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犯錯時看起來都「罪該萬死」,所以我們就有資格去粉碎那個「罪人」嗎?

每個人犯錯時看起來都「罪該萬死」,所以我們就有資格去粉碎那個「罪人」嗎?
Photo Credit: Hartwig HKD @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每個人都曾經歷過憂傷、氣憤、無法控制情緒,我們都差一點在下一秒做出傻事,可是有些人撐住了,有些沒有。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林柏華(去年從藝術大學休學的十九歲奇怪男子,目前正計劃飛紐西蘭打工度假。)

前陣子網路上流行了一張照片,是關於一件洋裝.有些人看這個洋裝是藍黑色的,有些人說是白金的,於是一場人數不少的辯論便開始了。如果我們冷靜下來思考,會知道事有蹊蹺,為什麼我們看到的顏色和別人不一樣?總不可能是每個人的眼睛都有問題。研究發現,那是因為我們的大腦在做怪,使得每個人對同一張圖片有兩極的看法。在這個議題火熱的時候,有多少人在電腦前面跟朋友互相鬥嘴,又有多少人是在嬉笑之後真的去做研究,了解為什麼會有如此差異?

舉上面的例子我真正想說的是,人們常常只看到表象就妄下定論,我們並不想知道「為什麼這件事情會這個樣子?」「為什麼這個人會做這件事?」「為什麼這個人會這樣說話?」或是「為什麼這個人會這樣想?」

我們習慣把某個時空下的某人說的一些話定格,拍成一張相片來解讀。例如在某場會議裡老闆今天臉很臭,用不好聽的話罵了你幾句,你不會去想了解為什麼他會這樣?甚至,你會用今天老闆帶給你的負面感受,去看待以後的他。但你有沒有身體不舒服導致情緒不穩的時候?你有沒有過家人離去,無法平靜的時候?也許老闆今天也面臨了一些難題導致心情不好,也許他並沒有。但就是這一個「也許」,讓我們不應該在事發的當下不明究理的責怪別人,不是嗎?

卡謬《異鄉人》充分地將這種現象寫成了故事.在法官以及陪審團眼中,主角沒有去參加母親的葬禮,射殺了一個人,看起來「罪該萬死」。可是如果我們隨著作者的鋪陳,跟著主角走一遭事件的前因後果,你便會開始同情主角。他所犯的罪,客觀來說是罪,可是我們應該給予一些同情。因為我們是人類,我們有情感,我們會犯錯,我們脆弱、容易被煽動,我們,都是這樣的。

網路上常常起了一個議題,指責某人的不是,網友便開始前仆後繼地砲轟那個當事人,講得好像他侵犯了自己一般。我們往往同情受害人,卻對「壞人」一點餘地也不留,這就是鄉民的正義嗎?這就是我們文明人的情操嗎?對於所謂的「惡」,那真的是惡嗎?或者只是一顆不小心沾染灰塵的心?一個人,在這個世代不容許犯錯。

也許這個議題是被有心人士炒作的,也許事發過程就是如此。可是當我們把立體的事件膚淺地當作一張圖片來看,我們只會看到許多顏色。然後用長期被社會所灌輸價值觀胡亂解讀。我們下了結論,誰是好人,誰是壞人,然後擁護好人,粉碎壞人。

然而事實上,那個「議題」往往只是那個人幾十年生命中一天所發生的一件事情。在他事發之前的人生,我們沒有參與,我們不知道他出生在什麼樣的家庭,他的父母怎麼對待他,他求學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跟誰說過什麼樣的話……總地來說,我們不會明白他之所以是他的原因,也不會明白事發當天,或是當天之前他經歷了什麼,造成那天發生了這樣一件事,成了我們的「議題」。

就如同那件洋裝,我們只會看著一張圖片,說著我們那一瞬間的想法,反駁其他的人判斷,我們不會去思考造成那結果的背後差異。也許那件洋裝,根本不是藍黑的,也不是白金的;也許有人看著,說他是黃綠的,你會說他有病嗎?

我們每個人都曾經歷過憂傷、氣憤、無法控制情緒,我們都差一點在下一秒做出傻事,可是有些人撐住了,有些沒有。難道這些你我也經歷過的衝動,就能我們去粉碎一個做錯事的人嗎?

那這麼說來,是否每個罪都應該被赦免?我想不是,知道結果的嚴重性也是讓我們保持理智的重要手段。面對這些罪,我們不應當只看到表象,自以為聰明的解讀,或是愚昧的隨波逐流,跟著大家一起砸石頭。我們身為人類,應當多一些同情,理解他的一生,明白每個人都會犯錯。

也許等到學會同情的人比只會起哄的人多的時候,我們的社會將減少很多罪惡。當我們學會設身處地的替別人想,便越來越少人會去傷害別人;現在看來可惡的事物,也許就不那麼可惡了。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