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三家大公司,周末還得陪伴五個兒子:真實版鋼鐵人馬斯克的一週行程原來長這樣

管理三家大公司,周末還得陪伴五個兒子:真實版鋼鐵人馬斯克的一週行程原來長這樣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建造事物,尤其是偉大的事物,向來就是大工程,馬斯克花了二十年創立了好幾個事業,有人崇拜他,也有人厭惡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艾胥黎‧范思(Ashlee Vance)

為了管理特斯拉(Tesla)、SpaceX、太陽城(SolarCity)等事業,馬斯克(Elon Musk)的生活對一般人來說是很不可思議的。通常,他的一週從位於洛杉磯貝萊爾(Bellaire)的別墅展開。

週一,他會在SpaceX工作一整天。週二,他先在SpaceX上班,然後跳上他的噴射機飛到矽谷,花兩天在特斯拉工作。特斯拉在帕羅奧圖有辦公室,在費利蒙(Fremont)也有工廠。

馬斯克在北加州沒有家,他會待在豪華的紅木酒店,或住在朋友的房子。為了安排他借住朋友家,馬斯克的助理會寄郵件詢問:「有一人房嗎?」如果朋友說:「有」,馬斯克就會在深夜現身。他多數待在客房,但有時也會打電玩放鬆一下,就睡在沙發上。

週四,他回到洛杉磯和SpaceX。他與前妻潔絲汀共同擁有五個小男孩(雙胞胎和三胞胎)的監護權,一週有四天,孩子會跟著他。馬斯克每年都會將每週飛行時間列表,幫助他了解情況有多失控。我問馬斯克,這樣緊湊的行程是怎麼辦到,他說:「我的童年過得很艱苦,或許那有很大的幫助。」

有一次,我前往馬斯克的工廠採訪,他必須擠出時間安插這次訪談,之後出發前往奧瑞岡州火山口湖國家公園露營。當時已是週五晚上將近八點,馬斯克很快將他的兒子和保母們安排坐進他的私人噴射機,然後和接機的司機會合,司機載他去和露營區的朋友碰面,他的朋友接著幫馬斯克一群人卸下行李,摸黑完成任務。週末有一些登山健行活動,然後輕鬆的時間結束,週日下午,馬斯克和男孩們飛回洛杉磯。接著,當晚他自己搭機回到紐約。

週一參加晨間談話節目、開會、收發電子郵件、睡覺。週二早晨飛回洛杉磯,在SpaceX工作,下午飛到聖荷西視察特斯拉車廠,當晚飛到華盛頓特區與歐巴馬總統會面。週三晚間飛回洛杉磯,花兩天在SpaceX工作。然後前往Google董事長施密特(Eric Schmidt)在黃石公園舉行的週末會議。

採訪當時,馬斯克剛與第二任妻子萊莉(Talulah Riley)分手,並試著估算他是否可以將私人生活與所有這些行程結合。

「我認為分配給公司和孩子的時間還可以,」馬斯克說,「不過我想要分配更多的時間約會,我需要找個女友。那是為什麼我必須多擠出一點時間,我想或許多出5小時到10小時。女人一週需要多少時間陪她?或許10小時?那好像是最低限度?我不太懂。」

馬斯克很少找時間紓壓,當他這麼做時,這些慶祝活動就跟他的人生一樣戲劇化。30歲生日時,他租下英格蘭一整座城堡,招待大約20個人。從清晨兩點至六點,他們玩一種名為「沙丁魚」的捉迷藏遊戲,其中一人跑去躲起來,其他人則去找他。

另一場派對是在巴黎,馬斯克、他的弟弟和表兄弟半夜醒來,決定騎腳踏車穿越這座城市直到清晨六點。他們整個白天都在睡覺,傍晚時搭上東方快車,他們再次徹夜不眠。前衛表演團體LDE(Lucent Dossier Experience)在這輛豪華火車上看手相和演出雜技。隔日火車抵達威尼斯時,馬斯克一群人吃了晚餐,然後在俯瞰大運河的飯店露台上逗留,直到清晨九點。

馬斯克也喜歡化妝舞會,有一次他以騎士裝扮出現,並用一支陽傘和一名打扮成黑武士的侏儒決鬥。

最近一次生日,馬斯克邀請50人來到紐約泰瑞鎮的一座城堡,或至少是美國最接近城堡的建築。這次派對主題是日本蒸汽龐克,有點像是科幻小說迷的春夢—緊身衣、皮革和機器崇拜的混合體。馬斯克則打扮成日本武士。

