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研究︰切爾諾貝爾核災過後多年 隔離區動物數量未有顯著減少

最新研究︰切爾諾貝爾核災過後多年 隔離區動物數量未有顯著減少
Photo Credit: Valeriy Yurk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新的科學研究顯示,切爾諾貝爾核災後隔離區中的野生動物,數量未有減少。這顯示了即使災區的輻射水平較高,長遠而言,對動物數量的影響仍不明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切爾諾貝爾核事故發生至今近30年,雖然人類已從隔離區撤走,但仍有不少動物在該處生存。根據一項最近發表的研究,事故殘留下來的輻射對動物數量的影響並不明顯。

這篇刊於最新一期《Current Biology》的論文,研究位於白俄羅斯的隔離區,該處現時變成波利西亞國家輻射生態保育區(Polessye State Radioecological Reserve, PSRER)。PSRER面積達2165平方公里,約為整個隔離區的一半,而且輻射水平跟烏克蘭那邊相近。

Photo Credit: Valeriy Yurko

研究人員認為,PSRER為測試野生動物對史上最嚴重核事故的應變能力,提供獨一無二的機會。他們坐直昇機,於保育區上空點算各種動物的數量,共有35條路線,並在2至3年內重覆點算。

作者於論文中檢視了三項關於輻射與野生動物數量的假設,而目前的證據均不支持這些假說。

輻射水平越高,哺乳類動物越少?

第一個假說認為,輻射水平越高的地方,哺乳類動物數量會越少。

研究人員於2008至2010年間點算PSPER內各種動物的足跡平均數目,包括麋鹿、狼、野豬、獐,以及餘下兩組「其他捕食性動物」和「其他非捕食性動物」。不同點算地方的輻射水平,則由每平方米100貝克至每平方米近10000貝克不等。

結果發現,輻射水平越高的地方,足跡數目沒有相應減少。從圖表可見,輻射水平跟足跡數目並沒有關聯。因此證據並不支持第一個假說。

Image Credit: Deryabina et al. 2015, CC BY 4.0

作者同時指出,一項研究顯示切爾諾貝爾內的小型哺乳類動物數量並無下降。雖然另一項研究發現足跡數目按輻射水平增加而相應下降,但這個差異也許源自該研究只點算一次,而且點算範圍遠小於是次研究。

隔離區哺乳類動物數量較其他保育區少?

第二個假說認為,在PSRER的大類哺乳類動物,密度會低於另外4個白俄羅斯境內、不受事故影響的保育區。

研究人員分析了2005至2010年的估計數據,再跟白俄羅斯自然資源部關於另外4個保育區的數字比較。作者特別強調,所有數字均以同一點算方式得出,因此可以比較不同保育區物種的相對密度。

Image Credit: Deryabina et al. 2015, CC BY 4.0

結果顯示,PSRER中的麋鹿、馬鹿、獐及野豬的相對密度均不比其他保育區低。PSRER中狼及麋鹿的數目,更是5個保育區之首。另一項研究比較了PSRER及俄羅斯一個保育區的動物數量,數據稍有差異,但整體來說同樣支持這個結果。

論文指出,要詮釋這些數據頗為困難,例如PSRER的狼密度較其他保育區高,同時也較少受到人類影響(因為核災而隔離)。而且自然界中動物數量按各項因素改變,上述分析無法排除輻射的影響。但至少PSRER的動物密度,跟其他保育區相比之下,並無異常。

哺乳類動物於核災後減少?

第三個假說是,大類哺乳類動物的密度,於切爾諾貝爾的意外後1至10年間下跌。

根據空中點算,核災後10年間,野豬、麋鹿及獐的數目均顯著上升。雖然野豬數目於1993-1994年間大幅下跌,這可能是因為狼的數量增加、以及非州豬瘟爆發所致。在切爾諾貝爾事件前,哺乳類動物數量下降應該是由捕獵、伐木業以及農業所致。

Photo Credit: Tatyana Deryabina

核災後最初6個月,極高的輻射水平明顯影響當地動物的健康和繁殖。但長遠而言,該區的輻射水平對大型哺乳類動物數量的影響並不明顯。

當然,作者亦指出,現時的證據不足以獨立分析一些相關因素,包括人類離開災區對動物的正面影響,以及輻射對動物數量可能潛在的負面影響。換言之,即使證據並不支持上述三個假說,也不代表輻射對動物毫無影響,例如可能因為人類離開災區帶來的好處,蓋過輻射的影響。

然而作者認為,這些證據反映出,野生動物在面對慢性輻射時的適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