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難民、庫德族:內外都火熱的土耳其大悶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亟欲擴權的總統面對國會挫敗、庫德族分離主義的坐大、傳統伊斯蘭保守勢力和新興自由派互相拉扯、和歐盟之間針對難民問題仍無達成共識……土國在希望成為區域強權前也碰上了內部路線之爭,11月的重新改選將為土耳其帶來何種新局,值得拭目以待。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土女時代 Türkkızları/Webber Tsai
取材:周刊巴爾幹地球圖輯隊

引言

周刊巴爾幹》這本專門介紹巴爾幹半島新聞的雜誌,這回將觸角伸向「鄰居」土耳其。因為土耳其是收留來自敘利亞、伊拉克、中亞等紛亂地區流離失所民眾最多、也希望是暫時的避風港。透過同樣關心國際議題的地球圖輯隊合作,讓讀者快速了解最火熱的難民議題。此外,儘管土耳其國會得重新改選,不過還是創下一些特殊紀錄,一起來看吧!

Photo Credit: 土女時代
焦點一:當歐洲忙著救難民,阿拉伯國家去了哪裡?

一張敘利亞難民小男孩死在海灘上的照片,引起全世界的震驚與同情,也讓原本排拒難民的歐洲國家忙到不可開交。然而,同屬伊斯蘭世界的阿拉伯國家這時候又做了甚麼?

在《地球圖輯隊》文章〈當歐洲忙著救難民 阿拉伯國家去了哪裡〉中談到,BBC、《路透社》、《彭博社》、《商業內幕》報導指出,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海灣國家立刻就收容了數千名流離失所的科威特人,一晃眼時間過了25年,海灣國家附近的敘利亞也一樣被戰爭摧殘,但是這群阿拉伯世界最有錢的國家,收容的敘利亞難民數量卻很有限。

海灣合作理事會成員:沙烏地阿拉伯、科威特、巴林、卡達、阿曼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Photo Credit: 公有領域

數據沒說的事

媒體和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異口同聲譴責海灣國家的作為「非常可恥」,理由是這些國家的官方紀錄上完全沒有收留任何難民,而土耳其卻收留了超過二百萬名難民,小國寡民的黎巴嫩也有一百萬名難民,其他如約旦等國家也收留了數十萬人。對於這些批評,聯合國難民署的海灣地區代表奧斯曼(Nabil Othman)出來緩頰,他向《彭博社》表示,目前沙烏地阿拉伯也收留多達50萬名的敘利亞人。官方紀錄上沒有難民,也是因為沙烏地阿拉伯跟其他海灣國家一樣,沒有簽署聯合國難民公約,所以不會被正式登記為難民。

雖然海灣國家都沒有公約,沒有答應給難民庇護,奧斯曼還是讚美他們的「好客」,「海灣國家政府一直都尊重保護難民的國際規定」,尤其是在不遣返難民回到被戰爭侵襲的家鄉這點上,作得特別好。

卡達外交官說,卡達政府已經捐了20億美元幫助敘利亞難民。半公家的機構也捐了1.06億美元。《阿拉伯報》的總編阿斯巴(Abdullah Al-Athbah)則說:「卡達非常小,而且也已經捐錢給在約旦、土耳其跟北伊拉克的難民。因為一些原因,卡達沒辦法收留大量的難民,所以卡達選擇在金錢上支援他們。」

海灣國家的苦衷

海灣國家的外國人非常多,如果再收容難民恐怕會有問題。卡達、阿聯兩國目前人口比例中,非本國人的比例就將近 90%。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政治科學家阿布杜拉(Abdulkhaleq Abdulla)說:「外來的人數實在太多了,我們有90%外國人,你想要把本地人變成我們國家的少數族群嗎?我們現在已經是少數族群了,可是若再進一步這麼做,你是認真的嗎?」

此外,即便是同樣的宗教,派別不同也會造成潛在威脅。《彭博社》提到,多數逃難到海外的敘利亞人是伊斯蘭遜尼派,沙烏地阿拉伯也是遜尼派,照理說派系一樣應該沒問題,但事實上則不然。因為伊斯蘭國(IS)所控制的敘利亞地區大多是遜尼派,沙國為了要攻打伊斯蘭國,曾經轟炸那些敘利亞地區。然而,伊斯蘭國卻是遜尼派裡面的激進族群,沙國此舉引發了IS的報復,也讓海灣國家更加投鼠忌器。

【影片】花這五分鐘,了解伊斯蘭國的前世與今生

同樣是穆斯林體系的土耳其也是遜尼派為主體,大批敘利亞難民湧入,讓土耳其旁邊伊拉克、伊朗兩個什葉派政府著實不高興;加上土國與接壤兩伊交界的地區正好也屬於什葉派社群,兩派之間因為在教義、儀式、律法、典籍以及宗教源頭說法上皆不同,因而時常引發衝突。土耳其政府在應付庫德族問題上已經十分頭大,還得分神調解自家兩派信眾的紛爭。

