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難民、庫德族:內外都火熱的土耳其大悶鍋

大選、難民、庫德族:內外都火熱的土耳其大悶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亟欲擴權的總統面對國會挫敗、庫德族分離主義的坐大、傳統伊斯蘭保守勢力和新興自由派互相拉扯、和歐盟之間針對難民問題仍無達成共識……土國在希望成為區域強權前也碰上了內部路線之爭,11月的重新改選將為土耳其帶來何種新局,值得拭目以待。

另一個焦點話題,2015年6月7日,土耳其舉行國會大選,儘管選後因為組成聯合政府難產而必須再度改選,不過這次選舉結果創下土國許多特殊紀錄。

執政黨和最大反對黨聲勢都下滑

執政的「正義與發展黨(AKP)」和最大反對黨「共和人民黨(CHP)」兩黨在本次選舉都丟失城池,只是AKP丟掉的席次比CHP多更多。不過,排名第三的民族主義運動黨(MHP)因此收納更多席次,或許有機會成為國會關鍵的一群。

執政黨最糟的選舉成績

2002年開始的每次選舉,艾爾多安總統的AKP都會在國會裡取得絕對優勢。但在今年的選舉中卻慘遭滑鐵盧,沒有拿下絕對多數。

女性出頭天

2015年當選土耳其國會的女性有96席,比2011年的79席大幅增加,可以說是打破紀錄。尤其是新興政黨人民民主黨(HDP)當選的80席議員中,就有多達 31人是女性。

海外投票比例增加

土耳其實施海外投票不是第一次,但本次選舉來自海外的選票卻大幅增加,也可看出住在海外的土耳其人各自比較支持哪個黨,這很可能可以反映出各國土耳其移民的組成情況還有他們的移民時間。

  • 正義發展黨:49.91%海外票,來自德國、澳洲、法國和阿爾及利亞。
  • 人民民主黨:20.42%海外票,來自英國、瑞典、義大利和加拿大。
  • 共和人民黨:17.02%海外票,來自俄國、美國和加拿大。
  • 民族主義運動黨:9.24%海外票,來自阿爾巴尼亞。

小黨前進國會

2002年,當年土耳其大選只有兩黨對決,時至今日演變為多黨競爭。儘管AKP仍牢牢穩守國會多數的優勢,但反對黨仍能透過吸納自由派、左派和女性選民拓展政治版圖,尤其在過往向來是AKP票倉的土耳其西部和都會區,這次也頗有斬獲。

市場不開心

因為選出一個「誰也沒過半」、「誰都不聽誰」的國會,讓屬於內閣制度的土耳其政府喬不出一個像樣的聯合政府。這讓想擴張總統權力的艾爾多安感到掣肘,也讓投資客、外國信評機構和觀察家感到不安。土國股市在6月8日開市狂跌8%作為回應,土耳其里拉也被點名為「脆弱五幣(Fragile Five)」,使得艾爾多安決定解散國會,訂於11月1日重新選舉。這都讓土耳其的未來變得更模糊、更難預測。

筆者觀點:這期周刊巴爾幹一片火紅的封面就很吸引人,雖然難民問題的文章中,土耳其佔的篇幅很小,但這個議題卻是土耳其的燙手山芋。敘利亞的難民問題已經蔓延到全歐洲,筆者在9月下旬前往黑山、克羅埃西亞、斯洛維尼亞旅行時,就在市集看見了宣稱來自敘利亞的難童或是老人家。不論這些人陳述是否屬實,這在過往是很少見的。

此外,土耳其國會選舉也可供大家借鏡,亟欲擴權的總統面對國會挫敗、庫德族分離主義的坐大、傳統伊斯蘭保守勢力和新興自由派互相拉扯、和歐盟之間針對難民問題仍無達成共識……土國在希望成為區域強權前也碰上了內部路線之爭,11月的重新改選將為土耳其帶來何種新局,值得拭目以待。

本文獲土女時代 Türk Kızları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