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當代苦難與勇氣樹立紀念碑-2015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亞歷塞維奇

為當代苦難與勇氣樹立紀念碑-2015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亞歷塞維奇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諾貝爾委員會頌辭表彰亞歷塞維奇「如音樂作曲般的複調敘事寫作,為當代的苦難與勇氣樹立了一座紀念碑。」

中央社報導,2015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8日揭曉,得獎者為現年67歲的白俄羅斯作家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Svetlana Alexievich)。頌辭表彰亞歷塞維奇「如音樂作曲般的複調敘事寫作,為當代的苦難與勇氣樹立了一座紀念碑。」(for her polyphonic writings, a monument to suffering and courage in our time)有一半烏克蘭血統的亞歷塞維奇擅長紀實文學,代表作品有《車諾比的悲鳴》等。頒獎儀式將於12月10日在斯德哥爾摩舉行。

聯合報導,諾貝爾委員會表示,亞歷塞維奇是半世紀以來首位以報導文學寫作為主力的諾貝爾桂冠得主,也是首位贏得諾貝爾文學獎的記者。她的作品看似口述歷史,但寫的不是歷史事件,而是當事人複雜情緒,「她設計出一種新的文體。讓世人看見映射眾多情感的世界。」文壇人士指出,亞歷塞維奇的作品類別介於紀實和小說之間,此一文類未曾獲得諾貝爾獎肯定。

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百年來首位摘下諾貝爾文學獎桂冠的記者

亞歷塞維奇1948年5月31日出生在烏克蘭伊凡諾-法蘭科夫斯克(Ivano-Frankivsk),父親是白俄羅斯人、母親是烏克蘭人。父親服完兵役後,舉家搬到白俄羅斯,雙親在那裡擔任老師。1972年於明斯克大學新聞學系畢業後,她先是在地方報社擔任記者,後來擔任文學雜誌的特派員,曾先後以二次世界大戰、阿富汗戰爭、蘇聯解體以及車諾比核電廠事故等重大事件為主題發表著作,作品曾多次得獎。

CONGRATULATIONS!Svetlana Alexievich is awarded the 2015 #NobelPrize in Literature “for her polyphonic writings, a monument to suffering and courage in our time”.

Posted by Nobel Prize on 2015年10月8日

「烏托邦之聲」系列作品

中央社報導,她花多年時間採訪逾200名加入紅軍、上陣殺敵的婦女,從女性角度描述二戰,於1985年出版第一本著作《戰爭的非女性面孔》(War’s Unwomanly Face)。同年又出版《最後的目擊者:失去童年的孩子們》(The Last Witnesses: the Book of Unchildlike Stories),是《戰爭的非女性面孔》續作,內容是收錄二戰兒童的回憶。

這是亞歷塞維奇「烏托邦之聲」(Voices of Utopia)系列作品的第一部,這些作品透過許多個人的觀點描寫前蘇聯時期的生活。她精心拼貼許多個人的聲音,並透過這種不尋常的寫作方法,深化我們對整個時代的了解。

1990年作品《鋅男孩:阿富汗戰爭的蘇維埃悲歌》(Zinky Boys: Soviet voices from a forgotten war),敘述1979至1989年間蘇聯在阿富汗的戰爭,寫下失去兒子的母親們的悲傷。聯合報導,書名由來是,當時戰爭時期常用鍍鋅的白鐵棺材裝載屍體,這些在家鄉的母親等待戰爭結束歸來的孩子,遠遠望著一列列的白鐵棺材,心裡忐忑不安,害怕自己心愛的孩子成了白鐵棺材裡的男孩。

1998年作品《車諾比的悲鳴》(Voices from Chernobyl),透過10年來對超過500位倖存者的訪談記錄,描述1986年車諾比核災發生後,清理核災人員的可怕經歷。這場核災的放射性落塵,對白俄羅斯的影響超過其他國家。

最新作品是2013年《二手時間》(Second-hand Time: The Demise of the Red (Wo)man),以散文檢視蘇聯共產政權垮台20年後留下的心理餘毒,榮獲法國梅迪奇獎(Prix Médicis),是「烏托邦之聲」系列最後一部。

聯合報導,亞歷塞維奇著作不算多,出手卻總令人震撼,台灣僅由馥林文化2011年出版過她描寫核災的《車諾比的悲鳴》。馥林文化總編輯周均健表示,亞歷塞維奇的文字有種魔力,「透過她的文字,核災的畫面彷彿出現於腦海,讓人震撼。」

「我不知道我應該說什麼故事—關於死亡還是愛情?也許兩者是一樣的?我該講哪一種?我們才剛結婚,連去買東西都會牽手。那天晚上我聽到聲響,探頭望向窗外。『他說:反應爐失火了,我馬上回來。』我沒有親眼看到爆炸,只看到火焰。所有東西都在發亮。火光衝天,煙霧瀰漫,熱氣逼人。他一直沒回來…」

美國《出版人週刊》則評論此書「充斥著對命運的無奈、刻苦的勇氣、以及濃厚的黑色幽默…如同不可磨滅的X光透視著俄國人的靈魂。」

Interview with Permanent Secretary Sara Danius #NobelPrize

Posted by Nobel Prize on 2015年10月8日

超越新聞的紀實文學新流派

自由報導,亞歷塞維奇曾表示,「我需要捕捉到人們激動的時刻。當某人暢所欲言時,聆聽很重要,我總是打開我的耳朵。」她解釋其混合新聞學與文學的寫作技巧激發於俄國傳統口述故事,「我決定收集來自街上的聲音,在我身邊的素材。」

中央社報導,瑞典學院院長丹紐斯(Sara Danius)說,亞歷塞維奇以近40年的時間研究前蘇聯人民,但她的作品不只是關於歷史,更關乎「某種永恆,對永恆的一瞥」。瑞典學院常任秘書戴紐斯(Sara Danius)說,她的寫作已經超越了新聞,標誌紀實文學的新流派,「藉由她獨特的寫作方法-縝密組成的人類聲音拼貼,亞歷塞維奇加深了我們對整個時代的理解。」

中央社報導,亞歷塞維奇根據目擊者說法,以饒富情感的筆觸寫出有關二戰與車諾比核災的作品,早已蜚聲國際。她運用新聞寫作的技巧和文學的筆法,以第一人稱的方式,透過目擊證人的話語記述這些恐懼,作品已被翻譯成多國語言,多次囊括國際文學大獎。不過,在1994年開始掌權的獨裁者魯卡申柯(Alexander Lukashenko)長久統治下,亞歷塞維奇以俄語寫成而充滿爭議的作品,並未在她的祖國出版。她說,白俄羅斯籠罩在「令人毛骨悚然的審查」中。

中央社報導,她曾為烏克蘭危機發聲,稱讚烏克蘭示威群眾2014年2月推翻獲俄國支持的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努力切斷烏克蘭與蘇聯的歷史連結。她在受訪時說:「烏克蘭是最佳例子,渴望與過去一刀兩斷,值得尊敬。」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