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劇場導演、電影劇組到插畫家:「戲」胞男孩Ballboss的創作人生

從劇場導演、電影劇組到插畫家:「戲」胞男孩Ballboss的創作人生
Photo Credit: Leo Chang/編劇人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認為李安的步調相當慢,而他的電影也是,這似乎與他本人的特質相同。我很佩服他能夠在處理完諸多事務後,還能很快地進入他在影像上的步調,不疾不徐地呈現故事。」

文:Leo Chang

他曾是一位劇場導演,曾與李安一同製作《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現在是一位插畫家。他是Ballboss,讓我們來聽聽他的經歷。

你與劇場的緣分從何時開始?

我其實是意外考上中山大學劇場藝術系。身邊的親友總認為是演藝圈的跳板,但我們在做的事情很單純:研究表演。一年級接觸到很多基礎課程,我做過布景、燈光、導演、演員。在研究表演的階段裡,發現自己有表演的天分,使我有機會參與專業劇團的演出。題材從美國當代劇本到希臘古戲劇,大多以喜劇角色為主;然而,曾經有一位美國導演邀請我演出寫實風格的愛情戲,身邊的朋友都認為選錯,但嘗試過才發現自己可以駕馭角色,完成了自己也意想不到的演出。

既然曾是一位劇場導演,你會如何觀賞一部電影?

我似乎比較能記得住故事,相對能夠切中故事的主軸,而且我很欣賞能演得精采的演員。例如:話題相當多的《鳥人》(Birdman),大家都在討論結局─到底雷根是跳樓,還是成為英雄?依據當時的角色心境,兩件事乃同時成立,因為雷根想要擺脫演技糟糕的名聲,因此向那個自己復仇;但對女兒而言,他的行為就像一位英雄。最後他往上看並聽見飛翔的聲音,結局也呼應了副標題:「無知的意外美德(The unexpected virtue of ignorance)」

你最喜歡的電影是哪一部?

較近期的話就是《鳥人》還有《搖滾芭比》(Hedwig and the Angry Inch),兩部皆從不同面向探討自我追求;另外也很喜歡葛妮絲‧派特洛的《莎翁情史》(Shakespeare in Love)

成為插畫家後,觀影的角度是否不同於劇場導演時的角度?

大概從《布達佩斯大飯店》(The Grand Budapest Hotel)開始注意到畫面的設計對於故事的幫助。劇場著重現場氛圍,但《布達佩斯大飯店》那像畫作般的構圖安排,影響了我觀看的方式跟故事被解讀的結果。

聊聊李安吧!身為《少年PI》副導組的一員,能否談談李安的執導方式?

其實劇組的分工非常細,不論幕前幕後,大家都有自己能夠掌握的處理幅度,不會需要任何事都經過李安導演。我在副導組負責群眾演員的試鏡,原本我對於電影導演的印象是:很急切需要完成每個階段的工作。但在劇組裡,每當遇到他的時候,那個場域的氣氛總顯得緩慢而溫和,後來也融入於他的電影步調中。

與李安一同工作,使你最敬佩的是?

「緩慢」。我通常向第二或第三副導說明工作狀況,經過比對後,我認為李安的步調相當慢,而他的電影步調也是,這似乎與他本人的特質相同。我很佩服他能夠在處理完諸多事務後,還能很快地進入他在影像上的步調,不疾不徐地呈現故事。

李安。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李安。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你最喜歡李安的那一部作品?

囍宴》(The Wedding Banquet)。

其實你舉手投足都好似在表演,對談時所散發出的「戲胞」更是相當亮眼。如果能飾演李安的電影,你希望自己是?

難忘的路人吧!有別於電影,劇場用的演員很精簡,每個台上出現的演員都很重要,對於這個場景的成立都有很重要的貢獻。因此不是主角的小角色,都要下足很多的苦功,尤其在經過剪接的電影裡,更是要能夠很精準地把握出現的每一秒來完成表演,使故事合理。我覺得這樣的挑戰很令人興奮。

後記:Ballboss有相當豐富的表演經驗,專訪的過程中,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都能感受到滿溢的戲劇魂。我從對談中學習到許多電影與戲劇的不同,也更加瞭解演員的工作與責任。

現在的他成了一位插畫家,如果想進一步了解他如何處理畫面,不妨去他的粉絲專頁「Ballboss & Stories」與他聊聊吧!

本文獲編劇人生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