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電狼的驚奇逆轉勝:這群臺灣囝仔在世界大賽的精采故事,你不能錯過

閃電狼的驚奇逆轉勝:這群臺灣囝仔在世界大賽的精采故事,你不能錯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沉湎於籃球、網球、曲棍球的粉絲們,本質上與一個電競迷沒有什麼不同──本文最想表達的,其實是這件事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此刻,臺灣的一支電子競技隊伍,正在世界舞台上寫下極精彩的故事。這個逆轉勝的旅程還在繼續向前開展,只等待你的參與。

這支職業隊的名字叫「閃電狼」(Flash Wolves),他們剛剛在法國巴黎搶下了「英雄聯盟」(League of Legends,以下簡稱LOL)世界大賽的八強資格,整個過程極富戲劇性。下周末,他們準備要征戰英國倫敦,試著讓這趟旅程走得更遠。而如果年輕的狼群能夠繼續撕咬其他隊伍,他們還將推進到比利時布魯塞爾的四強對決,以及德國柏林的問鼎冠軍。

這幾天,你或許也曾透過片段的臉書資訊或新聞報導,而注意到臺灣隊伍在這項賽事裡的晉級消息。但是,八強門票、三連勝、接連擊敗強敵,所有這些平板的敘述,並沒有告訴你這支隊伍究竟經歷了什麼樣的故事──我希望講述的,也正是這樣一個故事。

閃電狼或許不能說是一支年輕的職業隊伍,他的核心成員多數已在臺灣的電競聯賽征戰了三個賽季,並且曾經在兩年前踏上世界舞臺。這些選手同時參與了2012年臺北暗殺星(Taipei Assassins)奪得世界冠軍以來,整個遊戲社群與產業的興起過程。

但是,年輕的狼群仍舊不是一支成熟老練的電競隊伍──七名選手的平均年齡只有二十歲不到,而他們雖然以狼群一般的團隊攻擊著稱,並且能夠在面對世界一流強隊時爆發出令人驚詫的實力,但這幾個時常被戲稱為「屁孩」的選手,卻也容易在賽場上集體發昏,失去本來面目。

僅僅是兩周以前的首輪賽事:閃電狼便因為莫名其妙的進退失據,而在世界賽場上輸給了來自巴西的外卡隊伍paiN Gaming。儘管在賽前選角的博弈當中,狼群得到拿手的前期侵略陣容,但進入比賽以後,整個團隊卻打得極端保守,與過往的隊伍風格判若雲泥。自拔狼牙的結果,閃電狼在後期團戰的劣勢逐漸暴露,只能將勝利拱手讓人。

荒腔走板的表現,不僅讓擔任賽評的前世界冠軍選手MiSTakE大發雷霆,整個臺灣的LOL社群也為之炸裂。除了猛烈的批評砲火以外,各種嘲諷語言更是迅速佔據了討論版面,從選手、教練到分析師,整支隊伍的成員幾乎都被瘋狂湧現的網路酸民鞭撻得體無完膚──而作為一個隔天還要上班的忠實觀眾,我與數萬名熬夜觀賽直到凌晨三點的心碎粉絲一樣,都因為這場意外的慘敗,幾乎不能成眠。

實際上,閃電狼在世界舞臺上的極端起伏,也是他們整個2015賽季的縮影。在年初的臺港澳春季聯賽裡,閃電狼幾乎統治了整個聯盟,21場比賽僅吞2敗。按理來說,他們也應當挾著這樣的氣勢如虹,在接下來的春季總決賽當中,將對手撕得粉碎。

然而,臺灣的另一支本土電競隊伍AHQ,卻在大幅調整陣容以後異軍突起,從四強之末一路殺到了最終戰場,繼而將閃電狼擊殺在冠軍獎盃前面,僅僅兩步之遙。

這場令人難受的失敗過後,閃電狼從電競強權南韓找來了一名援軍──在世界各地的LOL職業比賽裡面,引進韓援是很常見的補強辦法,而這位年僅19歲的南韓選手KKramer,果然也在接下來的夏季聯賽打出風采。憑藉著極端優秀的個人技巧,KKramer所擅長的遠程射手總能造成敵方的極大傷害。閃電狼的侵略性重新綻現,季末他們也以聯盟第二名之姿,向世界大賽的門票進逼。

但是又一次的,狼群在夏季季後賽裡失去了利爪尖牙,KKramer的個人表現雖然突出,他與隊友之間的語言隔閡,卻逐漸裂成了對手的突破口。本質上,《英雄聯盟》與籃球、足球等團隊運動相仿,都要求瞬間的配合與連動,一秒不到的遲疑,就可能決定一場會戰的失利。而閃電狼就在逐漸失準的團隊動作當中,二度敗北。

