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黨議員:當課越上越晚,家長的責任變成老師的責任,這樣的教育還有什麼意義?

綠黨議員:當課越上越晚,家長的責任變成老師的責任,這樣的教育還有什麼意義?
Photo Credit:王浩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延後下課時間或許能幫了家長大忙,但可曾為替家長把關孩子的教師著想?

10月14日,綠黨議員王浩宇在議會念出一封國中老師的信,提出教師過勞問題:

「局長,你知道我們國中老師多辛酸嗎? 七點多就得到校看學生考試。每天,我七早八早就得把剛上小學的女兒挖起來送到班上,起不來的她常常哭得淚汪汪的,就算我知道他是全班最早到校的那一個,晚上第九節上完才能到安親班接她,我還是得狠下心來丟下她,因為我得照顧別人的孩子。

去年孩子上國小後,我曾經跟主任提過是否可以晚一點到校,沒想到校務會議竟然被點起來批評「不認真」、「不配合」,這學期起週末還得輪著來上課,連陪孩子出門走走都沒時間。我真的很想問局長,你到底知不知道「教學正常化」只是口號,你到底知不知道這麼多學校都這樣亂搞?這麼爛的教育需要把老師、學生搞到都過勞嗎?」

在質詢之前,本席想先念一封國中老師給您的信:「局長,你知道我們國中老師多辛酸嗎? 七點多就得到校看學生考試。每天,我七早八早就得把剛上小學的女兒挖起來送到班上,起不來的她常常哭得淚汪汪的,就算我知道他是全班最早到校的那一個,晚上第九節上…

Posted byㄏ on 2015年10月15日

對教師而言,這樣的情況或許能透過教師工會協調,但10月5日世界教師日那天,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發表〈面對勞權荒漠 全教總宣布深根勞動教育〉,表示教師工會在台灣已解禁4年,但教育官員、校長協會領導人、家長代表對教師工會仍有偏見與敵意:

檢視部分針對教師工會的批評,諸如,教師不是勞工、工會不專業、工會幹部爭權奪利、教師工會影響學生受教權等停留在戒嚴時期的說詞,尤其讓人匪夷所思。

事實上,針對這些迷思,勞動法學界、工會組織工作者早已多次做過澄清,但在教育體系內部,卻仍時常可見部分校長、家長代表發表仇視工會、詆毀教師的言論,這些毫無勞動人權概念的說法背後,反映的其實是台灣學校教育長期缺乏勞動教育的困境。

那麼究竟教師實際上過勞情況如何呢?

今年4月,因有越多雙薪家庭父母來不及接小孩之緣故,為減輕家長負擔,新竹市政府因而課後照顧延後一小時,聯合報導,竹蓮國小委外課後班負責人蔣佳玲指出,多數雙薪家庭有此需求,有時家長會忙到7點多才到校,她也會告訴家長「慢慢來沒關係,一定會等待」,而竹市府教育處也表示,此政策讓晚下班的家長們,不必匆忙趕來接小孩,學校老師也能協助指導課業。

然而,延後下課時間或許能幫了家長大忙,但可曾為替家長把關孩子的教師著想?

議員王浩宇14日的發言中,也提到桃園中壢區東興國中非法延後放學、週末上課,但學校最後卻把做錯事情的責任推給議員,「突顯了長期以來教育局督導不力,甚至放任、包庇學校違反教學正常化規定。」並表示:「當國小變成安親班、國中變成補習班、家變成過夜旅館,教育,也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當課越上越晚,家長的責任變成老師的責任,這樣的教育還有什麼意義?堅決反對家庭功能虛化![影片]教學正常化,我們還要騙自己多久? https://youtu.be/_DaKONJ4n_4

Posted by 王浩宇 on 2015年10月14日

相關新聞:

新聞來源: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