一個性工作者工會。

自從荷蘭性產業合法化以來,當地性工作者便一直爭取他們的專業資格,以獲得更多承認。在工會成立以前,作為一個業餘色情事業工作者,他們一直遭受銀行、保險公司的歧視。2001年9月,他們與一家大銀行的訴訟取得勝訴,現在他們已能在這家銀行開正常的商業帳戶。

當新工會在正式成立後,從事色情事業的男女將會享有和一般服務業雇員一樣的權利。他們將會屬於國家工會聯合會的成員,也會與妓院老板擬定集體的勞工協議。他們相信工會可以幫助讓性工作者擺脫過去汙名,開始成為現代社會中受到尊重的一員。

生活報橘報導,而國際特赦組織也在歷經兩年的研究和討論後,於今年7月表示支持全世界的性工作除罪化。「在性工作尚未合法化前,這些工作者常遭受身體上的暴力、性暴力、隨意被逮捕監禁、被勒索、騷擾、被人口販賣,被迫檢測有無愛滋病毒及藥物介入等。」國際特赦組織表示:「他們也可能被排除在健康照護、居家服務及其他社會和法律上的保護。」

根據荷蘭政府一份關於性工作者的生活品質研究顯示:在性產業合法後的2002年及2007年,性工作者的工作狀況確實得到改善。提供給性工作者們的身心照護、性病防治的用具,還有受虐、受暴的通報系統也逐漸完善。

然而,性工作合法後,仍有許多問題存在。荷蘭法律規定,任何強迫他人從事性工作者,依據情節輕重,最高會被關上18年,這樣的制度使得打擊非法剝削未成年人的不肖業者更加容易,然而,仍舊無法根除國內色情人口販賣及性暴力。此外,性工作者也常因履歷上記載著性工作經歷,而在轉職時面臨巨大困難。

很顯然地,性工作合法化背後的政治相當複雜,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Salil Shetty表示,「性工作者是世界上被邊緣化情況最嚴重的族群之一。在很多例子中,他們不斷遭受到歧視、暴力和虐待。」

而近日歐洲法庭之所以要求妓院經營者會說性工作者的母語,也是希望能保障他們在法律上的弱勢地位。如同荷蘭性工作者公會Proud的財務主任Miriam在該會的網頁所聲明:「唯有權利才能阻止錯誤!(Only rights can stop the wrongs.)」

新聞來源: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