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百年來首位摘下諾貝爾文學獎桂冠的記者

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百年來首位摘下諾貝爾文學獎桂冠的記者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為她的多聲書寫,我們這個時代苦難與勇氣的紀念碑。」評審給的讚詞這麼說。

先來看一段文章:

我不知道我該談些什麼——談死亡還是談愛?或者它們是一樣的?我應該談哪一個?我們新婚,依然牽手散步,即使只是到商店裡去。我會對他說:「我愛你。」但我不知道那時我有多愛他。我一點也沒有概念……我們住在他工作的消防隊的宿舍裡,在二樓,另外有三對年輕夫妻,我們共用一個廚房。一樓停放他們的卡車,紅色消防車,那是他的工作。我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在哪裡,狀況如何。

有天晚上我聽到一聲噪音,我往窗外看去,他看到我。「窗戶關起來,回去睡覺,反應爐著火了,我很快就會回來。」我沒有看到爆炸現場,只看到火焰,所有東西都發亮,整個天空,巨大的火焰,還有煙霧。熱氣十分嚇人,而他還沒回來。煙霧來自燃燒的瀝青,它們覆蓋在屋頂之上。他後來說狀況就像行走在柏油上頭,他們企圖撲滅火焰,他們用腳踢踩燃燒的石墨……他們沒有穿戴帆布裝備,只穿著身上原本的短袖衣服就出發。沒有人告訴他們,只說是火災,要他們過來,就是這樣。

誰寫的?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Svetlana Alexievich),剛出爐的2015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白俄羅斯的記者作家。寫什麼?車諾比核災,來自她的著作《車諾比的悲鳴》(Voices from Chernobyl)。嚴格講並非完全是創作,而是她訪談了數以千百計的車諾比受災者以後所寫成的口述歷史。

Quote from interview today with 2015 Literature Laureate Svetlana Alexievich.#NobelPrize

Posted by Nobel Prize on 2015年10月8日

口述歷史也能得諾貝爾文學獎?當然可以,因為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寫的是土地的歷史、民族的情緒,與人們的集體意識,比如二次大戰、戰後蘇聯、阿富汗戰爭,與車諾比核災等,而且她每寫一本著作,就要訪問成百上千的事件見證者與倖存者,去傾聽一則則一般人難以親身見聞的故事,然後匯聚起來,從中萃取並拼貼出一個時代的集體精神風貌。

雖然是紀實報導,但因為取材如此豐富,視野如此寬廣,筆觸如此深邃,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構築出任何個人有限認知與感受能力都只能取一瓢飲之的集體生命經驗,讀起來就像是創作,而形成了難以歸類的嶄新文體。

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得獎有幾個重大意義,首先,她是諾貝爾文學獎史上第14位女性得主。其次,她是英國哲學家羅素(Bertrand Russell)在1950年獲獎以來,首位的非純文學,也就是小說與詩以外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Glad we had to update the image with all the Nobel Literature Women!2015 Literature Laureate, Belarusian author Svetlana Alexievich, is now included. #NobelPrize 2015

Posted by Nobel Prize on 2015年10月8日

當然最重要的意義是,她是史上第一位得到諾貝爾獎的記者作家。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與馬奎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也是記者出身,但以小說家身分獲獎,只有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以訪問與報導文章得到諾貝爾委員會肯定。文學是什麼?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開拓了新的可能。

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今年67歲,她從學校畢業以後就從事新聞工作,當過記者、特派員與專欄作家,著作包括《戰爭的非女流面貌》、《車諾比的悲鳴》、《最後的見證者:不天真的故事書》等。

「因為她的多聲書寫,我們這個時代苦難與勇氣的紀念碑。」評審給的讚詞這麼說。

要寫出時代的苦難與勇氣,文學。小說、新詩或散文,只是文體形式,只是表達工具。

BREAKING NEWSThe 2015 #NobelPrize in Literature is awarded to the Belarusian author Svetlana Alexievich “for her…

Posted by Nobel Prize on 2015年10月8日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沈政男臉書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