挾「金錢長城」赤化澳洲?親中媒體:幫你們促進經濟發展還招人嫌!

挾「金錢長城」赤化澳洲?親中媒體:幫你們促進經濟發展還招人嫌!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澳洲經濟對中國的依賴程度與日俱增,中國為人所詬病的一些社會現象,也隨著各種管道蔓延開來,開始影響澳洲人的生活。

文:Ensng

澳洲廣播公司(ABC)節目「Four Corners」10月12日晚間8︰30播出一集名為《金錢的長城》(Great Wall of Money)特別節目,揭露了從中國湧入澳洲房市的巨額資金,其買者背景與資金來源不為人知的真相。

「他們(中國買家)來到澳洲想買的是特別的東西,像是濱水的水景豪宅,這是在中國有錢也買不到的。」一位名叫Lulu的房產仲介說道。

根據節目描述,中國對澳洲房地產的投資在短短5年內飆漲4倍,每年大約澳幣120億元,房地產也超越了煤礦成為中國人在澳洲的第一大投資標的物。但根據洗錢調查機構的報告,中國約有數十億元澳幣的不義之財非法轉移至海外,但是澳洲政府卻不太調查這些資金的來源或去向。

「很多政府都不想問『錢從哪裡來?』這些問題,他們只單純地希望錢可以源源不絕地流入國內。但很抱歉,你這樣做只會讓自己暴露在更大的風險當中,不只是你的國家,那些資金的來源國也是。」

澳洲廣播公司的自主調查發現,這些湧入澳洲的巨額資金,其中一筆來一間牽涉國際軍火武器買賣的中國公司;還有一筆是中共權貴子弟,即所謂的「太子黨」(Princelings)所累積的大筆秘密財富。

除此之外,更為駭人的是,電視台的調查還意外曝光了中國間諜滲透澳洲的驚人黑幕。

澳籍中國商人拒當中共間諜遭恫嚇

全球傢俱出口商奧斯曼(OSMEN)的所有者李先生(Michael Li)稱自己一直以來都受到來自中國安全官員的壓力,要求他收集有關法輪功在澳洲當地活動的情報。

他說自己在雪梨的家庭正受到來自中國安全機構的監控,人在中國的弟弟也被囚禁,原因是他屢次拒絕北京要求他成為一名間諜的要求。李先生表示,中國官員告訴他說,只要他願意配合,他們承諾會幫他的事業提供財政上的援助。

他在接受「Four Corners」節目的採訪時提到︰「我想中國政府,他們的秘密警察,都有間諜人員在這裡(雪梨)。」「他們在這裡協助很多的商人,包括在澳洲有事業的一些非常成功的商人。」「在中國,大企業沒有政府的協助是不可能成功的。」

「Four Corners」在調查數十億從中國流入澳洲的資金背景時,同時揭露了李先生的故事。專家表示,這些資金有很大一部分很可能是違法的,大型中國企業與中國政府之間的關係也不透明。李先生說他之前一直保密來自中國政府的騷擾,希望這樣可以保護他的家庭和事業。但現在他決定把真相說出來︰「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不想告訴別人,但現在我認為如果我繼續保持沉默,將會有更多的人遭受迫害。」

住在澳洲,卻仍在中共警察的控制之下

李先生為自己在中國的家人感到相當擔憂,因為他們沒有人知道他打算把自己被中國政府脅迫的事情公諸於世。去年,他的弟弟Richard Li突然被以增值稅詐欺的罪名被逮捕,隨後公司在廣州的工廠也被強制關閉。

澳洲廣播公司的獨立調查證實了他弟弟被監禁的事實,而且此案的審理進度還沒有到達聽審階段,Richard的律師和監禁的拘留所(廣東省肇慶市四會拘留中心)的官員都沒有對此案發表評論。一位拘留中心的官員說︰「因為你不是直系親屬,況且此案還在審理中,我們不能透露任何資訊。」另一方面,也有影片證實李先生的工廠已不再運作。

李先生相信針對他弟弟的指控是試圖威脅他與中國安全機構合作。他說去年廣州稅務局官員就警告了數十家李先生的供應商,要求他們停止與李先生的公司有任何進一步的商業往來。

「他們召開一個會議告訴我的供應商們,這是一起政治案件。」「在中國,如果你捲入了政治案件,你就完蛋了。所以每個人都會照著他們(中共)的話做。」「他們(中共)想要毀掉我的事業,因為他們擔心我會在財務上援助法輪功。」

