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藝界困境不是因為政府沒幫忙打通中國市場,而是放任系統台的壟斷

演藝界困境不是因為政府沒幫忙打通中國市場,而是放任系統台的壟斷
Photo Credit:我猜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府並非萬能 ,但如果像台灣今日的狀況,也許可以批評政府失職,系統台的壟斷生意,就是台灣社會的毒瘤 — 假借市場自由經濟不容干涉的大旗,實施消滅潛在競爭對手以取得綁架家戶收視的高額獨佔利潤。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先前寫的那篇關於台灣綜藝的困境,引起了一些朋友的討論,我決定再野人獻曝一下,表達我對台灣劣質綜藝節目如何解套的一些主觀建議。我主要是針對那天節目上吳宗憲對政府呼籲,要盡快幫演藝界打通中國市場 — 這個建議來作回應。

先說一個概念,也就是商人最想做甚麼生意? 在我的看法裡面有兩種生意:第一種就是無本生意,買空賣空、無擔保的槓桿操作、仲介買賣、掮客生意,這種生意也是中國最火紅的生意,打破企業家之所得來自於其承擔的總體風險之古典命題。第二種就是獨佔壟斷事業,透過消滅競爭的方式來得到特許經營,以消滅其他的競爭對手。

今日演藝圈的困境,最主要來自於第二種,也就是系統台的特許經營,如同吳宗憲在金鐘引言所述,台灣開放有線電視後,一百多台看似豐富,卻因為惡性競爭而導致品質下降,廣告收入銳減。

但我的看法剛好相反,其實是因為系統台消滅競爭做獨佔生意,導致品質下降才是主因。

簡單說一下 台灣的系統台主要掌握在:

  1. 蔡明忠手上的凱擘與台固 (市佔35%)
  2. 私募基金安博凱所掌握的中嘉(但近期快被遠傳吞併了) 市佔25%
  3. 練台生的年代以及台灣寬頻 市佔30%以上

假如遠傳成功入主中嘉,你知道有線電視即將掌握在這三個人手中嗎?

換句話說,有線電視該播甚麼?你家的電視打開來會有甚麼節目?全部掌握在這三個財閥手上,他們寧可開一些讓和尚講道念經的頻道,或是浮誇業配的購物頻道來賣自家集團的產品,也不願意讓出一個頻道給當年燒了好幾億、一心想把壹電視弄好的黎智英。

於是黎智英抱怨了很長一段時間,關於台灣電視產業經營環境的陳腐以及官商勾結,最後用跟練台生低頭,將他心血結晶壹電視賣給他日以繼夜批評的財閥,來結束這場他人生中最慘痛的商戰,慘賠收場。

《蘋果的滋味》李惠仁導演專訪:在壹傳媒跟老闆說「不可能」,你大概下午就不用來了

所以在台灣有線電視的生態,就要讓生人勿近,如果有膽敢威脅系統台財閥們擺爛經營模式的競爭對手,一律聯合起來不讓它上架就是了。千萬別以為商人最愛的是競爭,其實商人最愛的是不用競爭。

所以政府能做的,並不是為了台灣的演藝圈開拓中國市場而去跟對岸做甚麼樣的談判或妥協,而是應該致力於提供健全台灣有線電視產業的自由競爭平台,打破壟斷擺爛的假市場經濟,解放全台家家戶戶被財閥所綁架的機上盒,讓人民有自由選擇收視頻道的權利反對包裹出售,讓市場經濟去淘汰劣質節目 。

現在瀰漫著一股社會風氣 ,把所有的失敗都歸咎於政府不作為 ,我個人只同意一半。

Photo Credit: Yu-Ching Chu @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Yu-Ching Chu @ Flickr CC BY 2.0

大家以為韓國的文化產業是由政府帶頭發起的,其實韓國政府真正所做的努力是幫助國內優質娛樂業安排出口事宜,而真正做出好作品的,還是來自於韓國民間企業的努力。

以90年代末期橫掃韓國歌唱界、帶動歌壇商業化的H.O.T來作例子,這個由五位男孩所組成的團體 ,一開始其實是經營者到首爾市的松坡地區去尋找當地跳街舞的少年,經過一些簡單的篩選以及嚴格的培訓而後出道。

一開始草創時期甚至只能租破舊公寓的一樓,透過夜間路燈的投影來練習舞蹈動作,誰能想到這個當初資本額僅有150萬台幣的小公司,能發展成今日年營業額50億台幣以上的SM娛樂集團

