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能過剩又遭逢房地產泡沫 中國「中產階級」消費力大不如前

產能過剩又遭逢房地產泡沫 中國「中產階級」消費力大不如前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過去十年的急速增長創造出一批中產階級,這群人原本應該是中國政府企圖轉型為消費型經濟體的依靠,如今卻因為這波低迷經濟而殞落,讓中國夢幻滅。

整理:鄭博名

中國經濟放緩,連帶拖累整體新興市場,受害的除了深陷債務危機的企業體,許多中國沿海城市居民,過去乘著經濟起飛的浪潮晉升中產階級,如今卻需飽受工廠關門的危機,就連普遍被認為依舊具有消費潛力的中國內陸城市,也開始受到影響。

《華爾街日報》報導,據統計有8成7的中產階級居住在中國沿海城市,僅有1成3居住在內陸,卻是中國嘗試經濟轉型的重點區域,其中代表之一就是位於中國中部河南省的新鄉市。

跟許多發展中城市一樣,新鄉市在經濟爆炸期間興建了工業園區、華麗的大橋、以及6線道路等富裕城市的象徵。然而,伴隨開發而來的,是新鄉市已成為河南省汙染最為嚴重的城市,且對於建設帶來消費的原始目標也逐漸不如預期。

麥肯錫報告曾指出,中國中產階級的崛起,讓許多外國企業冀望在中國一線大城消費趨近飽和後,將眼光放到內陸城市;舉凡從肥皂到汽車,能夠為中產階級帶來美好生活的消費品,都是外資眼裡的鍊金術,也確實提升了內陸居民的消費力度。

但最新數據顯示,新鄉市的上半年經濟成長率,已從去年同期的9.8%,大幅下滑至5.1%。取代消費的是新開發社區的荒涼、工廠停止運轉、與市府的推卸責任。面對質疑,當局解釋下滑最大主因,是國家社會福利的縮水,且貸款緊縮同時也造成製造業衰退與消費力驟降。

消費減少,導致產品價格下跌,隨之而來的就是企業獲利減少;減產減資、停薪甚至裁員,民眾更不敢花錢,形成一股惡性循環,也就是新興國家最不願看見的「通貨緊縮」。

Photo Credit:Corbis/ 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Corbis/ 達志影像

中國打噴嚏,新興市場著涼

「中國經濟可能還要再低迷好一陣子。」中國著名經濟學家余永定受訪時指出。中國上一次出現通縮是在1997年至2002年間,最後當局擴大財政支出,刺激房地產與出口來化解危機。然而這次,中國企業因產能過剩導致獲利能力甚差,投資效率過低,政府已經沒辦法再效仿當年的手段,來走出通縮的流沙。

更慘的是,中國市場表現不佳,讓新興市場企業過去10年的負債比率,從4兆美元激增至18兆美元。國際貨幣基金(IMF)警告,假使先進國家升息,將導致新興市場更加脆弱,恐引爆企業倒債潮。

日前國際金融協會(IIF)首席經濟學家柯林斯表示,光是第三季從新興市場撤出的資金,就高達400億美元,包括190億美元的股票,以及210億美元的債券。預估今年結束前,將有541億美元被全球投資人贖回,創下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最大一波撤離潮。

新鄉市上半季工業產量已從去年同期的11%下降至5%,許多中小企業都備受國企停擺的影響,甚至還有企業被拖款11個月之久,但當局卻不敢讓這些企業破產,反而持續提供低率貸款來維持一定就業率,隨之而來的便是更多的庫存,以及更多的呆帳。

同樣地,產能過剩也出現在房地產身上。原先計劃在新鄉市興建33棟、每棟可住300戶大廈的建商,如今只建了13棟,且當中還有許多空房,「過去政府大舉購地造就許多百萬富翁的官僚已經停止,消費減少與官員帶頭浪費的支出、貪腐已經癱瘓了購買市場。」

受衝擊最大的莫過於中國的中產階級。因投資公司倒閉遭捲款、片尋不著全職工作,原先希冀替下一代掙得安定生活的中產階級,如今無法為中國帶來消費型驅動,反倒持續被困在舊有的經濟模式中。

一名24歲的小麥農二代,在接受《華爾街日報》訪問時就明講,生活確實比父母要來得容易,但他不認為買車、買房、結婚是他能夠奢求的,就算過了50年也一樣,「因為我們永遠不可能向美國中產階級看齊。」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中產消失?

事實上,不只中國中產階級幻滅,就連美國的中產階級生活也大不如前。儘管現階段美國景氣看來似乎有逐漸復甦的跡象,但這只侷限在少數人的銀行戶頭,大多美國人仍舊過著縮衣節食的日子。

根據美國進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調查,美國中產階級收入在過去10年不但逐年下滑(降低8%),且維持一個家庭所需的基本開銷,包括育嬰(上漲37%)、醫療保健(上漲85%)、高等教育、房貸、退休保障等成本,已上漲了1萬美元;到了2014年,有超過一半的美國人,認為自己的收入完全無法攤平生活花費。

一個在紐約工作了五年的警察,每年收入約為6.9萬美元;而在市內公立學校工作五年的教師,每年收入約在5萬至6萬美元之間。但在曼哈頓,普通公寓的租金平均每月就要價近4千美元,一年換算下來將近4萬8千美元,一般家庭根本負擔不起,只能選擇入住政府公屋。

反觀台灣,中產階級一樣不好受。日前公佈的一項報告顯示,台灣自認為中產階級的民眾中,平均家庭月收入為14.3萬元,不但是北亞地區最低,甚至落後許多中國二線城市。

以香港中產階級來看,平均家庭月收入達到26.3萬元,排名第一;中國則以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一線城市,平均家庭月收入24.3萬元排名第二,即便是中國遼寧、河北、江蘇等二線城市,也有18.5萬的平均水平。

即使各國對於中產階級的定位不同,定義寬度也有所差異,但在經濟全球化持續影響之下,中產階級的生活只會愈往天平兩端靠攏,未來重返貧窮線的人數上升將不再只是危言聳聽。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孫珞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