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照片中的白人、我要光明正大回中山國中任教、和平獎無法粉飾突尼西亞的問題

懶人時報看什麼?照片中的白人、我要光明正大回中山國中任教、和平獎無法粉飾突尼西亞的問題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債務、失業、恐怖攻擊 和平獎無法粉飾突尼西亞的問題

(諾貝爾和平獎背後的冷硬現實。轉自宋小海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艾塞布西在7月2日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這項命令一直到了10月2日才解除。有趣的是,同一天世界銀行(World Bank)也宣布提供突尼西亞一筆5億美元的貸款,附帶條件是突尼西亞必須加速金融改革、擴大開放私部門投資,但對突尼西亞龐大的政府部門收不到稅(尤其是政府完全管不到的60%的外國資本)卻未置一詞。

一個星期之後,全國對話四重奏得到了諾貝爾和平獎,全世界再一次齊聲頌揚突尼西亞的民主成就。

從革命前到革命後,突尼西亞人始終如一的生存困境,就這樣被留在了陰影裡。外患加上內憂,突尼西亞的未來其實還是充滿變數,在這個節骨眼上,一座和平獎究竟能為這個受傷頻頻的社會注入強心針?或者可能掩蓋了更多外界不想看見的問題?恐怕有得爭論。

不過,有一件小事或許比較容易有共識:2011年的那場革命,突尼西亞人其實稱之為「尊嚴革命」(Thawrat el-Karāma),但諾貝爾委員會在官方聲明中卻再次使用了「茉莉花革命」(Jasmine Revolution)──這個由利用新媒體報導這場革命而聲名大噪的美國記者卡文(Andy Carvin)所給予的名字。如果真心覺得突尼西亞人民在這幾年之中達到了什麼成就,首先,就請從還原一個簡單的命名來致意吧?

張翠容兩年前的文章:突尼西亞的困局懶人時報

照片中的白人(The White Man in That Photo)

(挺身而出,與主流對抗的勇氣。轉自Albert Tzeng的臉書,以下引述他的註解全文)

這張歷史性的照片,攝於1968年墨西哥奧運男子兩百公尺頒獎典禮。頒獎台上,分獲金牌與銅牌的非裔美國人Tommie Smith跟John Carlos,在胸前貼上「Olympic Project for Human Right」貼紙、赤腳、高舉戴著黑手套的手,低頭不語。他們以此聲援當年美國浪頭上的黑人民權運動,抗議種族歧視!他們後來成為美國民權運動史上的英雄,甚至在聖荷西州大樹立起他們的雕像。

我們看到這張照片時,很容易忽略畫面左方那位白人選手,把他視為無關的背景、甚至是與右邊兩位黑人民權鬥士的某種(白人)對照。

所以本文開頭就說:有時照片會騙人。

這個白人選手是來自澳洲,個子相對嬌小的Peter Norman。他在那場比賽中跑出個人最佳的成績20.06 ,打破澳洲記錄,至今四十七年沒被超越;只是當年Smith跑出打破世界記錄的19.92,仍成功捍衛金牌。那是場精采對決,單論運動,Peter無疑是個偉大選手。

不過更動人的是,當他得知另外兩位受獎人的抗議計畫時,也主動要了一張 「Olympic Project for Human Right」貼紙,貼在胸前聲援。他多年後在自己侄子拍攝的紀錄片中說:

“I couldn’t see why a black man couldn’t drink the same water from a water fountain, take the same bus or go to the same school as a white man. There was a social injustice that I couldn’t do anything for from where I was, but I certainly hated it."

不過這個出於良心小動作,讓Peter後來付出龐大代價。當年澳洲仍厲行種族隔離政策,一如南非;輿論認為他涉及該起抗議事件,成為他銀牌上的汙點。相對於Smith跟Carlos後來贏得的英雄地位,Peter胸前的貼紙,卻換來他在澳洲體壇的冷凍與遺忘。

四年後的慕尼黑奧運,這位前屆銀牌得主被拒絕在澳洲代表隊門外。他後來離開競技場,有一度擔任健身房教練,還一度得在肉鋪工作營生。據文中所述,當年他也曾有機會翻身──只要他願意公開譴責Smith跟Carlos在頒獎台上抗議的作法;而他拒絕。

