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告別》:林嘉欣與五月天石頭談人生中的失去、傷痛、與修復

《百日告別》:林嘉欣與五月天石頭談人生中的失去、傷痛、與修復
Photo Credit:百日告別粉絲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導演林書宇與石頭都提及,不論是在拍攝現場,或是上映後的觀眾反應,《百日告別》已經大於電影本身,隨著人們漸漸開始訴說自己經歷失去摯愛的傷痛,它更像是一個相互支持、療癒的集體過程。

林書宇導演的國片《百日告別》以自己失去妻子的傷痛經驗為藍本,在電影中分別化為心敏(林嘉欣飾)、育偉(石頭飾)兩個角色,並讓演員以自己的經驗、想像填入血肉,使整部電影不只是一個個人的私密經驗。

導演林書宇與石頭都提及,不論是在拍攝現場,或是上映後的觀眾反應,《百日告別》已經大於電影本身,隨著人們漸漸開始訴說自己經歷失去摯愛的傷痛,它更像是一個相互支持、療癒的集體過程。【放映週報】特別邀請兩位演員對談,娓娓道來自己在人生中不同階段所經歷的失去、傷痛、與修復的動人歷程。

原本對彼此的印象?合作後有何改變?

石頭:嘉欣就是女神啊!不管看她的MV或電影,都覺得是很超現實的存在,沒想過有一天可以合作。

嘉欣:好幾年前我去過五月天的辦公室,那時跟一個朋友約吃飯,他說要開個會,要我等一下,我下了車,根本不知道是什麼地方,就被帶去他們辦公室了。一進去發現有很多五月天的海報、東西,不過他們在開會,我只好坐在旁邊的沙發瞎等。

石頭:雖然這次對戲的機會不多,但每次都很精華。我們私底下會聊家庭生活、小孩,也會請教她演戲的問題,她也會不藏私地跟我說,讓我覺得收穫很大。

嘉欣:以前當然聽過五月天的音樂,也知道石頭是吉他手,但印象中沒看過他演戲。我原本以為石頭是第一次演電影,我很希望他第一次演電影的經驗是美好的,因為我第一次拍電影時遇到的是許鞍華、梅艷芳、張學友,那個經驗太棒了。

我第一次演電影是試鏡後才參與《男人四十》拍攝,沒有任何戲劇訓練。當然導演許鞍華與梅姐、學友哥的方法很不一樣。

許鞍華導演不會說太多,感覺像是在觀察,反而讓我可以有比較自然的呈現。記得有場戲是與飾演國中老師的學友哥吵架後哭泣,但因為一直哭不出來,我跑到樹下一直踩枯葉,覺得很沮喪,沒想到學友哥過來,開始跟我對戲,幫我培養情緒,當我哭完,才發現劇組已經在旁邊很安靜地拍攝。這個鏡頭後來有剪進電影裡。我覺得第一次就可以遇到這麼好的導演、演員非常幸運,所以我很小心,希望可以在戲裡有很好交流,讓石頭覺得第一次演電影的經驗是美好的。

石頭:原來是這樣,如果我多演幾次電影妳是不是就不理我了(笑)?

兩位怎麼看自己的演技方法?

石頭:我之前演張震導的《尺蠖》裡的失業上班族,那個角色非常壓抑,是很封閉的狀態,必須用細微的動作去表現人物性格。《百日告別》有比較多情緒高張的時候,可以表現自己的想像,書宇導演也給我很大的發揮空間,感覺比較自由。

嘉欣給了我一個很好的環境,她說拍攝告別式那場戲之前,她看到天上的一朵雲散開,感覺到悲傷,於是把那種情緒放在這場戲裡,擴散至全身細胞。這是她教我的,我很想馬上有機會再嘗試運用這種方法。

嘉欣:其實所有的技巧到最後都是沒有技巧。我當時在車上休息,剛好看到一朵雲,飄到我眼前時就散開了。很多東西,你不希望它來,它卻來了,要留也留不住,不在控制範圍之內,衝擊就是這麼大。所以我把雲的狀態變成我的狀態,但這種方法不是對每個人都適合。

石頭:應該說,演員要能去感受周圍的環境,當你把天線打開,讓每個細胞變成很敏感的存在,進入導演設計好的場景,每個細節的存在都會影響你。如果可以放開來,相信自己,就會得到導演或自己想要的東西。有時太用力反而得不到,自在比較好。

如何把真實人生中經歷的失去投射到角色身上?

嘉欣:我在開拍前剛經歷過父親去世,當你經歷過,它已經屬於你身體的一部分,你不會忘記。我十多歲時失去阿嬤,我跟她關係非常親,到現在我每次聞到樟腦丸、綠油精的味道,馬上就會想到她。她是潮州人,衣櫥裡會放樟腦丸。

嗅覺勾起回憶的方式非常特別,雖然她已經走了那麼久,感覺還是很近。我拍《百日告別》時,也投射了一些幫父親辦後事的情感記憶,我在處理父親後事時,必須同時處理很多現實的事情,沒有太多時間好好釋放悲傷,回到家又有兩個女兒。直到《百日告別》,終於不用那麼勇敢積極,在這個時間遇到《百日告別》,終於可以好好釋放悲傷。

石頭:我只有在多年前失去爺爺,我跟他不算很親,沒有真的感受到深刻的離別。這幾年,我變得非常重視家庭,如果家人要求我不要再玩音樂、演戲,我一定會放棄,把時間拿來好好陪小孩一起成長。

我只要想像他們可能離開我,就會覺得非常痛苦悲傷。我很害怕死亡,但不是怕自己死,而是害怕家人離開。如果人死後有靈魂,我可以感覺到小孩、妻子靈魂的悲傷,但又沒辦法撫慰他們,那該怎麼辦?我能做的只是在有生之年盡力陪伴他們。我時常夢到奶奶死去、小孩意外離開,但這些我沒跟他們提起。

Photo Credit:預告片截圖

Photo Credit:預告片截圖

您們提到失去長輩、伴侶、小孩的不同經驗,意義其實很不同。

嘉欣:小孩畢竟是身上的一塊肉。我完全不敢想像!我先生大我很多歲,這幾年他開始吃素、健身,因為我警告他:你不可以比我早走。我很任性,覺得不准、不可以、不行、不要(笑)。

石頭:我會想像我該怎樣承受這些事情。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不管是意外或生病,好像都能找到理由來說服自己。但是與伴侶的關係很特別,比如嘉欣會說「你不能比我早死」,當兩人定下誓約,好像身體被切成兩半,另一半屬於對方,如果失去了另一半,要怎麼活下去?我覺得失去伴侶可能是最痛的。

嘉欣:心敏的未婚夫雖然走了,但她依然活在那個時空中,比如她會看他看的漫畫,用他的食譜做菜。以前她是不需要自己動手,都是未婚夫煮給她吃的。她自己完成兩人的旅行,都是為了他。我覺得這是很自然的事情。

兩人在片中都有床戲,雖然嘉欣的部分後來決定剪掉,請談一下這個經驗?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