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央行動作頻頻 第三方支付在中國是否前景堪憂?

中國央行動作頻頻 第三方支付在中國是否前景堪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401(K) 2012CC BY SA 2.0

昨日(3/17)一篇來自對岸21世紀經濟報導的新聞驚動了兩岸網路產業。繼3月13日中國人民銀行發出通知,暫停支付寶及財富通的虛擬信用卡及線下二維碼(QR code)支付業務後,該文指出人行將進一步緊縮第三方支付產業營運限制。

有人說這是第三方支付末日來臨的前兆,勢將同步影響台灣支付產業發展前景,真的是這樣嗎?讓我們試著剖析近日傳出的消息。

去年年底開始由支付寶及財富通點燃的手機支付戰火,一路從打車軟體延燒到即時傳訊app,最後在過年的時候讓搶紅包遊戲推上最高峰。為什麼手機支付如此重要?因為這牽涉到網路支付業者劍指實體商家收單POS的大餅。

網路交易再怎麼紅火,終比不過你我每天從早到晚在早餐吧、便利超商、飲料店、餐廳及百貨公司等實體交易金額,能從銀行體系手中拿下這塊大餅,甚或切入傳統銀行收單接觸不到的微型商家,才是網路支付產業最具想像空間的發展前景。

一般信用卡實體商店交易,由於消費者手持的卡片具高度安全性,較不易受到仿冒盜刷。基於雲端電子錢包技術的掃碼交易,實際上是將卡號等訊息儲存於網路伺服器,掃描二維碼的動作僅是完成支付的意思表示,其受到偽冒及盜取資訊的風險較高,當局基於此原因要求暫停使用,待其業務及技術架構檢視完成後,再決定是否放行,亦屬合理作法。

從陰謀論的角度來看,原本商店收單手續費多依照721(發卡行70%,收單機構20%,銀聯10%)的比例拆分,銀聯以其標準組織的地位可從每筆交易獲得10%的收益,如今卻讓支付寶等非金融支付業者排除在外,這口氣如何能嚥下?因此這道暫時停止二維碼交易的令牌,亦有一說是銀聯籌謀已久。

再談虛擬信用卡,目前外界尚難窺見該產品實際的法規架構(Legal Framework,一般可由產品上市後對消費者公開的法律文件中分析得知),因此較難評斷,但較為普遍的傳言是這樣的,消費者在支付寶完成實名驗證後,僅需線上填寫某些基本資料,即可由合作的中信銀行快速取得授信額度,該額度分為50元、200元及1,000-5,000元三個檔次。

首先,這樣的申請流程完全改變了過往用戶申辦信用卡需以書面方式提供個人收入、財產等諸多資訊,並等待一段審核時間方能核卡的流程,對主管機關而言的確是需要仔細審度其業務內容的。

再者,該虛擬信用卡是否又是一個跳過銀聯標準,由中信銀行直接與支付寶發行的產品?如果答案為「是」,這肯定更讓銀聯及其他大型商業銀行跳腳。

我們可以把這次的虛擬信用卡與PayPal數年前收購的「Bill Me Later」進行類比。該產品由PayPal與銀行合作,銀行提供消費性融資額度,而PayPal帶來客戶,如果支付寶與中信亦採類似架構,以消費融資取代信用卡,或許遭遇的阻力會小一些。

以上兩項業務被暫停是實際發生的事情,接下來談談尚未拍板的傳聞。

人民銀行日前對數家支付機構發出新版「支付機構網路支付業務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限定三日內回覆,這個辦法早在2012年即已出台第一版草案,但這次的版本卻令支付寶與財富通不得不放下干戈,攜手面對這場更嚴峻的考驗。

辦法內明訂個人支付帳戶單筆轉帳金額不得超過1,000元,同一個人客戶所有支付帳戶合計年轉帳金額不得超過10,000元;個人支付帳戶單筆消費金額不得超過5,000元;同一個人客戶所有支付帳戶合計月累計消費金額不得超過10,000元。另外還要求支付機構不得為金融機構以及從事融資、理財、擔保、貨幣兌換等金融業務的其他機構開立支付帳戶。

以上規範影響最大的,是支付寶和財富通這種以支付帳戶為主要架構的業者。

所謂支付帳戶,大致上可視為台灣電子商務領域正在談的儲值支付模式,消費者在網路上有一個虛擬帳戶,先存一筆錢進來,然後進行消費,就算是即時刷卡付款,架構上也是先將款項儲值,再立刻轉付給商家。若依前述限制,萬一消費者支付金額過高,是否就無法進行交易?

事實並非如此,網路支付並非一定得先儲值,有的支付機構只是擔任支付閘道(Payment Gateway)的角色,讓消費者直接從銀行帳戶或信用卡扣款,支付到商家帳戶,中間無須流經支付帳戶。如此一來,電子商務並不會因為這樣的限制而受到影響,只是原本完全由支付寶等業者掌控的金流,又有一大部分回到銀行體系手中。

而關於支付目的的區別,則可歸類為網路購物消費、轉帳兩大類,在淘寶、天貓等平台上進行的購物活動,當然屬於消費類別,但非屬購物性質的個人間轉帳、繳水電帳單、繳信用卡款甚至投資金融商品等,就算是轉帳的範疇。

從人民銀行新增加的額度限制,可看出政策風向正對非購物性質的支付行為進行緊縮,這或許是因為餘額寶等網路理財產品的成功所導致,雖然餘額寶背後的法規架構完全合乎規定,其投資標的也由合法的天弘基金發行,但畢竟傳統銀行受到之衝擊甚劇,主管機關在此刻出面進行市場調控,也不令人意外。

再談到關於支付機構不得為金融機構以及從事融資、理財等金融業務機構開立支付帳戶的限制,固可解釋為對互聯網金融的緊縮,但自去年下半年起,在P2P貸款平台領域即陸續傳出倒閉消息,今年1月又有5家業者傳出負責人捲款的噩耗,因此限制支付平台為金融業務機構開設帳戶,亦有確保金融秩序、維護消費者安全的考量。

「支付機構網路支付業務管理辦法」看似即將為第三方支付下一道不得翻身的緊箍咒,筆者卻不認為最終版本將會如此殘忍,一則是網路支付平台在中國已是市井小民日常生活重要工具,銀行業短期難以推出取代性的工具,再者為順應世界潮流,中國政府應不至於完全壓縮互聯網金融的發展。或許,最終只是在整個市場浮躁的氛圍下略加調控,同時也針對法規管理層面的不足進行討論,爲民眾提供一個既便利又兼顧安全的支付環境。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商業』文章 更多『John Wu』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