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委會和建制派永遠不明白,那一片超然於保密制的海闊天空

校委會和建制派永遠不明白,那一片超然於保密制的海闊天空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使社會一天比一天黑暗、敗壞、荒唐,捍衛公平正義的志向,依舊明亮。這一份勇氣,超然於一切的謾罵,超然於所有權勢的魔爪,也超然於今天的亂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銘(中大準畢業生,主修精算。本相信有危自有機,但近年社會烽煙四起,不禁慨歎周遭變化之劇烈。期望在理想和現實之間探索出路,用文字和相片留下屬於新一代的心路歷程。)

歷時逾半年的港大副校任命風波終於落幕。「荒謬絕倫」四個字已不足以形容整場近乎鬧劇一般的風波:當上德高望重的法律學院院長,全因教授「好人」(nice guy);「榮譽資深大律師」這名譽,竟被建制中人質疑「能否成為學歷的證明」;明明是《文匯報》於2014年11月26日率先披露陳文敏為副校人選,三位投反對票的校委會成員卻指陳文敏自行公開候選人身份,個人操守有問題。

面對重重指控,陳文敏道出八字真言: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相比李國章被學生包圍時的「超然」,抑或是相信校委決定是以「香港大學長遠及最大的利益」為依歸的梁智鴻,對於一班力排眾議、奮力守住港大自主堡壘的校友而言,心情只能用六個字形容:

哀,莫大於心死。

但有心人的心志,真的全然滅絕了嗎?任憑你擋住了陳文敏,學術界還有千千萬萬個「陳文敏」。他們正是學界的中流砥柱,不甘任人魚肉,誓要守穩學界這橋頭堡。面對千夫所指,他們不以泥漿摔角式的反駁去糾纏,倒是以鏗鏘的口號和行動,喚醒仍在沉睡的人。

Photo Credit: CUHK

校委會成員近來最常掛在口邊的,就是《校務委員會成員行為守則》中5.37段,「校委會成員需要對校委會議程及相關討論文件保密」一文。此句有如尚方寶劍,每當遇上記者提問,便大條道理保持緘默。

似乎部分校委會成員忘記了《守則》中的5.2段,對凡擔任公職人士皆適用的七大原則(the Seven Principles of Public Life)。其中兩個原則,不知校委會成員有否恪守?

問責:身任公職人士對其之決定、行為,應該向公眾負責,必須甘願受與其職份相應之懲罰

公開︰身任公職人士應於下決定、付諸實行時,盡可能公開。行事理應有理有據,而僅在涉及公眾利益時,公眾要求下方應限制披露某些資料

陳文敏毫不戀棧權位,卻為港大多年樹立的程序和價值被一一踐踏感到悲哀。有港大校友感慨:百年基業毀於一旦。權威法律學者佳日思(Yash Ghai)更向《南華早報》表示,從未見過校委會如此卑躬屈膝,直指校委會對陳的指控屬「刻意中傷」(a deliberate attempt to vilify him)。

今天的香港,放下了多少身段,去迎合「中港融合」的大趨勢?

事件迅速發酵,校委會成員逐一反駁外界的批評,並集中火力質疑馮敬恩的個人操守。李國章指責馮敬恩是「大話精」,梁智鴻會研究如何懲處「洩密者」,盧寵茂更直斥馮敬恩「斷章取義」。把所有批評串連一起,不難得出一個結論:

這回不單是盧教授腳痛了-說穿了,馮敬恩抓到一眾校委的「痛腳」。

一位飽受建制抨擊的候選人被打下來,寒蟬效應卻沒有如預期般蔓延-港大學生會會長挺身而出,揭開閉門會議的一幕幕,令公眾譁然;港大校長馬斐森更不排除北京政府是這次風波中的「幕後黑手」(Beijing was behind the episode)。關鍵時刻,有人置身事外劃清界線,有人甘於作幫兇削弱校園自主,亦有人挺直腰骨,堅守信念,始終如一。一場風波有如照妖鏡,誰忠誰奸,一目了然。

退一步去想,若然馮敬恩以「接近消息人士」爆料,既能揭露真相,又能明哲保身,免受校委會責難。但馮敬恩挺直腰骨,堅持把荒謬的一幕幕公諸於世,情願承受千斤擔子當告密者(whistle-blower),也不甘淪為沉默的大多數(silent majority),讓副校任命死得「不明不白」。

陳文敏在香港電台訪問時,被陳志雲問到:「面對這樣的風波,你會否灰心,甚至因此放下教職?」陳文敏回答道:「這次事件中其中一個令我心暖的地方,就是收到很多學生的支持和慰問。」同樣是教授,一位沒強求人安慰的弱者,在強權下不卑不亢;另一位卻對未被慰問耿耿於懷,終「得償所願」,招惹四方八面「親切的問候」。同樣是教授,此刻高下立見。

******

傘運後我們很著緊得失-退,還是不退?衝,還是不衝?劃時代的爭議,人在其中,更顯無力。港大風波,確實使人心碎。此時此刻,如何走下去?

陳文敏一語道破:「只要有心有人,不論身居何位,都能發揮你的影響力,做你想做的事。」不畏強權、無忘初衷之崢崢風骨,令人肅然起敬。此時此刻,我想起鄭板橋的《竹石》,其中兩句在這昏暗世代中,多麼擲地有聲:

「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

正如陳文敏在關鍵時刻被「勸退」,甚至建議他當選後辭職,仍站穩陣腳一樣,真心守護港大的人,在整場風波一直處於下風,備受千夫所指。然而他們貫徹始終,信念絲毫沒有動搖。即使社會一天比一天黑暗、敗壞、荒唐,捍衛公平正義的志向,依舊明亮。這一份勇氣,超然於一切的謾罵,超然於所有權勢的魔爪,也超然於今天的亂世。這,也許就是部分校委會成員和建制中人永遠不會明白,那一片超然於保密制的海闊天空。

Photo Credit: HK Epoch times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