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當海賊王要先過世界政府這一關,那想捕公海的魚呢?回顧「台灣漁業史上最大危機」

想當海賊王要先過世界政府這一關,那想捕公海的魚呢?回顧「台灣漁業史上最大危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之所以要特別介紹這個大西洋鮪類資源保育委員會,原因是跟2005年一件堪稱台灣漁業史上最大危機有關。

文:蔡榮峰(澳洲國立國家大學戰略暨外交雙碩士)

經濟海域與漁場的爭端,是亞太臨海諸國難以擺脫的國際現實。

拿台灣來說,週邊海域的漁場與日本、中國、菲律賓皆有大幅重疊的區況,台灣官方管不管都為難,動輒演變成國際事件。也因此有能力的國家,開始戮力發展遠洋漁業,把目光放在較無爭議的公共海域,到不屬於任何國家管理的地方去捕撈,如此一來,即便是領海之內漁場有限的小國,也有機會變成漁業巨人。

這時候問題又來了,那無人管理的那些國際漁場豈不是變成「先搶先贏」,一下子就被捕撈殆盡?

內行人都知道,想當海賊王也要先過世界政府這一關。那些為原本三不管地帶的國際漁場,經過上個世紀的全球化之後,紛紛被納入特定國際組織來管理。這一管理,自然有助於漁業資源的永續利用,但也在原本無國界的大洋上導入了國際政治的人為鬥爭。

那些不為人知的幕後心酸,世界上再也沒有其他國家能像我們台灣有如此深刻的體會了。今天就來說說「國際大西洋鮪類保育委員會」這個台灣人不可不知的國際組織。

住海邊的,管很闊

國際大西洋鮪類保育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Atlantic Tunas, ICCAT)是根據1969年在巴西里約熱內盧簽署的《大西洋鮪類保育國際公約》成立,是目前世界上最大、最有組織的國際漁業資源管理組織,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個全權被賦予管理大西洋跨國海域鮪類、類鮪類生態資源的機構。

主要職責為針對該地區超過30種魚類進行全面性資訊蒐集、系統性研究分析,以確保各會員國、合作會員確實遵守《大西洋鮪類保育國際公約》。台灣於1998年成為合作會員,並在2001年成為永久會員 [1]。

灰色區域為國際大西洋鮪類保育委員會管理範圍|Photo Credit: ICCAT

根據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的資料,國際大西洋鮪類保育委員會的管制措施有下列幾種:

1. 禁漁區和禁漁期

為讓鮪類資源可以每年維持一定之族群量,禁止於某段時期在特定海域內捕撈親魚或仔稚魚。

2. 最小漁獲體長限制

為保護仔稚魚或幼魚,禁止捕撈特定體型以下之小魚,例如:不得捕撈3.2公斤以下之黃鰭鮪、大目鮪,6.4公斤以下之黑鮪,及25公斤或125公分以下之劍旗魚。

3. 漁船規模限制

主要管理對象為「大型鮪延繩釣船」(large-scale tuna longline vessels, LSTLVs),即全長超過24公尺或垂直高度大於20公尺之鮪延繩釣船,締約國及合作會員必須提供其所屬該類船隻名單,以收錄在該委員會的「漁船登錄名單」上,例如台灣大目鮪漁船限制在125艘,中國自2002年起限制在60艘;菲律賓5艘。

4. 漁船登錄制度

要求締約國或合作會員、實體和漁業實體提供作業船隻基本資料,以供查核。如發現不在該名單上之漁船在公約海域作業,ICCAT秘書處將通知締約國或合作會員、實體和漁業實體,應採取方法阻止其在公約海域內作業。

例如:各國應每年提供全長大於24公尺在公約海域捕撈大目鮪、北大西洋長鰭鮪、及所有在公約海域作業之漁船名冊(遊樂漁船除外)予ICCAT秘書處。漁船名冊內容包括船名、註冊號碼、國際無線電呼號、船隻類型、長度、總噸位、船主姓名及住址。

5. 漁獲配額

通常由科學家根據資源評估結果估算出最大持續生產量(maximum sustainable yield, MSY),再考量各國社會經濟狀況,經協商訂出總容許漁獲量(total allowable catch, TAC)及各國可以捕撈之數量(即國家配額,specific-country quota)。目前已有多數魚種訂有國家配額,例如:南、北大西洋劍旗魚、東大西洋和地中海黑鮪、西大西洋黑鮪、北大西洋長鰭鮪等。

另外也有不分國家配額,而以數國共用總容許漁獲量方式管理,例如:4個主要南大西洋長鰭鮪捕魚國(巴西、南非、納米比亞、台灣)在2000年之共同漁獲配額為27,500公噸。當該4國累計之漁獲量達22,000公噸(即27,500公噸之80%)時,應召開多邊會議,討論後續的配額使用方式。

6. 貿易認證

要求出口鮪魚類產製品之漁船須提供其國家出具之統計文件,該文件記載內容包括船籍國、船名、出口地點、產品型態、捕獲洋區等,以檢視各國對配額限制、魚體大小限制等管理措施之遵行程度,並增加漁獲統計之準確性。

例如:出口黑鮪至ICCAT締約國者,自1994年起即必須檢討捕獲黑鮪漁船船籍國認證之黑鮪統計文件(ICCAT Bluefin Tuna Statistical Document)。另ICCAT預計近期內實施劍旗魚、大目鮪之貿易統計文件制度,亦即屆時凡出口該等魚種產品者,必須檢附由出口國開具之貿易統計文件。

7. 貿易制裁

禁止締約國進口破壞保育管理措施國家之鮪類產製品為手段,以制裁遭認定不合作之國家。例如:自1998年起,禁止自貝里斯、宏都拉斯、巴拿馬進口黑鮪和其產製品。惟巴拿馬因於1999年加入ICCAT,故自2000年起,解除黑鮪進口管制,但自2000年起,增加禁止由赤道幾內亞進口黑鮪和其相關產品。其後劍旗魚與大目鮪亦有針對不同國家類此限制進口之管制。[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