李先生表示,他認為自己已經在雪梨被中國當局監控了至少2年。「這真的難以讓人相信,即使我人住在澳洲,我卻仍在中共警察的控制之下…我躲都躲不了。」

但就在今年6月12日,事件到達了危機的高峰-他位於雪梨北岸的住所遭人闖入。

根據李先生向新南威爾斯警察局報案的資料指出︰當天醒來後,他發現家裡的後門敞開,可是家裡卻沒有任何東西遭竊。當時李先生的雙親來澳洲探親,凌晨4點,他的父親與一名亞洲面孔的男子迎面對見,李先生沒有親眼看到那個人,但有聽到父親詢問那名男子:「現在來這,是不是太早了一點?」隨即男子就從後門逃出,只剩門敞開著。

中國間諜密切監視澳洲一流大學

去年四月,「費爾法克斯媒體」(FairFax Media)曝光了中國政府的間諜正透過一種「業餘的」探員人際網絡,監控中國籍的澳洲大學生討論諸如西藏和法輪功等敏感議題,促使澳洲強化反情報行動的能力。

中國的情報官員也向費爾法克斯媒體證實中國正在建立線民網絡,監視澳洲的華裔社群以保護北京的「核心利益」。大部分的監控行動發生在澳洲的高等教育機構,包括墨爾本大學和雪梨大學,這些約9萬名的中國留學生,因為人在澳洲念書,都可能碰觸了在中國境內無法接觸到的思想與活動。

「我在中國一共被審問了4次。」一位在澳洲知名大學擔任高級講師的先生說道。他因為一次在新南威爾斯大學關於「民主」的研討會中的評論,而被中國的主要情報機構審問。驚人的是,向中國情報機構遞交檢舉報告的人,正是一位他所認識的女士,她甚至還捏造訊息說他捐錢給一個提倡民主的組織。

澳洲官員也評論道︰「他們(中國)在雪梨大學的情報資源比我們(澳洲)還多。」雖然中國政府的電子監聽能力廣為澳洲人所知,澳洲的幾個大型公司和坎培拉的資深政界人士都是被鎖定的目標,但中國的人員情報網卻是個澳洲更難應對的課題。

在大學裡,由中國政府主導的學生社團也被用來蒐集情報。他們與由外交使團政治部掌握的線民網絡,共同宣傳北京的核心政治目標。2005年叛逃至澳洲的中國外交官陳用林(Chen Yonglin)也表示,學生是大使與領事行動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他說中國的外交官在澳洲各大學都有成立學生社團,他們會指派學生社團的領導人,也會確保社團擁有充裕的資金支持。

「學生會在機場歡迎中國領導人來訪,同時阻擋抗議人士的視線,這個時候他們最好用;他們還會協助蒐集情報。」陳用林也額外指出,中國的安全官員也會經營「學生間諜」,讓他們滲入異議團體,特別是有關西藏與法輪功的組織。

曾任澳洲駐華外交官的雪梨大學國際事務研究所訪問教授梅卓琳(Jocelyn Chey)表示:「顯然地,中國駐澳使館主要工作的一部分就是監視自己的公民。」

梅卓琳說,她目睹了中國駐澳大使館自1973年坎培拉成立以來,這個情報網絡就變得「愈加錯綜複雜」。這個在校園內的線民網絡,已經抑制了中國籍學生日常的交談與行動。

在一個案例裡,中國的安全官員告訴一位男學生在中國的父母,應該約束他們的兒子在澳洲的活動,因為有線民舉報他兒子在澳洲與達賴喇嘛(Dalai Lama)會面。

慕容雪村|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中共黨媒言論渗透澳洲中文媒體

除了情報蒐集之外,中國也開始發揮影響力,搖擺澳洲中文媒體的輿論立場與風向。

今年9月,中國異議作家慕容雪村在第7屆「雪梨危險思想節」上談論中國的審查制度。「雪梨危險思想節」每年都會邀請一些哲學家、著名作家以及新觀念人士前來參加,激發人們針對一些先入為主或似是而非的觀念進行反思。

慕容雪村在雪梨的演說中警告︰中國的審查制度已經逐漸遍布至各個層面,威脅世界各地的言論自由,包括澳洲。慕容雪村力勸澳洲人關注「澳洲學者和媒體極力歌頌依靠經濟實力作支撐的中國威權體制」的現象。

