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慘世界,祝你好運。」幸福的新加坡,不幸福的人民

「悲慘世界,祝你好運。」幸福的新加坡,不幸福的人民
Sander van der Wel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Sander van der Wel CC BY SA 2.0

一天早晨,擠上新加坡列車,噁心難忍,我擔心可能會暈倒,不得不蹲下來,雙手捂著頭。我就這樣蹲著,無人理睬,整整15分鐘,直到我下車,沒有人給我讓座,也沒有人問我到底怎麼了。新加坡讓我感覺不幸福,這還是第一次。當時我很弱勢,我感覺新加坡人讓我失望。

2014年IMF調查新加坡人均GDP高居全球第10位;全球適宜居住城市,新加坡更高居榜首,成為許多亞洲年輕人和富豪最嚮往的移民國度。身處在整潔,富裕又便利的新加坡,BBC駐新加坡記者-夏洛特.阿什頓早晨搭乘電車時,卻道出令人意外的感嘆。

生活在新加坡,不難發現政府正發動一波波「幸福戰役」,新加坡政客反覆強調,一定要改善國人的生活感受。然而,2012年美國著名民意調查機構蓋洛普發現,在全球樂觀積極心態排行榜上,新加坡排行最後一名。新加坡是全世界最不樂觀的地方,和伊拉克、亞美尼亞、塞爾維亞一起,位居幸福排行榜的最底層。

面對這樣的現象,長居新加坡的華裔加拿大人馬斯庫認為新加坡被教導只考慮自己,唯一重要的是錢:「新加坡這裏的問題是,我們用美鈔來衡量一切:身份、自尊、幸福、自身價值都和你掙多少錢有關。可是,只有前百分之幾的人掙的錢很多。所以,所有的人都覺得毫無價值、麻木不仁。」

Photo Credit: Dan4th Nicholas CC BY 2.0

最富有的1%擁有全國資產逾25%

新加坡另一個為人熟悉,導致人民痛苦的原因,是嚴重的貧富不均現象。根據瑞信2013報告指出,新加坡成年人的資產平均值約9萬美元,但資產中位數卻高達28萬美元,兩者差距在已開發國家之中數一數二,顯示超級富豪掌握了最多的資產。以最富有的1%計算,他們所擁有的資產就佔全國資產逾25%。

富豪階級的增加,主要來自房地產增值,與一般人工資增長無關;於此同時,高房價和資產卻推升了整體物價與通膨指數。根據經濟學人智庫3月4日發布的最新全球生活成本調查,因星幣升值和物價上漲,新加坡生活成本跳升至全球第一。當鞏俐、曹興誠以及諸多全球富豪紛紛移居新加坡時,人民卻沒有享用更舒適富裕的生活,而是更高昂的生活成本。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3.0

商業掛帥 文化與藝術欠奉

當一切生活都向金錢看齊,有更多帶給人民感動的精神資產,也在漸漸消逝。來自新加坡的新銳導演陳哲藝,憑著《爸媽不在家》成為第50屆金馬獎大贏家。這位年輕導演感謝台灣新電影啟發,以及金馬學院的栽培;但是談到新加玻電影環境,陳哲藝卻苦笑文創產業不受重視,一年能上映的國產電影僅5~10部,其中多為商業喜劇片。

台灣與新加坡都想復興電影文化,但新加坡有更嚴格的電影檢查制度,企業不願意投資沒有商業價值的電影工業。缺少文化與藝術的新加坡,有著富裕生活之外令人遺憾的一面。

其他讓新加坡人感覺不幸福、不願意關心其他事物的原因,還有教育競爭激烈、儒家說教,以及政府強調經濟成長高於一切等理由。BBC記者阿什頓在幸福指數調查的報導中,則看到了最直接的留言:「悲慘世界,祝你好運。」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