2015年,狼群的旅程本該在這次重挫當中結束,但臺港澳賽區意外獲得了另一張世界大賽的門票。八月中的區域資格賽,將決定前進世界舞台的最後一個名額,而閃電狼必須在那之前,找回隊伍的合作默契。

年輕的NeverLoses曾經因為KKramer的到來而失去了先發位置。這位年僅20歲的選手,在他的職業生涯初期,曾被譽為全臺灣的第一ADC(遊戲中的遠程射手位置)。但在幾場大賽的失利過後,網民對他的評價迅速貶低,甚至將之視為團隊漏洞。KKramer的取而代之,無疑是另一次的重大打擊。對於NeverLoses來說,這一切壓力,自然地轉變為低潮、挫折、自我懷疑。

而按照NeverLoses自己的說法:他撐過去了。不僅如此,這名心理素質堅強的選手,同時也在團隊最需要他的時候,重新幫助狼群走回勝利的道路。在區域資格賽當中,NeverLoses重新奪回他的先發位置,並且祭出了他的招牌英雄,「懲戒之箭」法洛士

法洛士通常不是秀翻全場的華麗主角,但他的技能可以短暫地鎖死對手,為團隊提供重要的會戰奧援。NeverLoses打算扮演的,也正是這樣的角色。在法洛士的箭雨當中,閃電狼射下了最後一張世界大賽的門票,那也就是此刻他們身在歐洲的原因。

世界賽首輪對上韓國隊伍,NeverLoses的法洛士仍然配合著隊友的各種遠程砲火,戳穿對手的防線──這場勝利來得非常不易,在此之前,臺灣隊伍要在世界舞臺上取勝韓國,已是三年前的事情。

而在上一場與北美強隊CLG的比賽當中,閃電狼雖然屈居弱勢的紫方,但他們仍舊能在遊戲前期領先對手。這群年輕的野狼展現了強大的競爭力。在剛剛抵達巴黎的時候,許多強隊甚至不願與他們進行團隊練習。但在這兩場比賽過後,沒有人敢再忽視這支臺灣隊伍的實力。

滿懷期待的鄉民,與滿懷鬥志的狼群,當然都不以贏得尊敬為滿足。下一場比賽,他們將要對上來自南美的paiN Gaming。儘管paiN Gaming被譽為歷來最強的外卡隊伍,儘管他們在本屆大賽打出了令人激賞的內容,儘管這場比賽的閃電狼仍舊居於版本劣勢的紫方,但所有人都理所當然的認為:狼群應該拿下這場勝利。

然後就發生了前面所說的故事。

現在,閃電狼在小組裡面以一勝二負的戰績,與paiN Gaming同樣位居第三。而他們背負的不僅是一戰都不能再輸的心理壓力,更是排山倒海而來的網路批評。那幾天,若點開批踢踢的LOL討論區,你會發現整個版面幾乎都被罵聲所佔據。很多人指責他們沒有盡力,也有很多玩家認為這支隊伍的選角策略大有問題。「打包回家」、「洗洗睡吧」,各種鄙視語言重巒疊嶂一般地令人窒息。至於接下來的賽程?已沒有太多人期待閃電狼能重新迎向勝利。

職業運動時常是結果決定一切,但這場比賽所帶來的後續效應,委實讓人難以承受──我想再次提醒你的是:這七個選手的平均年齡,只有二十歲不到。而他們在一次突如其來的失常過後,立刻就必須面對到成千上萬人的質疑與嘲諷。我一直在想十八歲的自己有沒有能力處理類似的事情,而我不覺得有很多人,或者很多團隊,可以在這樣的處境裡面始終堅強。

而年輕的狼群還是撐過去了。四天後的第二輪比賽,閃電狼再度對上paiN Gaming,這場勝利儘管來得有些跌撞,但他們已逐漸找回過往的攻擊節奏。遊戲中期,打野選手Karsa的瞬間判斷保住了團隊性命,把對手的開戰企圖大腳回踢。將近五十分鐘的纏鬥,兩方主堡都已岌岌可危,直到一波令人屏息的會戰爆發,勝負才終於底定。

緊接著迎戰CLG的比賽,在外國觀眾普遍不看好、本地鄉民也持續唱衰的情況底下,閃電狼限制住了對面陣營的遠程射手發育,並且在中後期的會戰取得優勢。賽末CLG孤注一擲的蹲點,也被狼群成功反制,NeverLoses在這場團戰當中打出本屆大賽的二度全殺,豪取勝果。

