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難民、庫德族:內外都火熱的土耳其大悶鍋

大選、難民、庫德族:內外都火熱的土耳其大悶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亟欲擴權的總統面對國會挫敗、庫德族分離主義的坐大、傳統伊斯蘭保守勢力和新興自由派互相拉扯、和歐盟之間針對難民問題仍無達成共識……土國在希望成為區域強權前也碰上了內部路線之爭,11月的重新改選將為土耳其帶來何種新局,值得拭目以待。

文:土女時代 Türkkızları/Webber Tsai
取材:周刊巴爾幹地球圖輯隊

引言

周刊巴爾幹》這本專門介紹巴爾幹半島新聞的雜誌,這回將觸角伸向「鄰居」土耳其。因為土耳其是收留來自敘利亞、伊拉克、中亞等紛亂地區流離失所民眾最多、也希望是暫時的避風港。透過同樣關心國際議題的地球圖輯隊合作,讓讀者快速了解最火熱的難民議題。此外,儘管土耳其國會得重新改選,不過還是創下一些特殊紀錄,一起來看吧!

Photo Credit: 土女時代

Photo Credit: 土女時代

焦點一:當歐洲忙著救難民,阿拉伯國家去了哪裡?

一張敘利亞難民小男孩死在海灘上的照片,引起全世界的震驚與同情,也讓原本排拒難民的歐洲國家忙到不可開交。然而,同屬伊斯蘭世界的阿拉伯國家這時候又做了甚麼?

在《地球圖輯隊》文章〈當歐洲忙著救難民 阿拉伯國家去了哪裡〉中談到,BBC、《路透社》、《彭博社》、《商業內幕》報導指出,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海灣國家立刻就收容了數千名流離失所的科威特人,一晃眼時間過了25年,海灣國家附近的敘利亞也一樣被戰爭摧殘,但是這群阿拉伯世界最有錢的國家,收容的敘利亞難民數量卻很有限。

Photo Credit: 公有領域

海灣合作理事會成員:沙烏地阿拉伯、科威特、巴林、卡達、阿曼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Photo Credit: 公有領域

數據沒說的事

媒體和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異口同聲譴責海灣國家的作為「非常可恥」,理由是這些國家的官方紀錄上完全沒有收留任何難民,而土耳其卻收留了超過二百萬名難民,小國寡民的黎巴嫩也有一百萬名難民,其他如約旦等國家也收留了數十萬人。對於這些批評,聯合國難民署的海灣地區代表奧斯曼(Nabil Othman)出來緩頰,他向《彭博社》表示,目前沙烏地阿拉伯也收留多達50萬名的敘利亞人。官方紀錄上沒有難民,也是因為沙烏地阿拉伯跟其他海灣國家一樣,沒有簽署聯合國難民公約,所以不會被正式登記為難民。

雖然海灣國家都沒有公約,沒有答應給難民庇護,奧斯曼還是讚美他們的「好客」,「海灣國家政府一直都尊重保護難民的國際規定」,尤其是在不遣返難民回到被戰爭侵襲的家鄉這點上,作得特別好。

卡達外交官說,卡達政府已經捐了20億美元幫助敘利亞難民。半公家的機構也捐了1.06億美元。《阿拉伯報》的總編阿斯巴(Abdullah Al-Athbah)則說:「卡達非常小,而且也已經捐錢給在約旦、土耳其跟北伊拉克的難民。因為一些原因,卡達沒辦法收留大量的難民,所以卡達選擇在金錢上支援他們。」

海灣國家的苦衷

海灣國家的外國人非常多,如果再收容難民恐怕會有問題。卡達、阿聯兩國目前人口比例中,非本國人的比例就將近 90%。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政治科學家阿布杜拉(Abdulkhaleq Abdulla)說:「外來的人數實在太多了,我們有90%外國人,你想要把本地人變成我們國家的少數族群嗎?我們現在已經是少數族群了,可是若再進一步這麼做,你是認真的嗎?」

此外,即便是同樣的宗教,派別不同也會造成潛在威脅。《彭博社》提到,多數逃難到海外的敘利亞人是伊斯蘭遜尼派,沙烏地阿拉伯也是遜尼派,照理說派系一樣應該沒問題,但事實上則不然。因為伊斯蘭國(IS)所控制的敘利亞地區大多是遜尼派,沙國為了要攻打伊斯蘭國,曾經轟炸那些敘利亞地區。然而,伊斯蘭國卻是遜尼派裡面的激進族群,沙國此舉引發了IS的報復,也讓海灣國家更加投鼠忌器。

【影片】花這五分鐘,了解伊斯蘭國的前世與今生

同樣是穆斯林體系的土耳其也是遜尼派為主體,大批敘利亞難民湧入,讓土耳其旁邊伊拉克、伊朗兩個什葉派政府著實不高興;加上土國與接壤兩伊交界的地區正好也屬於什葉派社群,兩派之間因為在教義、儀式、律法、典籍以及宗教源頭說法上皆不同,因而時常引發衝突。土耳其政府在應付庫德族問題上已經十分頭大,還得分神調解自家兩派信眾的紛爭。

遜尼派(Sunni)和什葉派(Shiite)是伊斯蘭教主要的兩大派系。其中,遜尼派信徒在敘利亞人口中佔74%,可以說是當地的主要派系。兩派分裂的源頭,可以追溯回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逝世後,追隨者對宗教有不同解讀的人們漸漸分裂而形成派系。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綠色區塊為遜尼派分布範圍,紫紅色為什葉派。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筆者觀點:海灣國家同樣都是穆斯林族群,官方和民間對於難民事務都算是竭心盡力,國家也因為有難民帶來的勞動力,為經濟注入活水。儘管在收留難民的標準,或應付內部問題上各有各的麻煩事,但仍不應用「袖手旁觀」概括一切。

同場加映:艾爾多安的呼籲

10月6日,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表示,已經和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會晤商談難民危機。艾爾多安向他表示,俄羅斯與伊朗的干預將使敘利亞情勢更危急。兩位領袖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碰面,艾爾多安表示,因為伊朗與俄羅斯對敘利亞政府的支持,敘國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政權獲勝的可能性大增,這將引爆新的遷徙浪潮,土耳其預估未來還將有300萬名敘利亞難民湧入。土國已經收留200萬敘國難民,萬一艾爾多安的預期成真,土耳其將更無力負擔。

焦點二:土耳其國會創下多種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