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為難的翁山蘇姬:她是民主鬥士,還是變成只想追求總統寶座的人?

左右為難的翁山蘇姬:她是民主鬥士,還是變成只想追求總統寶座的人?
Photo Credit:ASSOCIATED PRESS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假若停戰協議成功簽署,看在飽受戰火摧殘的緬族眼裡,此舉便是立下了大功,但或許因軍政府可借此拉攏民心,翁山蘇姬一方面希望停戰協議能確保政局穩定,茁壯自己的政治勢力,卻又不願為軍政府背書,將帶來和平的功勞拱手讓給軍政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王珮倫Nico

在過去長達二十幾年的光陰裡,緬甸知名政治家翁山蘇姬有15年的時間,是在監獄或軟禁中度過,但因拒絕向軍政府屈服,並自始自終批評軍政府侵犯人權的暴行、要求釋放政治犯而贏得全世界的喝采。

1991年,翁山蘇姬於軟禁期間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當時領獎的兒子代替翁山蘇姬向世界呼籲:「請用你們的自由來促成我們的自由。」而在國際施壓與西方經濟制裁下,緬甸政府終於在2010年11月釋放翁山蘇姬。從此,受國際矚目的她被譽為緬甸之花,成為緬甸備受愛戴的民主鬥士。

然而,緬甸軍政府於2008年的修憲內容,致使翁山蘇姬身處政治劣勢,由於仍無法在缺乏軍政府支持下,修訂這部「不民主憲法」,逐漸有翁山蘇姬和軍政府越走越近的消息傳出,被質疑向軍政府靠攏妥協。

「以愛之名」的翁山蘇姬也因利益考量,長期忽視受壓迫的少數民族,遭譴責有違諾貝爾和平獎之精神,更被批評已淪為政客,只將焦點著眼在緬甸眾多的佛教徒選票,罔顧人權。

連歐巴馬也幫不了:修憲無望,翁山蘇姬確定無緣競選本屆總統

2008年納吉斯颱風造成緬甸死亡人數超過10萬人,受災人數多達150萬人,成為緬甸最嚴重的一次自然災害。但由於緬甸的鎖國政策,導致國際救援無法進入,只能由軍政府全權指揮,因此,軍政府於同年推出以92.4%高支持率通過的修憲公投,遭抨擊為軍政府利用救災工作綁架公投,是拿救災物資的分配威脅,作為利益交換。

軍政府於頒佈的緬甸憲法中,特別規定緬甸總統不得有外國血統或國籍的配偶或子女,而翁山蘇姬已故丈夫與兩位兒子皆為英國籍,因此這條款被抨擊是獨裁軍政府精心設計的「排翁條款」。

由於緬甸修憲標準,須獲得超過四分之三國會議員支持,但保有四分之一席位的非民選軍方代表,讓只有少數席位的全國民主聯盟(NLD)無能為力。儘管美國總統歐巴馬總統也多次呼籲修改憲法,讓緬甸實行真正的民主,軍政府仍維持一貫強硬的態度拒絕修憲,翁山蘇姬只能將角逐總統的願望,寄託在2020年的大選。

Photo Credit:Micheline Pelletier CC BY 2.0

除了軍政府刻意刁難的排翁條款之外,翁山蘇姬也因少數民族爭議纏身。因著對少數民族問題的不聞不問,批評聲浪四起。

緬甸少數民族有如境內十一國分治

緬甸境內有134個少數民族,而自1948年脫離大英帝國殖民獨立後,這些少數民族持續和佔人口七成的緬甸族對立,部分區域更發生武力衝突,或希望脫離緬甸政府獨立,其他則要求擴大參政權、設立自治區。

Photo Credit:Joachim Ladefoged/VII CC BY 2.0
翁山蘇姬父親曾經答應的自治承諾成為空頭支票

翁山蘇姬的父親是已故緬甸獨立英雄翁山將軍,於1947年赴英國倫敦要求讓緬甸獨立。然而,英國當時表示緬族不能代表整個緬甸區域,除非獲各民族勢力的同意方能獨立。

翁山將軍遂積極聯絡各少數民族代表,並召開潘龍會議,承諾少數民族在其民族地區擁有百分百的自治權,並同意將密支那和八莫地區合併為克欽邦,同時表示少數民族如果受不公平待遇,便可脫離聯邦。

緬甸於1948年1月4日獲得獨立,翁山將軍卻不幸在緬甸獨立前夕遭暗殺,接之上任的總統和日後上台的奈溫將軍,都奉行「大緬族主義」,忽略少數民族權益。自治約定淪為了空頭支票,各地於是開始出現反政府民族武裝力量。

翁山將軍。Photo Credit:ASSOCIATED PRESS CC BY 2.0
軍政府登盛祭出停戰協議:槍的時代已經過去

緬甸大選即將於11月舉行,外界都期待此次大選將帶領緬甸走上民主之路。為確保大選如期舉行,軍政府推出全國停戰協議(Nationwide Ceasefire Agreement),強調保證所有地區的投票權。

然而,緬甸國內15個武裝團體中,僅有8個簽署停戰協議,北部最大武裝團體「克欽獨立軍」(KIA)則公開表示拒絕簽署條約,不排除選前武裝衝突的可能性,而隨著選舉到來,軍政府也可能以國家安全考量取消特定區域投票權(軍政府於2010與2012皆以此為由干涉選舉),倘若如此,又將嚴重傷害政權的正當性。