慶祝活動包括在市中心小型劇院演出由劇作家吉爾柏特和作曲家蘇利文,以日本為背景創作的維多利亞時代喜劇「日本天皇」。「我不確定美國人看得懂」,馬斯克一週約會10小時的計畫失敗後又復婚的妻子萊莉說。不過,美國人和所有其他人確實欣賞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回到城堡,馬斯克蒙上眼睛,被推到牆上,兩手各拿氣球,兩腳也夾著氣球。接著丟刀子的特技演員就開始表演。

「我看過他表演,但的確擔心他可能失手,」馬斯克說,「不過,我認為他或許會丟中一顆睪丸,但不會兩顆都中。」

現場觀眾嚇呆了,為馬斯克的安危感到憂心。「那真的讓人覺得很怪異,」馬斯克的好友比爾.李(Bill Lee)說,「但伊隆相信事物的科學性。」一名世界頂尖的相撲選手和他的日本友人出現在派對上,城堡裡已設好相撲台,馬斯克對上這名相撲冠軍。「他有350磅,而且是結結實實的肌肉。」馬斯克說,「我使勁吃奶的力氣才把這傢伙抬離地面。他讓我贏第一回合,然後把我擊倒。我想我的背傷還沒好。」

萊莉已經把規劃這些派對變成一門藝術。兩人是在2008年馬斯克的幾家公司正在走下坡時相遇。她看著他失去所有財富,並受到媒體揶揄,她知道這些年的傷害還在,並與馬斯克人生中的其他創傷,包括失去剛出生兒子的悲痛和南非暴力的成長過程,一起創造了一個痛苦的靈魂。萊莉費了很大的工夫確保馬斯克能有這些機會,逃離工作和這段過去,就算不能療癒他的傷痛,至少能為他注入新的活力。「我試著想一些他沒有做過、可以讓他放鬆的有趣事情,」萊莉說,「我試圖彌補他的悲慘童年。」

儘管萊莉很用心,但並未完全奏效。相撲派對後不久,我發現馬斯克回到位於帕羅奧圖的特斯拉總部工作。那天是週六,停車場停滿了車輛。在特斯拉辦公室裡,數百名年輕人正在工作,有些人在電腦上設計車子的零件,還有人利用桌上的電子設備進行實驗。馬斯克時而爆出大笑聲,傳遍整個樓面。

我在會客廳等候,馬斯克走進來,我提到,週六這麼多人上班真令人佩服。馬斯克卻有不同的看法,抱怨近來週末上班的人愈來愈少。「我們已經變得該死的散漫。」馬斯克說道。

這些話似乎符合我們對其他夢想家的印象。不難想像休斯或賈伯斯用類似的方式,去鞭策他們的工作團隊。

建造事物,尤其是偉大的事物,向來就是大工程,馬斯克花了二十年創立了好幾個事業,有人崇拜他,也有人厭惡他。

在我寫書期間,這些與馬斯克和他的事業有關的人,對我細述他們對馬斯克的看法,以及馬斯克和他的公司如何運作的真實細節,讓外界首度可以一窺這位勇於冒險的連續創業家如何一一實現令人驚奇的夢想。

書籍介紹

《鋼鐵人馬斯克:從特斯拉到太空探索,大夢想家如何創造驚奇的未來》,天下文化出版

作者:艾胥黎‧范思(Ashlee Vance),資深科技記者,曾任職於《經濟學人》、為《紐約時報》報導矽谷和科技產業新聞多年,現任職於《彭博商業週刊》。

十七歲就離家勇闖天涯的馬斯克,從一個在加拿大四處打工的背包客、兩度被自己一手創立的公司踢出門,蛻變成為今日全球百大影響力人物,更從矽谷IT界,跨足太空業、稱霸電動車。

馬斯克跟賈伯斯一樣,都被稱為「改變世界的科技狂人」,但他的夢想顯然更大也更瘋狂。賣座電影「鋼鐵人」就是以馬斯克為原型,他是風格獨具的夢想家、創業家與工業家,也是眼光獨到、一再開創新商業模式的企業家。

全球首部馬斯克授權專訪傳記,由《彭博商業週刊》資深科技記者范思歷時近三年完成,專訪馬斯克與他的家人、朋友、旗下事業裡的主管與鮮少曝光的技術核心人物,以及他的對手和曾與他為敵、最後卻又忍不住投資他新事業的人,受訪人數多達300人,最深入的第一手訪談與觀察,獨家揭露這位新矽谷傳奇人物如何勝過賈伯斯與蓋茲。

鋼鐵人馬斯克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名人』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