與韓國隊伍Koo Tigers的最終戰,閃電狼的當家中路選手Maple,更是成功地讓刺客角色勒布朗成為對手的恐怖夢靨。他的精采表現,同時贏得了全場觀眾的連連喝采。預賽最終,重拾強悍本色的閃電狼以分組第一之姿,挺進到倫敦的八強賽事──而在僅僅四天以前,根本沒有多少人敢預期他們會在第一輪比賽的逆風過後,贏下後來的三場勝利。

法國掰掰囉,我們要去英國了ヾ(*´∀`*)ノ

Posted by 《Flash Wolves》閃電狼職業電競隊 on 2015年10月12日

閃電狼的驚奇旅程是一個典型的逆轉勝故事。Underdog,令人不敢置信的挫折,沉潛與爆發,同樣的劇情元素,你可以在其他許多地方反覆得見──但職業運動最有趣的,不也正是這些一再重演的故事嗎?

對我而言,這個故事更精采的地方,是它發生在一群「中二屁孩」的身上。職業電競與其他運動迥異的一點,是選手多半以18-24歲為黃金期。過了這個階段,操作、反應與臨場判斷,便可能下滑到不再適合比賽的狀態。也因此,目前你在LOL職業賽場上看到的選手,年齡多半落在這個區間,這意味著他們得在比別人都還年輕的時候,就面對到超高強度的競爭與挑戰。

實際上一個電競選手所遭遇的壓力,與其他職業運動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一樣的。這群萬中選一的菁英在加入職業隊伍以後,仍須投注大量的練習時間以適應不斷變動的遊戲內容,嘗試與隊友培養團隊默契,並且學習面對、接受、處理乃至放下自己在關鍵時刻所犯的嚴重錯誤。

在賽場之外,選手也必須承受成王敗寇的殘酷現實,考量他獲得一個成功職業生涯的微小競爭機率,同時考慮他走下舞臺後的去處,或者退無可退的人生。又或者,他們只能咬著牙挺過逆風,在一段時間的低潮之後力圖再起。

而浴火重生永遠不是容易的事。許多電競明星的殞落都是在一場關鍵大賽的失利之後,你很容易看到一個名字被善忘的鄉民們捧上天堂或摔下地獄,但更難過的關卡,永遠都是自己。一些選手在他們的早期人生階段,經驗、同時展示了這個煎熬的過程,這使得職業電競變得真實而令人感動:你會看見屁孩們對一場勝利的執著與渴求,以及他們在數年之間的成熟與蛻變──那真的是挺精彩的事情。

從更宏大的背景來看,這個世代的選手,很幸運地趕上了臺灣電競發展的鼎盛時期。電子競技在這座島嶼上喊了十餘年,我們不時會看到一座世界冠軍以後要求政府重視電競的呼聲,然後又復沉寂。這種狀況反覆重演,以致我們都很習慣把一座世界賽獎盃,謔稱為另一個「電競元年」的來臨。

於是唯一的辦法,只能是尋求自我壯大。而臺灣的電競產業也正是在近年來LOL的興起當中,找到其壯大的契機。從三年前的那座世界冠軍開始,整個遊戲的社群人口迅速成長,跟著帶動所謂實況網站的興起。一個明星選手的頻道觀眾動輒破萬,更多的網路直播平臺與專門媒體應運而生,廣告商開始注意到這個未開發的處女地,一線選手的月收入逐漸超越其他的職業運動。所有這些指標,在在展示了電子競技的強大動能。

而儘管圍繞著LOL的種種發展如此迅疾,這股動能也仍不能牽引政府部門的注意,哪怕只是為這項競技研議幾個法規,創造適宜的環境,讓隊伍不用為了雞毛蒜皮的選手保險問題而發想奇怪的解決辦法。但無論官員們是否要跟上腳步,或者打算繼續沾光,臺灣的電競隊伍已不再殷切地指望國家支援──他們早就靠著自己的努力,前進到世界舞臺去了。

Photo Credit: 《Flash Wolves》閃電狼職業電競隊

整個十月,LOL的年度大賽席捲了全球的電玩社群。數百萬人透過各個不同的直播平台關注十六支隊伍的爭鬥,龐大的觀眾基數使得老牌媒體BBC都跳進了賽事轉播。各種說明其蓬勃發展的統計數字還在攀升,遊戲內涵、比賽內容與轉播媒體的持續進化,則使這項競技獲得了旺盛的生命力。

一個有趣的指標是平常不太玩這款遊戲的人,也開始變成比賽的收視族群──我自己就是這樣的例子,而我知道還有不少觀眾都是這樣的情況。看電競卻不打電玩,很奇怪嗎?你可以想想有多少職棒比賽的觀眾,平常有在打棒球。