對民主改革正在上軌道的緬甸政權而言,如何改善與少數民族的關係,就像卡在喉嚨上的一根刺。持續內戰將嚴重傷害新政府的勢力,進一步更影響天然資源的取得和外資投資,但假使軍政府成功說服武裝團體簽署停戰協議,將會確保選舉順利舉行,並促成緬甸民族和解。

1948年緬甸獨立大典 Photo Credit:Bettmann/CORBIS CC BY 2.0
1996年,支持翁山蘇姬的民眾聚集在她被軟禁的家門外 Photo Credit:© Howard Davies/CORBIS CC BY 2.0
翁山蘇姬左右為難,曖昧態度遭批逃避推託、與政府妥協

假若停戰協議成功簽署,看在飽受戰火摧殘的緬族眼裡,此舉便是立下了大功,但或許因軍政府可借此拉攏民心,翁山蘇姬一方面希望停戰協議能確保政局穩定,茁壯自己的政治勢力,卻又不願為軍政府背書,將帶來和平的功勞拱手讓給軍政府。

除了面對「停戰協議」的兩難外,還有始終未解的「翁山蘇姬條款」。

目前,翁山蘇姬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LD)在選舉中呼聲最高,可望奪下主要席位,而另一方面,翁山蘇姬依舊需軍政府同意修憲,為2020總統大選鋪路,對軍政府而言,則想利用她鞏固政權正當性,同時改善國際形象、親近西方國家,因此,這局勢會讓翁山蘇姬必須在軍方統治下有所妥協,自身處境如履薄冰。

翁山蘇姬於軟禁期間在自家演講鼓吹民主 Photo Credit:© Howard Davies/CORBIS CC BY 2.0

顧忌國內政治現實,翁山蘇姬一直對少數民族問題避而不談,如此態度遭批逃避推託、與政府妥協。針對近日軍政府所推的停戰協議,翁山蘇姬呼籲少數民族團體三思而後行,別倉促簽署條約。

外界也憂心,翁山蘇姬將被錯誤百出的體制同化,喪失國內外高度支持,成為與軍政府角力過程中被犧牲掉的旗子。

追隨者聚集在翁山蘇姬家門口等待演講 Photo Credit:ASSOCIATED PRESS CC BY 2.0
羅興亞難民悲歌:爹不疼,娘不愛,連翁山蘇姬也不顧

緬甸除了棘手的少數民族問題,還有備受壓迫的羅興亞難民。羅興亞人(Rohingya)居住在緬甸西部的洛開邦(Rakhine)長達數個世代,卻始終得不到緬甸官方的認可,不屬於官方裁定的135個少數民族。

由於信奉伊斯蘭教,羅興亞人遭廣大信奉佛教的緬族敵視,政府也數次驅趕羅興亞人,導致大量難民逃往同屬伊斯蘭教的印尼跟馬來西亞。西藏領袖達賴喇嘛就曾公開表示:「這實在太悲慘了,我希望翁山蘇姬身為諾獎桂冠得主能夠出面做些事。」

翁山蘇姬於1991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時仍遭軍政府軟禁家中,由兒子代為領獎 Photo Credit:Bjoern Sigurdsoen CC BY 2.0

即便緬甸正在民主改革的路上,羅興亞人卻因沒有投票權而被緬族忽略,而為了取悅多數信仰佛教的緬人,政治人物也大多採取帶有敵意的種族政策,贏得選票。

身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翁山蘇姬,雖終生為人權奮鬥,但考量政治因素,對如此迫害也選擇噤聲。2012年種族衝突爆發時,翁山蘇姬被問及「羅興亞人是否為緬甸人」時,也只能回答「我不知道」。

翁山蘇姬於支持者頭上撒水祈福,此為新年儀式之一Photo Credit:STR new CC BY 2.0
競選口號「該是改變的時候了」:翁山蘇姬真能為緬甸帶來實質改變嗎?

翁山蘇姬於6月赴北京會見習近平,旨在為接下來的緬甸大選尋求支持,同時穩固中緬邊境的安定。然而,5天的會談中卻未如外界預測,聲援中國人權鬥士劉曉波,顯示翁山蘇姬為政治考量,已和中國形成默契,可預測人權問題在緬甸語中西方的外交場合上,份量會越來越輕。

然而,翁山蘇姬的沈默,是對劉曉波及其他大陸人權鬥士的命運產生了重大影響。人權觀察組織主任芮莎菲就直接批評:「翁山蘇姬在人權問題上的沈默損害了她作為領導人的信譽。」而此次訪談,更突顯緬甸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已從民主鬥士轉變成為一心一意只想掌控緬甸政權的政治人物。

緬甸自獨立以來由於國家長年內鬥,已成為一片千瘡百孔的土地,而如今想憑藉翁山蘇姬一人,就讓一切回歸正軌或許已非如此簡單

目前翁山蘇姬所領導的民盟內部已出現分裂,國際也因少數民族議題,開始懷疑其執政能力,民眾更因翁山蘇姬向軍政府靠攏而逐漸喪失信心。即將邁入70歲的翁山蘇姬,是否真能在政治角力的拉扯中站穩根基,逐一解決種族迫害、軍隊施暴,為緬甸帶來真正的民主仍有待觀察,更無法用「以愛之名的翁山蘇姬,對抗邪惡軍頭登盛」如此簡單之語,來概括緬甸現狀。

▲ 關鍵評論網現在有「關鍵評論網 東南亞」Facebook專頁了,帶你掌握第一手東南亞的新聞、評論,現在就Like

Photo Credit: Sakchai Lalit CC BY 2.0

新聞來源:

關鍵相關報導: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關鍵評論網 ASEAN:Indochina』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