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爾頓強作品何其多,但一條「黃磚路」卻引領他通往創作生命中的顛峰

艾爾頓強作品何其多,但一條「黃磚路」卻引領他通往創作生命中的顛峰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Goodbye Yellow Brick Road》絕對是艾爾頓‧強最容易為人們識別、最受歡迎的錄音室專輯,也是他四十幾年來眾多作品裡面的頂尖之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吳正忠 GARY

Album: Goodbye Yellow Brick Road
Artist: Elton John
First Released: Oct.1973

英國入榜最高名次:1
美國入榜最高名次:1

Photo Credit:Elton John

Photo Credit:Elton John

艾爾頓‧強(Elton John)在官網的介紹開宗明義地說:「決定任何一位音樂家所謂最好的一張專輯永遠都有爭議,但是,我們可以肯定地這麼說,《Goodbye Yellow Brick Road》絕對是艾爾頓‧強最容易為人們識別、最受歡迎的錄音室專輯,也是他四十幾年來眾多作品裡面的頂尖之作!」

要知道,《Goodbye Yellow Brick Road》專輯發行的時間,距離他的上一張專輯《Don’t Shoot Me, I’m Only The Piano Player》還不滿十個月。挾持著美國熱門單曲榜冠軍曲〈Crocodile Rock〉,亞軍曲〈Daniel〉的氣勢,《Don’t Shoot Me, I’m Only The Piano Player》才剛剛發行,艾爾頓‧強就迫不及待地展開這一張新專輯的錄製工作。

1973年1月,艾爾頓‧強一行人浩浩蕩蕩開拔到牙買加金斯頓的Dynamic Sound Studio錄音室,可惜情況並不如預期中理想,除了困擾他們的錄音系統,還有鋼琴的問題;更嚴重的是,因為Joe Frazier與George Foreman的拳賽所引起的騷動,而且牙買加的經濟困境導致政治局勢緊張更是雪上加霜,甚至影響了他們的人身安全。

每個人都待在恐懼的氣氛裡,更不用說是錄音了。於是他們開始考慮備案,四個月之後,他們移師法國一座由莊園城堡改建而成的Château d’Hérouville錄音室,這是他前兩張專輯《Honky Château》(1972),《Don’t Shoot Me, I’m Only The Piano Player》(1973)的錄音室。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雖然在牙買加無法正式展開錄製工作,但是,艾爾頓‧強和Bernie Taupin並沒有停止手上的創作工作,在牙買加他們一直埋首寫歌,一首接著一首。到了Château d’Hérouville後他們仍繼續創作,最後整理發現手上的歌曲早已超過了錄製一張專輯的份量,套裝專輯的概念就是這麼偶然產生的。

專輯原來的名稱叫做「Silent Movies And Talking Pictures」,因為專輯裡面許多歌曲的主題與概念都與電影有關。後來,專輯名稱雖然改了,但概念卻一點也沒變。著名的〈Candle In The Wind〉,〈Goodbye Yellow Brick Road〉,〈Bennie And The Jets〉到〈I’ve Seen That Movie Too〉,〈Saturday Night’s Alright For Fighting〉都是嘗試透過電影,將兒時的記憶以及懷舊的情懷表露出來。


〈Goodbye Yellow Brick Road〉

「有一天我們正在錄音室的餐廳吃早餐,看見了Bernie Taupin一個人從樓上拿著歌詞下來,餐廳裡剛好有一台鋼琴,艾爾頓‧強拿到歌詞就立刻坐到鋼琴前面開始譜曲,我很確定這首歌就是我們後來進錄音室錄製的〈Candle In The Wind〉。」,而他們當時的工作方式多是如此,專輯的錄音師David Hentschel回憶道。

專輯開頭的〈Funeral For A Friend〉,仔細聽的話,可以發現諸如〈I’ve Seen That Movie Too〉、〈The Ballad Of Danny Bailey〉、〈Candle In The Wind〉…等曲子的變奏,都被隱藏在這一首歌裡。〈Bennie And The Jets〉原來是一首錄音室的作品,但是製作人Gus Dudgeon在混音的時候突然覺得這首歌曲的氣氛,尤其是艾爾頓‧強鋼琴一出現時有搶拍的現象,這更像是現場演出時的狀態。於是他乾脆加入了口哨以及掌聲,再混入Jimi Hendrix的《Live At The Isle Of Wight》現場演出音效,成為一首仿造的現場錄音作品。

與任何他之前的作品相較,〈Saturday Night’s Alright For Fighting〉好似一則強力的宣言,節奏偏重的搖滾風格宣示了他即將告別之前溫婉醇厚的「古典時期」。至於流行化的雷鬼作品〈Jamaica Jerk-Off〉絕對是牙買加之行的感受與收穫。專輯中的最後一首歌曲〈Harmony〉,雖然最終未被選為單曲推出,但是,在當時許多電台的聽眾點播中,它受歡迎的程度都名列第一。

《Goodbye Yellow Brick Road 》出現在艾爾頓‧強創作力鼎盛的黃金年代,這個時候的他,有取之不絕、用之不竭的創作力,它更像是艾爾頓‧強創作生涯裡的承先啟後之作。在這裡,他總結了之前數年的創作經驗,同時也為自己未來的音樂發展描繪出了新的方向。這張專輯不但為他之前偏向古典、優雅的風格寫下了句點,也隨著他逐漸在美國市場受到肯定,呈現了更為豐富的風格與更多元的面向。自此以後的作品,除了更接近市場,也更加美國化。

專輯在英國發行後,於1973年12月22日登上排行榜冠軍,隨後在榜內徘徊19個月。在美國,它在冠軍位子待了8週,在專輯榜200名之內停留兩年。它在滾石雜誌的史上500張最偉大專輯名單中排名第91,在2003年獲選入列葛萊美名人堂。至2014年為止,專輯在全球的銷售則超過了3000萬張。

本文獲圈圈音樂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