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心理學看藝術︰為甚麼我們會認為複製品跟原作有別?

從心理學看藝術︰為甚麼我們會認為複製品跟原作有別?
Photo Credit: AP Photo / Xinhua, Feng Mi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往的心理學研究發現,人們覺得藝術品的原作比複製品更有價值,即使看起來相同,人們仍認為兩者分別。最近一篇論文嘗試解釋這個現象,作者認為我們在看藝術品時,會認為那是「藝術家的延伸」。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紀錄片《大偽術家》講述了專創作贗品的「假畫天才」Beltracchi,當其訛稱屬另一位藝術家的作品被發現是偽冒後,那些假畫的「藝術品」地位就被降格。

此外,即使當代藝術不少作品都並非由藝術家親自製作,以及過去幾個世紀也有不少技術演變,令原作跟複製品並無二致,普遍觀眾都會認為原作有其獨特光環。

心理學家亦有研究這個現象,並發現人們認為原作比複製品更有價值;即使看起來一模一樣,人們也傾向認為複製品跟原作有別。最近一篇刊於期刊《Topics in Cognitive Science》的論文,三名來自耶魯大學及芝加哥大學的學者嘗試解釋此現象。

藝術品是「創作者的延伸」?

作者引用「延伸的自我」(extended self)這個概念,指出人們會認為「自我」的概念並不限於身體,可能會把其他物件視作一個人的延伸。他們認為,藝術品可能被視為藝術家的一部份,所以我們如此重視原作,也認為每件藝術品都獨一無二、無法複製。

為探索這個說法是否成立,作者先討論另一項關於身份/同一性(identity)的研究。該研究其中一個實驗,要求參與者設想有一部「遙距傳輸機」,能夠先掃瞄一個槌子所有粒子,再把訊息傳到另一處,在那兒以掃瞄得到的資料「重建」出槌子,並把原本的槌子毀滅。那麼,重建出來的槌子是否原本的槌子?假如掃瞄的不是槌子,而是人呢?

研究發現,相比之下人們更願意接受複製槌子是「同一個」槌子,卻認為「人」的身份不單建基於思想,構成的物質也很重要。

作者按此思路猜想,假如人們真的把藝術品視作藝術家的延伸,那麼在判斷複製品是否「同一件」藝術品時,同樣會認為「構成物質」是重要因素。

「工具」還是「雕塑」,有分別嗎?

在第一個實驗中,研究人員要求37名大學生閱讀一段故事,內容大致如下︰

Stein是個大學生,他造了一件名為"Tample"的雕塑。他先用蠟造了一個模型,再用蠟模型來製作橡膠模,最後把塑膠注進橡膠模,以倒模方式製作。雕塑價值100美元。Stein把Tample存放於倉庫A。

Stein同意製作一件完全一樣的複製品,製作模式相同。複製品存放於倉庫B。倉庫A發生大火,裏面所有東西都燒毀了。

所有人在讀完上述故事後,需要判斷是否同意「倉庫B內其中一件物品是Tample」,0分為「強烈不同意」,8分為「強烈同意」。換句話說,評分越高,就代表參與者越認同複製品跟原作一樣。

為了作出比較,不同參與者會讀到不同版本的故事,研究人員作出以下3個改動︰

  1. 把文中「雕塑」一詞換成「工具」;
  2. 把「同意製作一件完全一樣的複製品」換成「同意讓別人製作一件完全一樣的複製品」;
  3. 為製作複製品的決定提供以下理由︰「原作受到一種會侵蝕塑膠的化學物污染,為防止污染擴散,必須把它銷毀」。

研究人員可能不會改動故事,也可能僅作出部份改動,所以總共有2×2×2=8個版本。

結果顯示,無論故事是否為製作複製品的決定提供理由,都不會影響到參與者的評分。而把Tample稱為「工具」的組別,無論複製品由誰製作,參與者都會傾向視之為原作。但如果參與者讀到Tample是「藝術品」的話,他們就較不接受複製品跟原作一樣。當中如果複製品又別人製作,參與者的評分便會更低。

Photo Credit: jonathan, CC BY-SA 2.0

這反映了參與者在判斷一件藝術品是否原作時,較重視作品的構成物質。此外,數據也支持論文作者認為多數人相信「藝術品是創作者的延伸」的觀點,因為創作者自行製作的複製品,比較被視為原作。

複製品是原作嗎?

第二個實驗則由303個成人透過填寫網上問卷參與,參與者需要先閱讀一張畫作"Dawn"的故事,再評分回應。

這個實驗中,研究人員希望比較參與者如何看待「創作者參與度」、「創意」及「創作者跟作品的關連」3項指標,因此參與者在閱讀有關創作過程的文字時,會讀到不同版本︰

  1. 「藝術家花了數星期時間親手繪畫」或「藝術家指示其中一位助理繪畫」;
  2. 「藝術家花了很多時間構思畫作」或「畫作的意念來自另一位藝術家」;
  3. 「藝術家視這張作品為其代表作」或「他應酒店邀請,創作一張畫掛在大堂上作裝飾,而且他視之為『出賣自己』的作品」。

跟第一個實驗一樣,總共有8個版本,參與者會讀到其中一個。不論讀到哪個版本,最後都以下段文字作結︰

畫作存放在位於紐約的畫廓。然而,畫廓的人發現畫作發霉,因此他們聘請了另一名在芝加哥的藝術家,去畫一幅相同的作品。完成後,複本跟原作相同,放在紐約的畫作被銷毀,只留下在芝加哥那一張。

最後參與者都需要回應「在芝加哥的那張畫是Dawn」,0分為「完全同意」,100分為「完全不同意」,此外,他們也能夠寫下選擇的理由。

研究人員發現,3項指標當中,唯一有較顯著影響的是第一項,其餘兩項指標對結果並無一致的影響︰當藝術家親手繪畫時,參與者較不接受複製品跟原作一樣。

有趣的是,認為複製品跟原作不同的參與者,在陳述理由時,會提到藝術家的參與甚至「靈魂」等字眼,例如︰

  • 「Frederick(藝術家的名字)沒有親手碰過、也沒有親眼看到複製品」;
  • 「這是複製品,不是由Frederick費盡心思灌注靈魂的原作,它可能跟原作一模一樣,但不會是真正的原作」;
  • 「這是複製品,沒有靈魂」;
  • 「兩張畫作是否一樣,不僅取決於其視覺元素,藝術是靈魂的展現」。

作者認為,結果反映參與者認為在判斷藝術作品的複製品是否原作時,一個重要的考慮因素是創作者是否親手參與製作。

這個結果跟第一個實驗一致,也符合他們的假說︰觀眾對待藝術品時,會較重視其構成物質——因此即使複製品跟原作看起來一樣,兩者還是有別——是因為他們相信藝術家在創作時,向作品「注入了自己」,故作品被視為「藝術家的延伸」。

然而作者指出,這個實驗只是初步的探索,很可能還有其他因素會影響我們如何看待藝術品。要更全面理解人們對待不同物件的態度為何有別,我們需要更多這方面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