遜尼派(Sunni)和什葉派(Shiite)是伊斯蘭教主要的兩大派系。其中,遜尼派信徒在敘利亞人口中佔74%,可以說是當地的主要派系。兩派分裂的源頭,可以追溯回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逝世後,追隨者對宗教有不同解讀的人們漸漸分裂而形成派系。

綠色區塊為遜尼派分布範圍,紫紅色為什葉派。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筆者觀點:海灣國家同樣都是穆斯林族群,官方和民間對於難民事務都算是竭心盡力,國家也因為有難民帶來的勞動力,為經濟注入活水。儘管在收留難民的標準,或應付內部問題上各有各的麻煩事,但仍不應用「袖手旁觀」概括一切。

同場加映:艾爾多安的呼籲

10月6日,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表示,已經和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會晤商談難民危機。艾爾多安向他表示,俄羅斯與伊朗的干預將使敘利亞情勢更危急。兩位領袖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碰面,艾爾多安表示,因為伊朗與俄羅斯對敘利亞政府的支持,敘國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政權獲勝的可能性大增,這將引爆新的遷徙浪潮,土耳其預估未來還將有300萬名敘利亞難民湧入。土國已經收留200萬敘國難民,萬一艾爾多安的預期成真,土耳其將更無力負擔。

焦點二:土耳其國會創下多種紀錄

另一個焦點話題,2015年6月7日,土耳其舉行國會大選,儘管選後因為組成聯合政府難產而必須再度改選,不過這次選舉結果創下土國許多特殊紀錄。

執政黨和最大反對黨聲勢都下滑

執政的「正義與發展黨(AKP)」和最大反對黨「共和人民黨(CHP)」兩黨在本次選舉都丟失城池,只是AKP丟掉的席次比CHP多更多。不過,排名第三的民族主義運動黨(MHP)因此收納更多席次,或許有機會成為國會關鍵的一群。

執政黨最糟的選舉成績

2002年開始的每次選舉,艾爾多安總統的AKP都會在國會裡取得絕對優勢。但在今年的選舉中卻慘遭滑鐵盧,沒有拿下絕對多數。

女性出頭天

2015年當選土耳其國會的女性有96席,比2011年的79席大幅增加,可以說是打破紀錄。尤其是新興政黨人民民主黨(HDP)當選的80席議員中,就有多達 31人是女性。

海外投票比例增加

土耳其實施海外投票不是第一次,但本次選舉來自海外的選票卻大幅增加,也可看出住在海外的土耳其人各自比較支持哪個黨,這很可能可以反映出各國土耳其移民的組成情況還有他們的移民時間。

  • 正義發展黨:49.91%海外票,來自德國、澳洲、法國和阿爾及利亞。
  • 人民民主黨:20.42%海外票,來自英國、瑞典、義大利和加拿大。
  • 共和人民黨:17.02%海外票,來自俄國、美國和加拿大。
  • 民族主義運動黨:9.24%海外票,來自阿爾巴尼亞。

小黨前進國會

2002年,當年土耳其大選只有兩黨對決,時至今日演變為多黨競爭。儘管AKP仍牢牢穩守國會多數的優勢,但反對黨仍能透過吸納自由派、左派和女性選民拓展政治版圖,尤其在過往向來是AKP票倉的土耳其西部和都會區,這次也頗有斬獲。

市場不開心

因為選出一個「誰也沒過半」、「誰都不聽誰」的國會,讓屬於內閣制度的土耳其政府喬不出一個像樣的聯合政府。這讓想擴張總統權力的艾爾多安感到掣肘,也讓投資客、外國信評機構和觀察家感到不安。土國股市在6月8日開市狂跌8%作為回應,土耳其里拉也被點名為「脆弱五幣(Fragile Five)」,使得艾爾多安決定解散國會,訂於11月1日重新選舉。這都讓土耳其的未來變得更模糊、更難預測。

筆者觀點:這期周刊巴爾幹一片火紅的封面就很吸引人,雖然難民問題的文章中,土耳其佔的篇幅很小,但這個議題卻是土耳其的燙手山芋。敘利亞的難民問題已經蔓延到全歐洲,筆者在9月下旬前往黑山、克羅埃西亞、斯洛維尼亞旅行時,就在市集看見了宣稱來自敘利亞的難童或是老人家。不論這些人陳述是否屬實,這在過往是很少見的。

此外,土耳其國會選舉也可供大家借鏡,亟欲擴權的總統面對國會挫敗、庫德族分離主義的坐大、傳統伊斯蘭保守勢力和新興自由派互相拉扯、和歐盟之間針對難民問題仍無達成共識……土國在希望成為區域強權前也碰上了內部路線之爭,11月的重新改選將為土耳其帶來何種新局,值得拭目以待。

本文獲土女時代 Türk Kızları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土女時代 Türk Kızları』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