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人才沒說要「留全屍」!5張圖看香港器官捐贈率不升的真正原因

親人才沒說要「留全屍」!5張圖看香港器官捐贈率不升的真正原因
Photo Credit : Corbi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器官移植技術首屈一指,但死後捐贈器官的人數卻一直低迷,單靠政府的「宣傳推廣」有用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圖/文:Brian Leung

早前19歲少女勞美蘭因肺部大量出血,生命危在旦夕,急求屍肺續命,惜最終撤手人寰。她在香港輪候肺移植名單上排第一,可惜仍未獲得合適的O+血型屍肺作器官移植。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指,在香港任何時侯都有2,000到3,000名病人等候器官移植,大部分都是腎衰竭病人,他們的等候時間可能較長,一個腎要等7年。

香港醫療科技發達,但在器官捐贈上,我們表現如何?

資料來源:醫院管理局
香港每年腦幹死亡個案僅數百宗,器官長期供不應求

香港現時除了近親或摯友的活體器官捐獻外,腦幹死亡的病人是器官移植的唯一來源。最常見是因腦中風、腦重創、腦缺氧或因原發性腦瘤而導致腦死亡的病人。

所謂腦死亡,是指包括腦幹在內的全腦功能喪失,所以無法控制呼吸、體温和血壓等重要機能的運作,無法復原。因此腦幹死亡在醫學及法律上相等於正式死亡。腦幹死亡後,器官功能仍可依靠呼吸機維持運作一段時間,因此適合器官捐贈,更可同時捐贈器官及組織;相反,因心臟停頓致死的病者,器官會因缺氧及缺血迅速衰竭,只能捐出眼角膜及皮膚等組織。

現時香港每年平均有45,000多名市民身故, 其中3分1是死於各類癌症、其餘大部分是死於嚴重感染、器官衰竭等,腦幹死亡個案只佔約1%,加上並非每位腦幹死亡的病人都有登記捐出器官,所以每年的捐贈數字寥寥可數。

所以增加器官捐贈的方法簡單直接,就是要令更多人登記捐出器官。

其他地區器官捐贈表現如何?
台灣數字為2014年估算,新加坡、日本、馬來西亞、菲律賓為2013年數字,其餘皆為2014年數字|資料來源:IRODaT

從上圖可看出香港在東南亞國家中的表現中規中矩,但環顧歐美地區,捐贈率比亞洲國家高得多,西班牙的捐贈率更是香港的6倍多,在全球長列榜首。

「死後要留全屍」導致捐贈率低?這個理由已過時多年

我們很多時認為,基於文化及宗教理由,死者家人因「留全屍」的傳統觀點,而不願捐出器官。不過,根據醫管局前線員工的經驗,即使家屬不知道死者的意願,亦有4至5成死者家屬願意捐出死者的器官。家屬因為傳統觀念不惜違背死者捐贈器官意願,更是絕無僅有。

比起「死留全屍」,香港人更重視死者的遺願,甚於家人自己的意願。

如果知道死者想捐出器官,家人大多不會反對。不過,當死者沒有器官捐贈卡或生前未曾表示願意捐出器官時,親屬多不敢輕舉妄動,也不敢擅作主張,家庭成員之間因此往往無法達成共識。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在2010年的討論文件指,醫管局器官捐贈聯絡員在2009年所接觸的死者家屬當中,仍有約5成拒絕捐贈死者的器官,當中約3分之1個案的原因是家屬未能確定死者的意願。

器官捐贈率偏低的主要原因,不是「死留全屍」的觀念,而是死者生前沒有透露過是否願意捐贈器官。

默認捐贈(Opt-out) VS  自願捐贈(Opt-in)

香港現時採用「自願捐贈」模式,有意在身故後捐出器官的市民,需要事先登記,以表明身故後捐贈器官的意願。環顧大部分東南亞國家,除新加坡外,還有加拿大、美國、英國、澳洲都採用這方式。

歐洲國家則大多採用「默認捐贈」模式,政府假設所有民眾都在同意身故後捐出器官,不同意者需以書面形式提出「不捐贈」意願,但最終會否捐贈器官則會尊重家屬的決定。目前全球至少有超過20個國家或地區採用「默認捐贈」模式,包括西班牙、瑞士、法國、意大利、比利時及新加坡等。