去年10月,澳洲分析師發現,澳洲中文報紙和廣播電台對於像天安門事件25週年這類的敏感議題愈加「避而不談」,而且媒體渠道引用來自北京黨媒生產的內容消息也變得愈來愈多。

斯威本科技大學(Swinburne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的菲茨傑拉德(John Fitzgerald)教授去年6月決定進行一項實驗。

當時天安門廣場屠殺事件正值25週年,這個新聞成了世界各地的頭條要聞,唯獨在中國鴉雀無聲。他蒐集了所有能在墨爾本地區找到的中文報紙,總計18份。他發現18份報紙中有11分,在事件25週年當週與隔週,完全沒有提及與此事相關的內容。

有趣的是,另外7份提及的報紙,2份與法輪功有關連,至少1份背後有台灣人的背景,兩者都是與中共有敵對現況的群體。菲茨傑拉德的發現揭示了北京的政治宣傳局已經對澳洲新聞編輯的決策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力優勢。

北京的列寧式政治宣傳體系最大的特色不在於「他們說了什麼」,而是「他們阻止其他人說了什麼」。

在2013年,中共官方新增了七個不允許在大學、媒體或網路被提及的話題「七不講」,包含言論自由、司法獨立、公民社會、公民權利、普世價值,以及「針對中國共產黨的批評」和「影射有錢又有特權的領導層」。

澳洲的中文媒體巨頭,因為仰賴北京的資金支持,對於規定可說是「相當遵守」,一些不為人知的神祕檔案與禁忌話題的評論完全不會在刊物中出現。

《金錢的長城》播出後中國人的反應

節目播出後兩天,雪梨中國圈裡最有影響力的媒體《今日悉尼》,在微信公眾號推送了頭條新聞,大罵澳洲廣播公司不識好歹,文章標題為︰「澳媒質疑華人買家洗黑錢!!!不想掙錢你直說啊!得了便宜還賣乖!華人找誰去說理!

隨後,副標進一步補充︰

「中國買家到哪都喜歡買買買都是眾所周知的!上到私人島嶼豪宅遊艇,下到靚衣美鞋和包包,咱們用自己的錢,讓自己開心咯!但是!澳媒說這是在洗錢!呵呵!幫你們促進經濟發展還招人嫌!不帶這樣的!」

上述這類論調,台灣人可說是「再熟悉不過」。

中國近年來仗其經濟體總量,完全無視他國的法治或主體性,總喜歡依照自己的邏輯和思維出牌,完全不去考慮或尊重當地的「遊戲規則」。在台灣,只要有關於陸客不文明行為,或是如服貿等爭議議題的報導出現,中國網站就會出現諸如「台灣觀光沒有中國活不下去」、「台灣經濟沒有中國哪來的成長」,抑或「給糖吃還賣乖」等論調出現,眼中只有金錢與GDP作為「硬標準」,完全無視他國辛苦建立的價值觀、法治、民主、公民社會、言論自由、社會誠信等其他各方面。

在澳洲,有不少中國人的「特有的行為」,早已嚴重影響到生活在當地的澳洲民眾。代購黨瘋搶奶粉等嬰幼食品,影響當地民生,還引起未經授權代理商的逃税問題;留學生偽造雅思成績、找網站代寫論文等腐蝕澳洲高等教育學術水準與誠信的行為;為了留在澳洲而作假簽證,透過關係取得偽造工作資歷證明等,也讓澳洲移民局相當頭痛;非法購房,在中國國內非法取得的資金大筆流入澳洲房市,將澳洲民眾安身立命的房子,當作洗錢或輕鬆生財的炒賣商品…等等。

隨著澳洲經濟對中國的依賴程度與日俱增,中國為人所詬病的一些社會現象,也隨著各種管道蔓延開來,開始影響澳洲人的生活。

參考資料:

  1. ABC News, 12/10/2015, “Australian-Chinese businessman Michael Li claims China intimidation after refusing to act as spy
  2. ABC Four Corners, 13/10/2015, “The Great Wall of Money
  3. Sydney Morning Herald, 21/04/2014, “Chinese spies keep eye on leading universities
  4. ABC Four Corners, 16/10/2014, “Beijing’s influence extending to Australia’s Chinese language media
  5. 今日悉尼, 14/10/2015, 〈澳媒質疑華人買家洗黑錢!!!不想掙錢你直說啊!得了便宜還賣乖!華人找誰去說理!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