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丹田地381隻野鳥遭毒害 可能是你我的消費習慣造成這場災難…

萬丹田地381隻野鳥遭毒害  可能是你我的消費習慣造成這場災難…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屏科大學生強調,刻意毒鳥者會利用稻穀浸泡農藥引誘鳥類去覓食,並不代表紅豆本身就會有農藥殘留,呼籲各界不要以煽動的情緒拒吃拒買,否則只會造成農夫與研究員的矛盾升溫,讓問題更難以解決。「改變消費習慣、選擇對環境友善的耕作制度才是重點。」

屏東萬丹6日傳出大規模毒鳥事件,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生態研究室學生在萬丹鄉一塊紅豆田中與路邊,發現共381隻遭毒身亡的麻雀、紅鳩、珠頸鳩與紅冠水雞等野生鳥類。根據該社團資料統計,在過去一年內被毒死的鳥超過1900隻,而且幾乎全台各縣市都有案例。萬丹鄉長劉昭相7日上午到現場勘查,指出多數農民不會毒鳥,這是個人的行為,將會加強對農民宣導。

相關報導:農藥好年冬毒害千隻鳥 恐禍及人類

ETtoday報導,每年到了秋天高屏地區二期稻作收割之後,就會有不少農友會接著種植紅豆,因為在國慶日前後就是最佳的播種期,但播種後會有許多野鳥前往啄食,因此常上演「人鳥大戰」。

農民會利用旗幟、彩帶、鞭炮、稻草人等道具來趕鳥,但是少數人為了節省成本或是沒有心力趕鳥,就會採取直接下毒的方式,將稻穀浸泡農藥「加保扶(好年冬)」,灑在田邊餵食野鳥,引發屍橫遍野的慘劇,甚至撿拾小動物的屍體為食的黑鳶也跟著遭殃。

聯合報導,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所研究室魏姓學生6日上午田野調查時,陸續發現58隻麻雀及1隻斑鳩屍體;到下午鳥屍愈收愈多,死亡麻雀達357隻、紅鳩11隻、珠頸鳩11隻、紅冠水雞2隻。

中央社報導,魏同學說,在撿鳥的過程中,旁人跟他們說毒鳥是紅豆田這塊的主人在毒的,並且已經毒5天了,前幾天路邊死更多。為避免跟紅豆田主人有不愉快,他們先撤退,但田裡的死鳥還很多,而且還是一直有麻雀群飛下去覓食,覺得非常擔心。

蘋果報導,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所研究室的林惠姍說,他們生態研究室主要是推動老鷹保護計畫,因為這些保育類的老鷹如紅隼、黑鳶,會不小心勿食這些鳥類活體或屍體,因此間接也被毒死,所以他們竭盡所能將這些屍體撿走冰存,並挑一兩隻送驗,除了通報單地農業單位外,這些屍體等到一定數量後,會再送往特定場所焚化,避免環境循環污染。

研究室表示,這種毒鳥法並不是南部紅豆田的專利,臉書社團「寂靜的秋天-農地毒鳥回報」在過去一年內接獲155筆的毒鳥事件回報,統計死鳥隻數超過1900隻,作物種類包括水稻、玉米、甘蔗和紅豆等,幾乎全台各縣市都有案例。

這兩年來,研究室已有許多的政府和民間單位攜手合作,試圖破除少數農民的毒鳥觀念,並宣導對環境友善的驅鳥辦法。毒鳥消息傳開後,面對部分民眾想發起「拒買」行動,研究室呼籲,刻意毒鳥和紅豆本身農藥殘留是不同的事情,希望各界不要煽動拒吃拒買,這只會造成農夫與研究員的矛盾升溫,反而使情況更不可收拾。

研究室指出,這次屏東毒鳥事件只是個案,希望大家不要攻擊農民,因為農民會這樣做也是成本問題,抵制只會讓盤商得利,把收購價壓得更低,讓農民為了生計,只好再只用更低的成本去栽培管理,對整個展業完全沒有幫助。「消費者最好的做法就是改變你的消費習慣,選擇對於環境是友善的耕作制度,才不會讓事情惡化,衝突不斷。」

自由報導,萬丹鄉長劉昭相得知訊息後,也於7日上午到現場勘查。劉昭相說,多數的農民都是善良的,不會因為鳥類吃農作物就毒殺牠們,毒鳥是少數農民個人所為,不應該歸罪給所有農民,將會請農政單位加強向農民宣導安全用藥,不要有毒殺鳥類的行為。

屏東縣農權會理事長盧同恊指出,二期稻作收割種植紅豆前,農民會施用殺蟲藥,由於每個農民用藥行為不同,因此有可能鳥類誤食農藥,不一定是毒鳥行為,現在農耕技術已經機械化,紅豆苗被鳥啄食的機率已經降低。

聯合報導,萬丹毒鳥事件引發社會關注,屏東縣政府7日也疾呼友善農業,農業處長姚志旺表示,今年縣府已透過企業與農民契作30公頃,明年一月採收後將取各為「老鷹紅豆」,做為友善大地的基地,他也呼籲農民防鳥害時,盡量考慮生態平衡,以趨趕代替毒鳥,友善大地。

姚志旺表示,不只鳥害,山區民眾經常反映彌猴破壞農作物的情形十分嚴重,縣府曾請示中央是否列入災害補償,但未獲回應,在修法之前,只能呼籲農民採取人道方式趕鳥。

新聞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