1999年,前立法會議員劉千石曾提出香港應仿效外國實施「默認捐贈」制度。政府則引用醫管局1997年9月的一項調查反駁,指逾2,000名受訪者中,約3分之2反對。前衞生福利局局長霍羅兆貞當年更指,根據外國學術報告及統計數字顯示,採用「默認捐贈」,與器官捐贈個案的增加並沒有必然關係。她認為當時整個社會氣氛,風俗及傳統觀念仍未能完全接受器官捐贈,引進法例勢必「引起極大回響,甚至會適得其反,打擊市民對器官捐贈的熱衷和關切。」

不過,英國去年有研究比較48個國家的捐贈機制,當中23個採用「自願捐贈」,另外25個為「默認捐贈」。比較了過往13年的總捐助人數,移植的器官數目,來自遺體和活體的腎臟和肝臟移植總數後,發現採用「默認捐贈」的地方的器官捐贈數字比採用「自願捐贈」模式高近42%,由此得出「默認捐贈」普遍會提升器官捐贈率。不知道多年後的香港人想法有否改變?

資料來源:An international comparison of deceased and living organ donation/transplant rates in opt-in and opt-out systems: a panel study |研究地區

但「默認捐贈」不是萬靈丹,並非所有採用這方法的國家有很高的器官捐贈率。希臘,盧森堡和斯洛伐克都是「默認捐贈」,但器官捐贈率比「自願捐贈」的加拿大低。連西班牙國立移植組織(Spanish National Transplant Organisation)主席亦曾明言「默認捐贈並不是提升捐助率的主要因素」。瑪麗醫院器官移植聯絡主任古慧敏認為,完善的溝通網絡及通報機制、由醫生負責向死者家屬提出及解釋器官捐贈、醫療體系將器官捐贈放在重要位置,及有完善的前線醫護和社區訓練亦是提高器官捐贈率的因素。

不過無可否認的是,數據正告訴我們「默認捐贈」普遍會提升器官捐贈率。外國政府近年都施展渾身解數,在「默認捐贈」外等提供誘因,吸引更多人捐贈器官。

器官移植優先權

新加坡的人體器官移植法令(Human Organs Transplant Act)規定,不願捐贈器官的人,日後若需要進行某器官移植,將會在器官移植的等候名單上享有較低的優先權。台灣亦有相關措施:只要配偶或三親等內血親曾捐過器官,在等候器官移植時排序會大幅提前,等到器官的機會將大為增加。所以捐贈器官不但能幫助其他家庭,同時也能保護自己的家人。

第一人同意登記法

伊利諾州的6成居民都登記成為捐贈者。每當市民去續領駕駛執照時,就會被問到捐贈意願。只要捐贈者的事先同意,該意願將具法律效力,屆時家屬不能推翻決定(在香港,死者家屬有最終決定權)。新的規定只要上網就可登記,大大降低了表示同意的代價。

捐內臟換有薪假期

澳洲政府為鼓勵更多市民捐贈活體器官,試行向在職捐贈者持續6週發放約3,941澳元(約2.2萬港元)的最低工資,以幫助減輕他們及其家庭在身體恢復期所承受的財政壓力。

香港政府做過甚麼?
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 器官捐贈運動於2010年的討論文件,介紹器官捐贈現況

20年來,政府都傾向以教育入手,多推廣器官捐贈卡、並鼓勵市民主動向家人表達對捐贈器官的意願,但亦因此,除了2008年11月啟動了中央器官捐贈登記名冊外,就沒有政策上的大改動。4年前衛生署亦開設了一個Facebook專頁(OrganDonation@HK),分享捐贈器官的資訊、剪報、捐贈者及康復者的個案。勞美蘭事件後,高永文指會進一步探討「默認捐贈」的可行性,也會考慮作意見調查,但認為有關做法可能引起爭議。

然而,單憑宣傳推廣,不從政策入手,成效如何?讀者可自行判斷:

資料來源:醫院管理局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