實際上所有的職業運動都有相似的進入門檻。美式足球超級盃的觀眾,不可能頭一場比賽就知道兩方的肌肉棒子是在撞什麼意思,那必定是一個逐步參與和領略的過程。而臺灣LOL社群所培植出來的本地主播與賽評,其實已累積起不錯的專業實力,足以帶領像我這樣(僅只約略接觸過同類型遊戲)的一般觀眾享受比賽,抓攫住其中的精采看點。

相較於其他仍顯疲弱的電競項目(或著炒短線的粗劣作品),LOL已具備一個成熟娛樂產業的諸多特徵。粉絲們追逐著電競明星,關注著選手的一舉一動。常態性的賽事衍生了專門的電競場館,以及買票進場或線上收看的固定族群。次文化的發展甚至溢出了邊牆,把關於遊戲的流行用語更廣泛地擴散到人們的日常生活當中(諸如「GG」、「carry」、「洗洗睡」)。

深度著迷於其策略內涵的玩家,則自發性地投入各種數據統計,或外國戰情的報導。克萊門(Clement Chu),一位出身臺灣的職業分析師與賽評,幾年前便曾因為個人興趣而在網路上發表自己的戰術分析,繼而被外國戰隊所發掘、延攬、成為教練,最終回到臺灣,為本土的電競發展貢獻所長。

圍繞著LOL,各種不同的驚奇仍在繼續發生。但其中最引人入迷的,仍是故事。類似閃電狼在世界大賽裡的精采逆轉,在這幾年的電競發展史上所在多有(當然也有許多同樣精彩的八卦──這畢竟是個娛樂產業),每一個經彩的故事誕生,為這項競賽著迷的人就變得更多一些,社群的活力也變得更為旺盛。

但遊戲社群與整個社會之間的隔閡,有時仍是令人傷腦筋的問題。電競背負的污名不是新鮮事,一些關於「電動玩具」的刻板印象仍舊難以破除。年輕族群對長輩們的偏頗意見至為反感,許多時候幾乎形同一場世代戰爭。

這樣的憤怒很容易理解:這一代的年輕人已經把DotA類型遊戲的鬥智、鬥力視為嚴肅的競技,並且不斷深究其內涵,甚至透過一場世界大賽來凝聚國族認同,但是,牆外的人們卻仍抱持著有待商榷的主觀意見,繼而貶低、忽視他們所投入的一切熱情。社會觀感在很大程度上仍是電競的困局,而投入於其中的人們,仍在等待一場逆轉勝的時機。

但即便是牆內的社群,人們對於電競的長久未來,也不見得有共同的信心。DotA這個概念還沒有走過足夠的時間,能證明它將擁有如同其他職業運動的長遠壽命(具體的質疑例如:一種基本規則不變,但細節變動頻繁的競技,有可能延續多久?)。最終,DotA類型的電子競技可能慶祝自己的百年輝煌,也可能忽然成為歷史的陳跡,一切仍在未定之天。

而無論門牆內外的人們如何看待或想像電競,LOL總之仍在吸納那些原先與它並不相熟的觀眾。越來越多人都在討論一隻看起來像蛤蟆的鯰魚,如何在一場比賽當中保全了臺灣隊伍的勝利;一個傳奇中路選手的角色專精而不周備,究竟能夠帶領隊伍走到哪裡。而與此同時,你或許也會有興趣在十月的周末下午,循著賽程表點開直播頻道,瞧瞧那些熱血賁張的背景音樂與舞台效果,究竟是在幫襯一場怎麼樣的頂尖對決。

在我寫完這篇文章的時候,世界大賽的首輪賽程剛剛告一段落,臺灣的另一支電競隊伍AHQ驚險地擠進八強,這意味著一座東亞小島在這項全球關注的賽事裡面,獨佔了兩個席次。這支隊伍的籤運有點差勁,他們將要對上韓國王者SKT,而假若他們真能成就一場史詩級的勝利,你應該會在社群網路上頭,或遠或近地感受到另一次來自LOL的訊息爆炸。

Photo Credit: SKT1

爆炸的網路聲量仍在持續擴大,致使你會忍不住疑惑:參與其中的人們究竟都在幹嘛。這篇文章試圖講述一個普通觀眾的心得感想,或許也能為這樣的疑問,提供一種角度的解答。

沉湎於籃球、網球、曲棍球的粉絲們,本質上與一個電競迷沒有什麼不同──本文最想表達的,其實是這件事情。電子競技作為一種職業運動,概念仍舊太新,而新的事物要被社會普遍接受,總需要一段時間。我只期待這個過程能走得再快一點,讓未來的自己,有機會碰見更多因為一場比賽而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的熱血電競迷,同時也希望那群臺灣「屁孩」所寫下的精采故事,能被更多的人們所看見。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運動』文章 更多『Emery』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