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菸、記過,然後呢?教育者要做的不是讓他少抽這根菸,而是終結孩子對成人世界的不信任

抽菸、記過,然後呢?教育者要做的不是讓他少抽這根菸,而是終結孩子對成人世界的不信任
示意圖,與文中所涉非人物無關。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孩子,我要你抽的不是那一口菸,而是終於你可以和我一同吐出那一口氣,你知道我支持你的不是抽菸,而是你那破碎而不被瞭解的脆弱靈魂。

文:鄧博允(台大經濟系畢業,國中小資優班模範生)

那天帶一批學生到校外散步,他們自然地抽起菸來,我們沒有阻止。校方得知後要我們停課,以後不用再去了。他們說:抽菸是絕對不好的事,該即時禁止,不能鼓勵,不能說這是對的、可以的,那是一種「反教育」的示範。

我第一次見到他們,可真頭痛,我不知道老婆為什麼向校長自薦要帶一批校內最讓人頭痛的學生,他們上課都在睡覺,所以乾脆就從班上抽出來,進行所謂的「高關懷」輔導課程。他們染髮、刺青、不穿制服、愛譙髒話與黃色笑話,說實在,是我學生時代沒碰過的一群人,也可能是最害怕、最退避三舍的人。

但我已經31歲了,他們在我眼裡,只是15歲的小毛頭。他們對僵化的體制反感、對課程不感興趣,對人生無望、對性好奇,他們煩悶、不被理解;但我們知道,只需要一點善意,重義氣的他們絕對不會給你臉色看。

若還是學生時代的我,是不會對這樣的人好奇的,只要乖乖念書,遵守各項校規,你的生活就會平安無事,仿如戒嚴時期;他們曾經加入過棒球隊,因傷或各種原因退出,已不能再打球,跟不上課程,也被學校放棄,只希望不要再惹事生非。

因此,這不會是一個貼近他們、理解他們、友善對待他們的環境,當然即便是好寶寶乖學生,也不能說是被學校「友善地」對待,我們同樣痛苦、徬徨過、不知其所以終,但我們被認同、鼓勵,然而他們只能被訓導處責罵、威脅,相信這樣的痛苦更甚於其他同學。

在這次的事件裡,我們並不是鼓勵學生抽菸,如同有人說:「哥抽的不是菸,是抽那再也喚不回的憂鬱」,如果我們只在乎「優良」的表象,那就像是掩蓋了他們課後的生活,未成年騎車、打工、抬轎出巡,我們所能做的,不可能是讓他當下在我面前少抽這一根菸,而是終結他對成人世界的不信任與反感。

這只得靠化解抽菸背後的成因-沒有安全感、徬徨無助的情緒、課業沒有成就感、家庭經濟的壓力。因此著重表象的禁止反而才成了一種「反教育」,不要做大家不喜歡看到的事,改變他們成為我們要的樣子,以為知書達禮就能天下太平。

我們心中都知道這根本是一種無用的、甚至是反向的教育,然而數十年來我們一直做、一直做,鼓吹單一價值觀(升學),忽略個體未來發展需求,恐懼「自由」、鞏固「權威」,孩子是未來的主人翁,但我們是你「現在」的主人,真的是我們要的未來嗎?

持續地不理解、不貼近,對立加深恐懼加深對立,最終我們以社會制度再次踐踏、救濟他們,我們並不真正關心他人,對,你只想到你自己。只有被關心過的人才能關心別人,只有被愛過的人才能愛人,不是每個人都如此幸運。

在台灣,有多少孩子因為僵化威權的體制教育,只能長成一種樣子而默不出聲,孩子,我要你抽的不是那一口菸,而是終於你可以和我一同吐出那一口氣,你知道我支持你的不是抽菸,而是你那破碎而不被瞭解的脆弱靈魂。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