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們愛面子、憂升遷、怕輸蝕 讓TSA害苦了學生

大人們愛面子、憂升遷、怕輸蝕 讓TSA害苦了學生
Photo Credit: Alberto G.flickr, CC By 2.0

任何好東西,只要理解錯誤、動機錯誤、用法錯誤,都可以變成壞東西。TSA原意不壞,不過現在已變成令校長老師家長學生齊齊人都癲的苛政。校長愛面子、老師憂升遷、家長怕輸蝕,結果齊齊人有我有逼學生狂操TSA模擬試卷,苦了學生。

中英數這幾科本來就是靠平時學到幾多,不應靠操練來博高分。無論是甚麼考試,到了華人社會,就變成萬人操,中學高考有中學高考的操法,小學TSA有小學TSA的操法,幼稚園interview有幼稚園interview的操法,操到你暈。講到操paper、熟題型,就要講講我讀書時考公開試的兩件事。

弔古考場之考卷無端端加碼

舊制高考中國語文及文化科其中一卷是閱讀理解,過往都是一小時考三篇精讀,所以預科兩年的功課和練習都是這個模式。

三篇文章連同試題、封面,應該印刷在一張A3紙對摺就是。進考場後,細看桌上可望而還未能即的考卷,咦,有騎馬釘的?

考官一聲令下,眾人翻開第一頁埋首細閱首篇文章,惟獨我把整份考題一翻到尾,發現總共有六篇文章之多。再翻到封面,考試時間沒變,仍是一小時,即是每篇平均要十分鐘內讀完答完。

面對這個突如其來的改變,我不敢怠慢,時刻望著手錶做人。其實那份卷考速讀,問題淺顯、答案簡短,一小時完成並非mission impossible。不過多數考生習慣了past paper,把「三篇精讀」的模式taken for granted,到做完第三篇還未見到「全卷完」三個字才知道出事。

一小時過去,考官命令停筆。望望四周考生,考卷都是翻到第三、四篇,半份卷的分數就這樣付諸流水。

之不過這種「六篇速讀」題型連續考了幾年後,有一年又忽然換回「三篇精讀」模式,又殺了一批學生措手不及。

一宿兩人:一個裸考雅思,一個背托福詞庫

大學final year住在宿舍,室友是來自清華大學的交換生。學期末,我倆都為考研究院做準備,我考IELTS,她考TOEFL。兩個考試深淺都差不多,前者英式後者美式而已。

室友超聰明,更是超勤力的。為考TOEFL,每天早睡早起狂做模擬卷,還竟然…… 每晚臨睡前背托福詞庫!憑這種毅力和意志,加上本來已是清華優異生,考獲香港研究院學席當然無難度。

我呢?要拍拖、打工、交際玩樂,日上三竿才起床,是廢青中的廢青,何來時間操卷、背詞庫?在改善英語方面我不是沒有出力,只是方法有點不同:每週訂閱《時代雜誌》,全本看完。臨考IELTS那天,找來一套練習,也沒有時間認真做,只參考一下題型、卷長、深淺,就安心早點去睡了。

我自問英文一向都可以的,無論考校內試、會考、高考,心訣只有八個字:「掌握時間,避免出錯」,考IELTS當天也這樣應付。裸考考出個8分,夠考外國研究院有餘了。(多數院校要求本科 5.5-6.5分,研究院6.5-7分)

可能我不拍拖不去玩不打工,花時間狂操past paper、狂背詞庫就能考到滿分9分。不過,值得嗎?有需要嗎?

少時TSA,老來新東方

大陸有新東方學院,專門教人TOEFL和IELTS考滿分,據說比香港補習社更變態、更機械。不過,靠死記硬背和瘋狂操練考到高分、滿分又如何?事實許多如此考過的大陸學生到了外國就是聾啞,上課聽不懂老師,下課聽不懂同學。

話說回頭,TSA這玩意催使學校逼學生小一便要做練習熟習題型,甚至在課餘時間開「TSA補習班」為學生進補,那跟大陸新東方有甚麼分別?萬一TSA題型說變就變,殺個考生措手不及,學生和學校不就像當年我 A-Level閱讀理解時那班dzin 3友(不是戰友,是墊友,墊底的朋友也)一樣,死得很無辜?

說我牙擦也好,香港學生比大陸學生的優勝在於轉數快、會變通、懂得用蔗渣的準備考出燒鵝的分數,至少比較top的學生是這樣。上述清華尖子要為考TOEFL背詞庫,大陸名校生也要去新東方補習,各位讀者能否想像香港尖子如喇沙仔、協恩妹也要背詞庫、讀新東方?

不過,TSA風氣如此下去,新東方來港創校之日也不遠矣。

本文獲授權轉載,見作者網誌facebook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鄭家榆