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島國水浸眼眉 聯合國拒討論如何安置受氣候影響人民

太平洋島國水浸眼眉 聯合國拒討論如何安置受氣候影響人民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西太平洋島國密克羅尼西亞的總統說,「作為一介島民,我走過許多片環島礁,那裡的椰樹沙灘已不復見,而且還在不斷消逝。」然而,島國的聲音被聯合國拒諸門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當中國、印度、美國、澳洲等147個國家紛紛在聯合國氣候峰會舉行前交出各自的減排方案;

當科學家忙於計算這些方案(如能全面落實)原來可以把地球升溫幅度限於2.7度;

當輿論不斷爭論氣候峰會的成功機會有多大還是多微;

太平洋島國的政府正忙於想辦法如何安置快被海水淹沒家園而流離失所的居民,而他們的聲音卻被聯合國拒諸門外。

數個太平洋島國組成聯盟,要求聯合國設立一個小組專門協助受氣候變化影響的人遷移到其他地方,訴求一度被納入聯合國初步文件,有望上交年底舉行的巴黎氣候峰會討論。英國、美國和法國等國家也持開放態度,但澳洲反對,於是就此止步。

包括斐濟、吉里巴斯(Kiribati)、圖瓦盧(Tuvalu)和托克勞(Tokelau)在內的太平洋島國聯盟在行動失敗後發表聯合聲明,表示氣候變化對他們的國家、文化造成沒頂危機,但國際社會缺乏實質回應,對此深感憂慮。

這些島國是地球上最早看到日出的國家,也是氣候暖化首當其衝的受害者,近年積極發聲希望爭取國際關注,某程度上他們是成功的。在國際媒體的曝光率大幅提升,當中又以吉里巴斯最受注目,早前她的一個國民花4年時間爭取成為全球首個氣候難民,被紐西蘭法院攔下,成為國際新聞。

國際間對太平洋島國的金援也倍增,被這些島國形容為「非常自私」的澳洲,在太平洋氣候調適研究計劃上貢獻了5,000萬美元,另外向綠色氣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捐出2億美元。然而,有時候即使出錢出力也難以改變命運。

國際救援組織向島國提出多項建議,包括興建防波堤、大規模種植紅樹林、礁石保育計劃等。不過,由於缺乏相關知識、技術和人才,這些島國就連判斷什麼才是切合自身環境需要、什麼應優先做的能力也欠奉,於是很多計劃經過漫長的諮詢期仍然未上馬,有的做了卻成效不大。而這一切還未計入搶救計劃是否來得太遲的問題;太平洋的海平線平均每年上升1.2厘米,是世界平均水平的4倍。有估計,到2050年會有多達2.5億人因為海平線上升而失去家園,當中來自太平洋的約為67萬至170萬。

吉里巴斯國民在種植紅樹,這是對付土壤流失相對便宜的方法,但要很長時間才發揮作用。圖中是前方吉里巴斯總統|Photo Credit: Kiribati and Climate Change

近年有研究顯示,這些礁石島國抵抗海平線上升的能力可能被低估,因為礁石島可能只是不斷改變形狀,而不是被淹沒。然而,淨水系統、耕作和所有陸上設施的規劃必定受到影響,本來已經相當窮困的島國,往後的日子必定更艱苦。

各島國面對暗淡的前景,可謂各出奇謀。有10萬人口的吉里巴斯,政府花了超過800萬美元在斐濟買下一塊大部分被樹林覆蓋的土地。「希望不用把所有國民都遷徙吧,但如果真的沒有選擇,也唯有如此。⋯⋯全世界這麼多國家,沒有一個願意幫我們,就只有斐濟。」吉里巴斯總統Anote Tong說。事實上,這小島國很多地方已嚴重水浸,國民湧入首都首都為塔拉瓦居住,令這個地方的人口密度媲美東京。

除了買地、努力用沙包修補不斷崩潰的海堤,吉里巴斯總統近年積極開拓另一條出路-把國民送到澳洲和紐西蘭接受職能訓練,稱為「有尊嚴的移民計劃」(Migration with dignity),希望國民較易獲批移民,避免終有一天舉國要人道徹離,人民成為被嫌棄的氣候難民。

吉里巴斯人民不斷修補防坡堤,但水浸的次數愈來愈多|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斐濟早前花了200萬美元,把低窪地帶3條村莊的居民遷移到地勢較高的區域。目前估計尚有45個地區的居民受沒頂威脅,斐濟政府表明已沒有足夠資金再做大規模遷徙。

人口只有1萬多人的圖瓦盧,沒打算把國民送走也計劃買地,「我們的政策是拯救圖瓦盧。」 圖瓦盧駐紐西蘭代表Aunese Makoi Simati說。事實上,這小國跟紐西蘭的關係似乎還不錯,兩國有協議,只要圖瓦盧在紐西蘭的老一代移民願意聘請,圖瓦盧居民就可以移居紐西蘭。

然而,在資源許可的情況下,大規模人口遷移暫時還是其中一個主流方向。去年,澳洲和英國的工程師聯手協助所羅門群島的Taro島居民遷徙。巴布亞新畿內亞也計劃把2,000人遷到布干維爾島(Bougainville)。

人口大規模遷徙是非常複雜的問題,人們起初總是意見紛紜,「當有人開始撤離,就會出現人力流失、資金外流,然後是絕對望與貧窮的惡性循環。」非政府組織Displacement Solution創辦人Scott Leckie說。「我們必須以人道協調方式去統籌和處理。這是一個可以透過政治與資源解決的問題,一如澳洲願意接收1.2萬名敍利亞難民。成千個太平洋島嶼的人民將無家可歸,卻沒有人去疏導配置。」他認為,每個有份大量排放溫室氣體,造成今天困局的國家都應出一分力,而頭號要負責的是澳洲,因為以人均計算,澳洲的碳排放是全球之冠。

西太平洋島國密克羅尼西亞(Micronesia)總統Peter Christian說,「作為一介島民,我走過許多片環島礁,那裡的椰樹沙灘已不復見,而且還在不斷消逝。」「要減低島嶼沒頂的威脅,防止海洋民族和文化滅絕的危機,我們必須要有更大凝聚力,採取更具體的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