再以韓國電影業為例,經過朴正熙大統領時期政治掛帥,嚴格審查的蕭條階段 ,政府保護電影產業的方式是對進口片商提出嚴苛的配額要求:假如片商欲進口一部國外電影 ,必須以製作三部韓國電影當作條件,於是大量的粗製濫造、虛應故事的韓國電影讓原本已經很糟糕的韓國影壇,進一步的向下沉淪。

改革開放初期 ,韓國電影的主要投資者是三星集團或是大宇實業等大財閥,這些企業採取直接干預的方式,甚至連電影角色的決定權都掌握在財閥經理手中,這種財大氣粗的經營方式自然導致影片內容粗劣 而不受市場青睞。

而到了90年代影壇多了一批革命分子,由於受害過去軍政府的威權統治,產生了一批反骨批判的才華創作者,例如《殺人回憶》的導演奉俊昊,曾經因為投入社運而遭到逮捕,因此他的電影充滿了對掌權者的不信任,以及強調警察的殘暴。

畢業於韓國名校延世大學的奉俊昊,用電影來表達他對當權者的諷刺,並深深地影響國民的思想,並成為票房與內容兼具的商業大導,這種入世的精神是韓國知識份子的特色,與其站在一旁冷眼批評,不如透過自己的肉身來改變大眾的輿論與觀感。

經過了1997年金融風暴,這些大財閥因為虧損嚴重而放棄電影事業,將資源撤回到原本的核心業務,在財閥退出電影界後,一批新的創投者興起,這些創投者尊重電影從業人員的專業,而不過分干涉,讓有才氣者可自由發揮其才華,再加上網路時代興起,政府規劃民間低利貸款來鼓勵電影創作者借貸,以及本土觀眾們對國片的喜愛及信心逐漸茁壯 ,於是韓國的電影業從此進入了一個良性循環,直到今日。

由此可見,不論是歌壇或是電影工業,韓國政府的角色是規劃一個良好的平台讓民間去運作,政府的工作是規劃釜山影展,或是協助優質文藝產品出口,而非一味地直接用金錢補助。

Photo Credit:Tomdog CC BY SA 3.0

奉俊昊 Photo Credit:Tomdog CC BY SA 3.0

以我國為例,輔導金制度就是一個直接的金錢補助,然而以今日台灣電影的表現看來成效並不明顯,甚至常為國民所詬病。

回到吳宗憲對政府協助打開中國市場的建議,我完全不能認同,今天台灣綜藝節目會失敗並非市場太小 ,而是資方短視近利。

以韓國綜藝節目為例,能夠出口到中國獲取高額權利金的 ,例如 〈爸爸去哪兒〉、〈我是歌手〉 或是近期的 〈無限挑戰〉,都是在韓國本土受到歡迎才引起中國資方的注意,進而開出高額權利金購買團隊以及技術。

當初在韓國推出這些節目時,完全不是為了打開中國市場而規劃,只是秉持著想做一個受歡迎的優質節目而去投資。台灣市場不夠大是假議題,做的東西太爛而沒人看才是真正的原因。

政府並非萬能 ,但如果像台灣今日的狀況,也許可以批評政府失職,前面所述系統台的壟斷生意,就是台灣社會的毒瘤 — 假借市場自由經濟不容干涉的大旗,實施消滅潛在競爭對手以取得綁架家戶收視的高額獨佔利潤。

如果說政府需要做些甚麼?就是別跟這些財閥沆瀣一氣,提供一個讓產業能夠健康發展的環境吧。

前一陣子去觀賞了政大廣電的畢業展覽,看到這些學生們用有限的預算做出完成度與創意兼具,幽默又精緻的喜劇片,或是感人肺腑的親情片,我只有一個想法,就是單比菁英分子的才華或是智商,我們絕對沒有輸韓國,但是比資方的遠見、投資的環境或是從業人員的使命感 ,我們落後的程度已經被甩開好幾條街了。

然而如果有一個良好的制度、友善的環境能解放我們民間的才華,讓這些學生願意進入產業貢獻創意所學,並得到合理的報酬,讓平台回歸到真正的競爭,而不是僅掌握在虛偽的財閥手中。

我想萬事起頭難,但如果有了這麼一點薪火燒起來,有一天也許能發展成燎原之勢也說不定。

相關閱讀: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文章來源於此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