2006 他過世,當年同台領獎的Smith跟Carlos擔任他的抬棺人,送他最後一程。Carlos稱Peter是「孤獨的戰士,為了人權有意識地選擇被犧牲」。

直到2012年,澳洲國會才通過決議,承認Peter Norman的運動成就、參與人權抗爭、追求族群平等的勇氣與貢獻,並對1972年代表隊甄選中的不當道歉 。(懶人時報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我們活在黑暗時代

(全文都非常精彩,推薦一讀。轉自林育立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為何書名取做《二手時代》?「歷史其實正在走回頭路,人類的生活沒有創新」,亞歷塞維奇舉俄羅斯為例子說,多數人仍活在「用過」的語言和概念,停留在自己仍是強國的幻覺裡,「雖然平時真正關心的不過是弄張申根簽證去度假、買台小車子這樣的小事而已,」她說:「莫斯科的街頭,到處都可聽到有人在辱罵美國總統歐巴馬,全國人的腦袋裡都住著一個普亭,相信俄羅斯正被敵國包圍。」

至於大眾,「只能靠著把小孩養大來自我安慰,接受權力有黑暗面,與現實妥協,避談政治,連知識份子也變形成這樣,讓我非常絕望,」亞歷塞維奇說:「1990年代,我們曾經很天真的相信,馬上就能獲得自由,但自由需要自由人,而我們現在還沒有自由人。」

(中略)亞歷塞維奇的政治意見與尖銳批評,引來在場一名年輕的俄羅斯記者不耐提問:「您得的是諾貝爾文學獎,為何只談政治不談文學?您是不是自以為有能力跟全世界的人詮釋俄羅斯?」

亞歷塞維奇聽了微微一笑,不疾不徐的回答:「我確實是作家,不是政治人物,可是我生活在那邊,我當然可以表示意見。」她說:「至於你的提問,是屬於你自身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懶人時報

後勁人抗爭25年 高雄煉油廠下月關廠

(大件事。轉自陶樂蒂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聯合報》報導,中油高雄煉油廠1968年建廠,全盛時期有3000多名員工、46座工場;如今只剩約3分之1員工、6座工場;其中五輕設備自1990年代初完工後,50年的壽命僅23年,讓員工感嘆「這是台灣石化產業及經濟的一大損失啊!」

但參與「反五輕環保抗爭」長達20多年的後勁居民,對於惡鄰居終於要搬走了相當高興。報導指出,有居民甚至掛起大型看板為關廠日倒數;而有70年歲的居民更表示,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中油關廠,留給後代子孫安全家園,他死而無憾。(懶人時報

蕭曉玲:我要光明正大回中山國中任教

(轉自張樂群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針對前台北市中山國中音樂教師蕭曉玲反對前台北市長郝龍斌「一綱一本」政策而遭解聘,時隔7年「郝下柯上」,但台北市教育局還是僅願意依據教師法新規定,恢復蕭曉玲的教師資格,而不願承認當年解聘違法。對此,多個教育團體8日召開記者會,呼籲市長柯文哲正面回應監察院的糾正與調查報告。當事人蕭曉玲也語帶哽咽的說,「我要光明正大回到中山國中任教」;請教育局長湯志明不要再一次羞辱她了。

對於郝龍斌推動「一綱一本」政策,中山國中音樂老師蕭曉玲於2007/11/12,提出行政訴訟,狀告郝龍斌剝奪教師選書權。隨後,即發生一連串教育局與中山國中聯手整肅蕭曉玲情事。

(中略)對於在柯文哲上台後,台北市教育局還是僅願意恢復蕭曉玲教師資格,而不願意恢復她在中山國中的教師職位,包括人本教育基金會、台灣教師聯盟、全國家長團體聯盟、台教會、台灣北社等團體8日上午召開記者會,要求撤銷違法解聘,請柯市府正面回應監察院的糾正與調查報告。

人本基金會董事長史英表示,這是轉型正義的一部份,他們不是向台北市政府提出「請求」,而是要向市長柯文哲討公道。史英表示,當初解聘蕭曉玲的速度非常的快,過程經過督學、校長、家長會等一條鞭下來,就是要達到「殺雞儆猴」的效應,要警告其他老師,「你如果不乖,我們有辦法透過既有的程序把你殺掉,而且你完全沒有還手之力」。但現在看到台北市教育局的回函,他對於柯文哲的表現,相當失望。(懶人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